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4章 第 94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94章 第 94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瓜田李夏青越觀重生學霸天后超能右手末世之人生贏家文藝大明星明星爸爸寶貝妞盛世謀妝     第94章

    姝姝手持長劍,一身華服, 立在臺子中央, 她一雙眸子似秋水,安靜又溫柔, 凝望著符華。

    這樣嬌嫩的姑娘持劍站在那兒,符華心底生出幾分氣悶來,這個縣君到底是什么意思?莫不是想等著待會兒自己打哭了她,她想再蜀王面前裝柔弱?

    符華心里面下意識就不覺得姝姝可以贏過她。

    姝姝望著符華, “公主不必讓著臣女, 公主出手吧。”實際上她并無與人比武的經歷, 每日練掌法練劍她都是自個獨自練,現在跟焦慎國的小公主比武,一時無從下手。

    符華越發生氣, “你挑釁我?”

    姝姝無奈, “公主, 臣女沒有。”

    符華不再說話,挽了個劍花朝著姝姝刺了過去,這樣通常都是虛招誘敵,讓對手辨不出真假的招數。

    臺底下大多都是文臣和后宮嬪妃,讓他們看來,符華幾乎是腳尖輕點,速度極快的朝著縣君刺了過去。

    可落在姝姝眼中, 符華的招數顯得有些過慢, 對她而言, 是破綻百出。

    姝姝沒動,在符華劍尖快要刺入她心口的瞬間,她腳步輕移,瞬間便躲開符華的招數。

    然后下意識按照師父教她的劍法,整個腰身朝后仰去,腳步再移,身體以極詭異和柔軟的姿態移到了符華另外一側。

    她速度很快,甚至快到符華沒有反應過來,連臺下文武百官跟嬪妃們都沒有看清楚,姝姝是怎么從符華面前繞到另外一側的。

    等到符華反應過來的時候,已被姝姝的劍壓在喉間了。

    她不可置信道:“你耍賴?”

    姝姝輕笑了聲,“臣女當著所有人的面贏了公主怎么就成了耍賴?符公主這話才是真的耍賴。”

    “你,你……”符華現在都還是震驚的,回不過神來。

    這個縣君就用了一招就打敗了她?這怎么可能,哪怕是焦慎國最好的武師她也能過上兩招,可是就這樣一個嬌滴滴的姑娘竟一招制住了她?

    這讓她如何相信?

    可兩人的確是堂堂正正站在武臺上比劃的,沒有任何作假。

    她的確被大虞一個嬌弱的小姑娘一招給打敗了。

    不僅是符華震驚,下面的人不比她好上多少。

    文武百官震驚著,寧妃幾乎是不可置信的瞪著臺上的姝姝,這怎么可能?

    宋昌德只是略有些意外,他知道孫女會贏,但沒料想到一招就把焦慎國的公主制住。

    康平郡主坐在下面與有榮焉,跟英王妃道:“母妃,姝姝真厲害!”

    英王妃笑道:“是呀,寶福縣君好生厲害。”

    順和帝目露贊嘆,越發喜愛這個兒媳婦,看來瀲之還是有眼光的。

    傅瀲之表情淡淡的,對這樣的結果并不意外。

    符華看著下面大虞這些朝臣的震驚和臉上的喜意,又見王叔跟堂姐臉上的擔憂,知道她肯定是丟了個大臉,再也無法忍受,當著眾人的面落了淚。

    她這一哭,姝姝也有些無措,她丟開架在符華頸間的長劍,走到這位小公主身邊,取了帕子給她擦眼淚,“你快別哭了呀。”

    怎么輸了就開始掉眼淚,哎。

    姝姝這一勸,符華哭的更加傷心,姝姝只能一直給她擦淚水。

    符華哽咽道:“誰要你假好心。”

    “我沒有,公主快別哭了。”姝姝安慰她,“我們都是女孩子,動刀動劍的大家都不會當做一回事兒。”

    “你,你胡說,你什么都搶我一頭,連將軍都親近你。”符華哭道,“你不知道,將軍自幼就跟著我長大,從來都只親近我一人。”

    原來是因為這個。

    姝姝嘆口氣,“不若改日公主也去臣女家中,也可以親近親近臣女養的猞猁和白獅。”

    “誰,誰要親近你的寵物!”符華惱羞成怒起來,揮開姝姝給她擦拭淚水的水,跑到了臺下。

    姝姝也回到臺下位置上坐下,察覺對面的目光似牢牢盯著她,姝姝抬頭見到蜀王正望著他,不由沖他展顏一笑。

    正如姝姝所言,兩個女孩子的比試,算不得什么,大家也很快就忽略過去。

    可符華丟了臉面,不開心,也不愿繼續觀看剩下的戲曲,她推說不舒服回了寢宮去休息,符芷也只好告退去照顧妹妹。

    留下符禪一人。

    他是使臣,宴會繼續。

    到了申時,宴會才算是結束,順和帝親自送符禪回去寢宮。

    姝姝也打算回國公府,她還答應火焰晚上要去看它的,肯定還要去王府一趟,得快些了。

    正想離開,傅瀲之走過來道:“隨我過去見見父皇,父皇想見你一面。”

    順和帝想見她,姝姝哪兒敢拒絕,只能點頭。

    姝姝先過去跟祖父說了聲,讓祖父先回府,她才跟著蜀王過去順和帝的寢宮。

    兩人過去時候,順和帝也是剛從符華那邊回,見到姝姝他面上就帶了笑,“寶福今日做的不錯。”

