第103章 第 103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103章 第 103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超能右手青越觀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文藝大明星重生學霸天后一路凡塵末世之人生贏家明星爸爸寶貝妞     第103章

    入目是蜀王穿著紅衣踏進門內, 外面廊檐下還站著丫鬟們,姝姝的目光卻全在進屋的男人身上。

    平日他總是玄色錦衣,偶有玉色衣袍,但紅衣是他第一次穿。

    如果不是成親,他肯定是不會穿紅衣的, 紅色錦袍下是挺拔的身姿, 腿也極長, 容貌更是俊美, 他肌膚猶玉石, 清潤透白,其實原先他才從邊城回來時膚色還沒這般白, 待在京城不曾風水日曬雨淋的,他肌膚就白了回來。

    明明自幼就開始練武, 也征戰沙場,算是武將, 卻偏偏看著柔和雅致。

    姝姝抬頭, 看他大步走來, 她往后挪動了下,手指緊緊的攥著嫁衣的袖子。

    未等他走近,姝姝已經聞見他身上淡淡的酒香氣。

    傅瀲之看見桌案上冷掉的飯菜,吩咐外面的丫鬟們,“去廚房端些吃食過來。”

    門外珍珠應了聲好, 跟玲瓏去小廚房準備些吃的, 她們知曉姑娘肯定沒吃什么, 去做些好克化的米粥。

    姝姝知他是擔心自己餓著,想說剛吃過兩塊糕點,這會兒不太餓,就見他已經走到床榻邊上,姝姝立刻把要說的話語給吞入腹中,她還是太緊張了,不知該怎么面對他。

    “怎得鳳冠還帶著?”傅瀲之抬手慢慢取下她帶著的鳳冠。

    鳳冠是用金銀各種寶石做成,份量很重,取下來姝姝整個人都輕松一截子,她軟聲道:“下午都給忘記了。”她下午情緒緊張,腦子里面想過許許多多的事情,更多的卻是茫然,帶著對以后生活的茫然無措。

    褪下鳳冠姝姝輕松許多,發髻上沒插簪,梳的婦人發髻,傅瀲之把鳳冠放在床榻上,因擱置鳳冠的動作微微俯身,距姝姝有些近,姝姝下意識的身子后傾了些。

    傅瀲之垂眸,“先去凈房梳洗吧。”

    “好。”姝姝吶吶道。

    她喊了靈香跟靈草進來伺候她梳洗,過去凈房,兩個丫鬟幫她把嫁衣脫下,里面穿的也是大紅色中衣。

    給姝姝擦拭身子的時候,靈草偷偷問,“姑娘……”還沒說完,靈香瞪了她一眼,低聲道:“一個兩個的都那么不省心,姑娘現在嫁給蜀王殿下,就是王妃娘娘,都在王府里頭,哪兒還能再喊錯口!”

    靈草慢慢的哦了聲,改口道:“王妃娘娘,待會兒要查嫁妝單子嗎?嫁妝都陸陸續續送來王府來了。”

    靈香又恨鐵不成鋼的瞪了靈草一眼,“你快別瞎出主意的,哪有成親當晚整理嫁妝的。”

    不整理完嫁妝后睡覺還能干啥?靈草茫茫然的想著。

    姝姝臉頰微紅,等兩個丫鬟幫她換上柔軟絲滑的紅色綢衣。

    一頭濕漉漉的青絲擦的半干后用綢帶松松散散束在身后。

    靈草望著自家王妃吹彈可破的臉蛋,忍不住紅了耳尖,想著,王妃可真好看呀。

    姝姝穿戴好,過去隔壁正屋,傅瀲之坐在食案前,食案上擺著精致的食碟,里面食物的份量都不多。

    “過來吃吧。”傅瀲之道。

    姝姝過去坐好,傅瀲之給她添了小碗的米粥,姝姝小聲道謝,接過白玉小碗,小口吃著里面的粥。

    傅瀲之不喜女子胭脂水粉的味道,身邊也不允許婢女伺候,所以姝姝的丫鬟們都退到房外,房間里只余他們兩人,姝姝小口吃粥,他也坐在姝姝對面陪著他吃了些,一時之間,整個房間都顯得靜謐。

    吃完粥,姝姝有個七八分飽,她取帕子擦拭下唇角,見蜀王也吃完,她猶豫半晌,還是開了口,“師兄,今日皇上也有來嗎?”

