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1章 第 91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91章 第 91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青越觀瓜田李夏超能右手重生學霸天后末世之人生贏家文藝大明星明星爸爸寶貝妞盛世謀妝     第91章

    傅瀲之甚少同人這般溫和說話,語速有些慢, 聽著有些慵懶。

    他坐在姝姝身側, 語調直入她耳間,姝姝就有些坐立不安的, 聽他這么說,下意識問道:“焦慎國?”

    她平日看的最多的都是醫書,程先生教導她們的也是四書五經,琴棋書畫, 其余的她并不是很了解。

    大虞很大, 但附近周邊的小國家也是不少的。

    焦慎國, 姝姝沒有聽聞過。

    傅瀲之低低的嗯了聲,一雙鳳眸望著姝姝垂在臉頰上發絲,“焦慎國不算很大, 他們國家擅蠱有巫醫, 很少有人敢惹, 與大虞是盟友,今日是第一次來京城,父皇明日會擺宮宴招待他們的。”

    擅蠱?姝姝知道這是什么,其實與醫也有關。

    《濟生方》里面都有記載——

    經書所載蠱毒有數種,廣中山間人造作之,以蟲蛇之類,用器皿盛貯, 聽其互相食啖, 有一物獨存者, 則謂之蠱。

    據說一樣可用來治人,但用它來害人的更多。

    姝姝對這個并不了解,她上輩子也不記得這時候到底有沒有別國來訪。

    因為她上輩子這時候已經死了,剛死的時候怨氣很大,一直沒怎么離開過定國公府。

    姝姝不知想起什么,手指輕輕蜷縮了下。

    “明日定國公府也在邀請中。”傅瀲之見姝姝有些走神,起身朝她伸手,“走吧,先去醉香樓用午膳。”

    “喔。”姝姝甩開心中郁郁,望著他伸過來手掌,結結巴巴道:“師兄,不必。”

    大白天的,外頭都還守著小廝跟侍衛,她不好讓他牽著。

    姝姝起身,整理下衣裙,兩人正想離開。

    見火焰從門外走了進來,傅瀲之眼眸微瞇,高大挺拔的身姿站在桌案旁沒動,果然就見姝姝眼睛亮起來,笑的眼眸彎彎的,“火焰過來啦?”她對王府不熟,而且只是同蜀王剛定親,總不好王府里面到處走動,更加不好使喚府中的下人們幫她找火焰過來。

    沒想到這會兒火焰過來了。

    火焰還從來這樣喜歡黏著一個人。

    它過來蹭蹭姝姝的手,連外面站著的小廝和侍衛都忍不住驚訝著。

    傅之瀲淡淡道:“時辰不早了,走吧。”

    姝姝不能逗火焰,微微俯身跟它說話,“我要離開了哦,下次再過來看你。”

    火焰藍色的獸瞳靜靜的望著姝姝。

    傅瀲之出了書房,姝姝跟在他的身后,火焰竟也沒回偏園,把姝姝送到門前。

    等到傅瀲之牽著姝姝上了馬車,火焰竟也沒離開,那么大一只白虎就蹲坐在門口眼巴巴的望著姝姝。

    姝姝心里面軟的一塌糊涂,喃喃道:“能不能帶火焰一塊出門?”

    想來她也覺得不可能,臉頰泛紅,偷偷看了傅瀲之一眼。

    白虎那么大一只,外人肯定很怕它,又不是貓兒狗兒可以帶出門溜達。

    傅瀲微垂著眼眸道:“不成,它太大。”

    馬車根本擠不下它。

    姝姝也知,只能跟火焰揮揮手,“火焰快回去,下次再來看你。”

    火焰還蹲坐在原地沒動。

    姝姝不解,想了想對著火焰試探道:“那我明日過來看你?”

    火焰竟聽懂了,果真不再蹲在門口,望了姝姝一眼,轉身回了院子里。

    姝姝啞然,最后失笑。

    馬車慢慢朝著醉香樓駛去,姝姝望著傅瀲之,慢吞吞道:“師兄,那我明日宮宴過后再過來看見火焰。”答應它了總不能食言。

    師兄不是說明日要去宮里頭參加宮宴吧,定國公府應該已經收到宮中的請帖。

    “好。”傅瀲之道。

    很快到了醉香樓,傅瀲之早讓人提前來預定過廂房,兩人到了后直接去了二樓的廂房。

    廂房很寬闊,里面擺設精致,前后各有窗欞,除了用膳時的桌椅板凳,窗欞下還擺著張貴妃榻,上面鋪著柔軟的狐裘。

    醉香樓是京城里頭比較出名的酒樓,這里天南地北的膳食都有。

    來醉香樓用膳的多是京城里世家貴族,皇親國戚。

    姝姝跟傅瀲之兩人單獨待在廂房中,窗欞下擺著個青花纏枝蓮紋花瓶,里頭插著幾只嬌艷欲滴的春梅,從這邊窗欞望過去是大片花園,里面不僅有花草,還有綠樹成蔭,都正發著嫩綠的芽兒。

    的確是個好地方。

    另外一側的窗欞正好對著通常皇宮的那條寬大的道路。

    道路兩旁已經擠著好多人,都是想看焦慎國使者來京的吧。

    姝姝也有些好奇焦慎國,不過肯定是要先吃飯。

    兩人點的菜不多,四道菜兩道湯還有兩道前菜,都是比較清淡可口的,味道很不錯。

    姝姝小時候總是餓肚子,所以用膳時她通常都不太會顧忌別人如何,會讓自己吃飽的。

    傅瀲之望著姝姝把碗中吃的干干凈凈,她吃東西很秀氣,也不會發出聲音來,但吃的很認真,也不怎么同他說話。

    想起姝姝曾經的遭遇,傅瀲之一雙眸子猶如寒潭,透著寒意。

    姝姝察覺到一些,抬頭看他臉色很冷,用帕子擦了擦嘴角才問,“師兄,你吃好了嗎?我也吃完了讓人把桌子撤下去吧。”