    說是比試,但實際上,大虞比焦慎國不知大了多少倍,兵力也強悍數百倍,順和帝作為大虞的帝王,豈會愿意輸給同盟國。

    雖然那只是女子見小小的比試,但帝王都有個通病,再小的事兒都不樂意輸。

    “皇上不怪臣女莽撞就好。”姝姝輕言細語道。

    順和帝大笑,“豈會,你以后是瀲之的王妃,做什么事兒都不必怕的。”

    若不管什么事情都畏畏縮縮的,不敢出頭,那他也不會把姝姝指給瀲之。

    順和帝其實也沒什么事兒跟姝姝說,就是想見見她,夸夸她,讓她別擔心,就算符華輸了比武,但待在大虞的國土上,他們也不敢做什么的。

    正說著話,陳旺德過來小聲道:“皇上,寧妃娘娘求見。”

    順和帝皺眉,“讓她進來吧。”

    寧妃跟著宮婢進到大殿,見姝姝也在,微微一愣,上前先給帝王行禮。

    順和帝揮手道:“愛妃起來吧,今日宮宴事務繁忙,愛妃怎么不回宮早點歇息。”

    寧妃溫聲道:“臣妾正是來給皇上說宮宴上的事兒的,臣妾瞧著焦慎使臣同焦慎的小公主今日宮宴上吃的并不多,臣妾想著是否要讓御膳房做些焦慎那邊的膳食,以免怠慢了使臣跟公主。”

    “這事兒愛妃拿主意就好。”

    使臣來訪,事務繁忙,趙貴妃一人處理不完,順和帝才讓寧妃幫襯些的。

    寧妃笑道:“臣妾知了。”她說罷望向姝姝,忽然跟順和帝道:“臣妾還有一言想同寶福郡主說。”

    順和帝表情淡淡,“不知愛妃有什么話想對寶福說的?”

    寧妃溫柔道:“臣妾只是覺得寶福縣君今日有些過分,豈能為一己私欲就讓盟國公主當面出丑,有些沒規矩,何況焦慎國擅蠱,若那位公主記恨起來,對寶福縣君用了蠱如何是好?臣妾也是為寶福縣君著想。”她倒是真希望焦慎國公主一個生氣就對宋三下蠱,這樣也能幫她一個大忙。

    但當著帝王跟蜀王的面,肯定不能這樣說。

    順和帝淡聲道:“愛妃可是覺得應該讓寶福縣君不戰而敗,讓大虞丟了臉面才對得起焦慎國?”

    看眼帝王生了氣,寧妃也慌了,急忙道:“皇上,臣,臣妾不是這個意思,只是擔心寶福縣君,若焦慎公主惱羞成怒對寶福縣君用蠱可如何是好?何況臣妾聽聞,這些蠱用在人身上,頭幾個月沒任何反應,通常要等幾個月后才,才會出事……”

    “狗口里吐不出象牙,”順和帝忍不住罵了寧妃一句,“你給朕退下。”

    “臣妾告退。”凝妃被羞的臉色通紅,急忙忙退下。

    傅瀲之至始沒言語,只是表情極冷,等寧妃退下,他道:“父皇,兒臣告辭。”

    順和帝道:“成,你們也早些回吧。”

    陳旺德親自送蜀王跟姝姝離了大殿,慢慢的下了漢白玉石臺。

    送到石臺下,陳旺德止步,有另外的小太監領著蜀王跟姝姝繼續出了宮。

    來到皇宮正門前停靠馬車的位置,只余下姝姝跟蜀王的馬車,珍珠還守在馬車旁,見到姝姝歡喜招手,“姑娘,這邊兒。”

    姝姝今日還答應火焰要去看它的,這會兒只能讓珍珠先回府,她跟蜀王過去王府。

    既然過去王府,肯定要陪師父用個晚膳,然后去看看火焰,再被蜀王送回定國公府已經戌時初。

    下了馬車后,姝姝望著車內的蜀王,溫聲道:“師兄,我先回府了,你也早些回去歇息了。”

    “嗯。”傅瀲之應了聲,他面容隱在馬車內,有些昏暗,姝姝又聽見他清冷的聲音響起,“師妹莫要害怕。”

    姝姝發怔,怕何?

    須臾間,姝姝才知曉他說的是甚,是說讓她莫要怕焦慎國公主對她下蠱吧。

    姝姝笑道:“師兄別擔心,我不怕。”她的確不怕,甘露能解世間所有毒,自然也包括蠱,說白了,蠱也是毒的一種。

    “嗯,快回吧。”他道。

    姝姝也不管車內暗不暗,她沖著馬車內揮揮手,才轉身回了國公府。

    崔氏都還沒睡,都還等著姝姝回府,見姝姝回來,夫妻兩人才安心入睡。

    姝姝回到沁華院,見猞猁跟白獅蹲在垂花門口迎她,她走過去揉了揉兩只,才跟它們道了聲晚安,回房梳洗睡下。

    接下來兩日,姝姝上午照常跟著程先生學習,程先生知曉焦慎國來訪,還特意跟府中幾位姑娘講了講焦慎國的風俗習慣。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重回九零:白富美養成日志清穿小福晉:四爺,請獨寵!醫香傾城:妖孽夫君,來種田!重生王牌小媳婦:老公,猛又壞娛樂圈教母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