    她猶豫是到底喊他夫君還是什么,夫君實在有些叫不出口,不如還是繼續按照原來的稱呼喊他。

    而且都不知道該跟他說些什么,就想問問拜堂時候的事兒。

    傅瀲之道:“嗯,都有來。”

    他的意思是宮里頭的妃子皇子小公主跟太后都有過來參禮。

    姝姝點頭,也不知該說些什么,她又想到母親給她看的小冊子,耳尖透著粉,看了眼外頭的天色,“師兄,我們歇了吧。”

    “好。”他慢慢道。

    姝姝喊丫鬟們端水進來涑口洗手,等丫鬟們退下后,姝姝回到床榻上坐下。

    床榻是紫檀木雕瑞獸紋嵌理石拔步床,拔步床通常都像個小木屋,兩重紗帳,入口層層紗簾,床榻上又是床幔遮掩。

    這會兒床幔被鉤子鉤在兩邊,姝姝坐在床榻邊,膚如凝脂,容貌傾城,只是這會兒小臉有些白,一雙美目都不敢看他。

    傅瀲之知曉她緊張,淡聲道:“我先去梳洗,你且先睡吧。”

    姝姝松口氣,應了聲好。

    聽見房門關上的聲音,姝姝想了下,脫去繡鞋跟大紅色羅襪,她穿的是綢緞做成的春衫,是可以睡覺時候穿的。

    她就沒脫,爬上床榻,雙腿很柔軟的姿勢跪坐在床榻中央,露出精致小巧的腳丫。

    姝姝想嘆氣,想著新婚第一夜,不吉利,忍了下來,她慢慢起身掀開衾被躺下,又拉過衾被蓋好,閉上雙眸。

    不管了,她打算先裝下假寐。

    小半個時辰后,姝姝聽見房門推動的聲音還有進來的腳步聲,她閉著的睫毛輕輕顫了下。

    接著是腳步慢慢走到床榻邊,姝姝抓緊衾被,感受到身邊有了些動靜,他已經掀開衾被睡下。

    姝姝越發緊張起來,心里頭砰砰砰的跳動著,她都覺得自己心跳聲很大,是不是他也能聽見?

    感覺有些羞恥怎么辦。

    傅瀲之穿著身柔軟的綢衣坐在床榻上,大長腿隨意的搭在床沿邊,衣襟微微松散,露出白皙結實的胸膛,外面的喜燭還沒有熄滅,要燃上整夜,透著燭光,他看見她把衾被蓋在鼻翼上,只露出一雙微微發顫還緊閉著的眸子。

    她的睫毛很長,濃密,像一排小扇子,可愛極了。

    他伸手撥動了下那排彎彎的,輕輕顫抖的小扇子。

    于是,姝姝連露出來的一丁點臉頰都開始透起粉來。

    “姝姝。”傅瀲之喊出她的閨名,把兩字反復擱在胸腔中細細咀嚼。

    姝姝耳尖也微微發紅。

    “姝姝睡了嗎?”傅瀲之喃聲道。

    姝姝沒敢說話,她感覺到有道熱氣慢慢的朝著她的面龐覆過來,還有冰涼的發絲落在她的臉頰上。

    還有帶著繭子的指尖撫摸她柔嫩的臉頰。

    然后衾被拉開,有些冰涼的唇覆在她柔軟的唇上。

    姝姝再也沒法裝睡,猛地睜開眼,對上他的鳳眸和放大的俊臉。

    他睜著眼,姝姝心里慌亂,唇上的觸感其實很輕微,他只是輕輕碰她的唇。

    只是等她睜開雙眸后,四目相對,他眸光暗沉,開始舔她的柔軟粉嫩的紅唇。

    “師,師兄……”姝姝喊人,身子發顫,她想說她怕。

    只是等她張開口,她就知道糟糕了。

    他的吻驟然變得兇猛狠厲起來,幾乎是與她唇舌交纏。

    姝姝嗚咽兩聲,頭皮都有些炸開,她第一次見識到他這幅模樣,猶如追捕獵物的獵人,不容她半點躲避跟退縮。

    姝姝緊緊的抓著他散開的衣襟,腦中空白一片,承受著他給予的一切。

    可她的身軀始終僵硬著,放松不下來,因親吻太久,有些呼吸不順暢,腦子也暈乎乎的。

    都不知道他親吻了多久,姝姝有些承受不住,嗚咽的哭了兩聲。

    外面守著的丫鬟們聽見里頭的動靜。

    靈草回頭看了眼屋子里頭,慢慢道:“姑……,不對,是王妃娘娘,王妃娘娘好像在哭,我們要不要進去瞧瞧?”