    ”嗯。”傅瀲之語氣溫和。

    外面守著的小廝立刻讓酒樓伙計把廂房里的食案撤下來,擺上茶水點心跟新鮮的涼瓜。

    涼瓜是大虞特有的水果,雖然是夏日才有的,但有些可以存儲到冬日才拿出來吃,保存方法不易,冬日的涼瓜很貴的。

    “師兄,你同我說說焦慎國吧。”姝姝對這個國家不太了解,外面現在鬧哄哄的,全是京城百姓等著看熱鬧的。

    傅瀲之恩了聲,很自然的牽著姝姝的手走到貴妃榻那邊坐下,姝姝臉頰泛紅,兩人坐在榻上,傅瀲之跟她說,“焦慎國雖是小國,但很多人都擅用蠱,所以周邊小國部落都無人敢攻打焦慎國,焦慎距北狄也不算遠,北狄敢進攻大虞邊城,卻也不能去招惹焦慎。”

    可見這個小國家多么招人忌憚。

    傅瀲之繼續慢慢說著,“兩國作為盟國,這是焦慎第一次來大虞。”

    原來如此,不過想想能用蠱,那么神秘的術,的確招人忌憚,你若是攻打他們,稍有遺漏被報復上便會很可怕。

    姝姝好奇道:“師兄去過焦慎國嗎?”

    傅瀲之低頭望著她,“去過。”他去過很多很多地方。

    姝姝又問了些別的,漸漸有些發困,前日大嫂生產,她整夜沒睡,白日也沒怎么休息,所以昨兒夜里睡幾個時辰還是不太夠。

    她掩著口小小打了個哈欠,傅瀲之輕聲道:“先睡會兒,焦慎國要下午才能進城。”

    “唔。”姝姝瞇著眼睛應了聲,實在撐不住靠在軟枕上打算瞇一會兒,昏睡前她忍不住想著,好像真的一丁點都不懼怕他了。

    姝姝睡眠很好,入睡很快。

    她只是歪在軟枕上,雙眸緊閉,柔軟的發絲落在她的臉頰上。

    她肌膚如最好的羊脂玉,溫潤細膩,沒有瑕疵。

    傅瀲之坐在她身旁,望著她沉睡的睡顏,許久后才伸出手指挑開落在她面頰上的發絲。

    他端坐許久,沒有動,只是一直望著她。

    半個時辰后,外面想起百姓們的哄鬧聲還有陣陣尖叫。

    姝姝也被吵醒過來,她睡眼朦朧道:“師兄,是焦慎國使者到了嗎?”

    “嗯。”傅瀲之遞給她一盞熱水,“醒來喝些熱水。”

    姝姝道聲謝謝,接過茶盞,喝了熱水她果然清醒許多,聽見外面鬧哄哄的聲音,她起身走到窗欞前,傅瀲之立在她身側。

    外人道路兩邊已經聚集很多百姓,還有京中禁衛軍把持次序,道路中央并無人敢亂闖。

    遠遠的走過來一隊人,最前面的是騎著白馬的中年男子,面容儒雅,穿著打扮看著跟京城男子的確不太同,衣袍層數多了些,男子也未束發,只是用綢繩系在腦后,額間還纏著編制的繩線,上面墜著寶石。

    后面跟著士兵,中間擁護著兩名騎著白馬的少女,少女跟京城閨秀們打扮也不同,頭發并沒有挽成發髻,編成一根根,帶著銀飾,俏皮可愛,頸間佩戴的有些像中原女子佩戴的瓔珞,不過都是金銀做成的。

    白馬上坐著兩名女子,一個眼眸靈動,俏皮可愛,另外個就溫婉許多。

    最讓姝姝注意的不是這個,而且那俏皮少女的白馬旁還跟著一頭灰色獸類。

    看著有些像狗,但體型比普通狗高大許多。

    “那是狼。”傅瀲之望著姝姝道。

    姝姝臉紅,她也注意到了,的確是頭狼,尾巴是垂著的。

    這頭狼是那少女的寵物嗎?竟千里迢迢跟著來到京城,而且看它模樣并不懼怕周圍人類,可見也是經常放養的。

    靈動少女有些興奮,扭頭四處看著,旁邊溫婉女子側身過去說了句什么,俏皮少女吐了吐舌。

    這隊人慢慢走了過去街道,兩人的百姓都還挺高興的。

    姝姝回了神,如果明日要參加宮宴,今日肯定要早些回去準備。

    傅瀲之也知,他道:“走吧,送你回府。”

    送姝姝回了國公府,傅瀲之又去皇宮一趟,他是大虞的大皇子,接待盟國使臣是要在場的。

    姝姝回了國公府,果然崔氏就過來尋她,跟她說了明日參加宮宴的事兒。

    明日宋昌德也會進宮,但府中三位夫人便不能,她們還沒誥命,姝姝卻是五品誥命。

    實際上五品誥命并不算什么,但姝姝是蜀王未婚妻,這趟宮宴肯定是需要她也去的。

    宮宴自然馬虎不得,崔氏讓沁華院的丫鬟們給姝姝沐浴梳洗,修剪手指腳趾,涂抹上蔻丹,是用庭院里開的正艷麗的花兒的花汁涂抹的,連著小巧圓潤的腳趾甲上也涂抹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重回九零:白富美養成日志清穿小福晉:四爺,請獨寵!醫香傾城:妖孽夫君,來種田!重生王牌小媳婦:老公,猛又壞娛樂圈教母懷念那逝去的青春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