    靈草年紀不大,加上人有些呆,很多事情都不懂。

    玲瓏紅著臉小聲道:“莫要多話,這是王妃娘娘的洞房花燭夜。”

    靈草疑惑的想著,洞房花燭夜不是該睡覺嗎?王妃娘娘為何會哭?

    見靈草還疑惑著,珍珠也紅著臉小聲道:“快別多問了,只等王妃跟殿下喊我們進去伺候就是。”

    屋子里的床榻上,姝姝睫毛都濕潤的,她哭道:“我呼吸快有些不順暢了。”

    傅瀲之撐起身子,眸子里暗沉沉的,他啞聲道:“很難受嗎?”

    姝姝雙手還捉著他的衣襟,她想了想,小聲說,“也不是,就是有些暈。”而且被他親的嘴巴還有些疼。

    “要用鼻子呼吸,不是嘴巴。”傅瀲之的聲音似乎帶著絲笑意,床幔里有些暗,姝姝看不清。

    但心底那份緊張消散不少,等他又低頭親吻她的時候,姝姝睫毛輕顫,閉上眸子。

    傅瀲之又開始慢慢的親吻她……

    姝姝感覺到他的親吻,她還是止不住的僵著身體,他親她的眼睛,小巧的鼻梁,柔軟的嘴唇。

    最后姝姝還是被他給親哭了,因為他不僅親吻她的臉頰嘴唇,連……

    她是太羞恥了……

    可他還是沒有走完最后一步,他突然就停止了親吻,只是擁她入懷,啞聲道:“早些睡吧。”

    他停住了親吻,姝姝反倒疑惑起來,都親到這地步,她都已經做好打算,不管再羞恥還是不適應她都要盡到一個做妻子的責任,而且他不厭惡她,甚至可以這樣的親近她,他又是大皇子,子嗣重要,不管如何,都該早些給他一個子嗣的。

    這應該也是順和帝讓他們盡快成親的緣由。

    可姝姝沒想到他突然就停了下來。

    “師,師兄……”姝姝被他抱在懷里,問著他身上淡淡的氣息,忍不住軟聲問他,目帶疑惑,只是怎么都不好把剩余的話給問出來。

    她看過母親給的冊子,知曉洞房花燭夜應該還有別的事情要做的,為何停住。

    傅瀲之看出她羞澀下的疑惑,啞聲道:“怕你身子受不住,先睡吧。”

    為何身子會受不住?

    姝姝不懂,她只是看過冊子,大概知曉是怎么回事。

    男女之間身體構造不同,便是這種不同構造的結合才會讓女子懷上身孕的。

    只是怎么就身子受不住呢?不,不就是奇怪的東西放,放進去就好了嗎?

    姝姝想起這個,臉頰忍不住發燙,罷了罷了,他既然都不急,自己肯定也不急的。

    傅瀲之知曉她在胡亂想些什么,大掌握住她柔軟的掌心。

    而后慢慢朝下。

    姝姝剛開始還不懂他想做什么,只是后來她慢慢瞪大眸子,小臉慘白一片。

    這樣的東西怎么可能放的進去!

    傅瀲之松開她發顫的手掌,親了下她的唇角,暗聲道:“先睡吧。”

    光是親吻她,她都僵的不成,若這樣與她洞房花燭了,會傷到她的。

    他亦不想兩人的洞房花燭夜給她留下的是陰影,而且她年紀太小了些。

    姝姝埋在他懷中不敢動彈,她有些給嚇到,身子微微發顫,掌心還殘留著絲絲灼熱之感。

    大概因忙碌一整日,姝姝有些撐不住,腦子里哪怕還在亂糟糟的想事情,但眼睛已困的瞇上。

    后來不知何時沉沉睡了過去。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重回九零:白富美養成日志清穿小福晉:四爺,請獨寵!醫香傾城:妖孽夫君,來種田!重生王牌小媳婦:老公,猛又壞娛樂圈教母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