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第 80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80章 第 80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末世之人生贏家第一侯攻略極品重生學霸天后明星爸爸寶貝妞瓜田李夏青越觀超能右手     第80章

    伏神醫馬太醫也跟著告辭,兩人離開后, 姝姝回到沁華院, 珍珠玲瓏,沁華院的丫鬟都跟著一塊回去, 猞猁也是,它緊跟著姝姝。

    回沁華院的路上,又碰見那些丫鬟奴仆們,這次他們沒有再用震驚鄙夷的目光看姝姝, 而且是憐惜, 身為國公府真血脈, 被個冒牌貨占據位置,還把下毒的事情嫁禍在她的身上,真真是可憐。

    姝姝白著小臉。

    剛才昌鴻院一切塵埃落定時, 她就感覺右邊腰側很疼, 疼得她小臉慘白, 走路雙腿都在打顫。

    “姑娘,您沒事吧。”珍珠擔憂道。

    姑娘臉色太難了些,而且額頭浸出一層密密的細細的汗珠。

    姝姝搖頭,不語。

    回到沁華院,猞猁一直跟著她,白獅也從偏園過來了,兩只跟著她進到屋子中。

    現在已經是申時末, 該是用晚膳的時候, 姝姝根本吃不下, 她只想好好休息下。

    喊來丫鬟們備好熱水,珍珠玲瓏兩人親自照顧姝姝梳洗。

    替她一件件脫去身上的衣裳,露出已經發育的極好的身姿,一身肌膚似白雪,可白雪之上卻映著一片瘀斑,大片青紫,已經有些發黑,那是右側腰間,手掌大塊的嚴重淤青,應該是已經撞的皮下出血,黑紫色。

    珍珠驚叫道:“姑娘,您的腰。”

    姝姝低頭看了眼,難怪腰疼的不行,原來撞到了。

    撞到哪里去的?她好像已經忘記了,從得知祖母出事那一刻她整個人都慌了。

    后來昌鴻院發生的一切,她精神緊繃,更加沒有注意到腰間的傷。

    現在事情解決,她才察覺出腰疼,原來是撞到的,回想一下,卻根本不記得是哪里的撞到的。

    姝姝嘆了口氣,腰疼的越來越厲害,她道:“珍珠,玲瓏,你們出去吧,我自己洗就好。”

    “可是姑娘您的傷……”玲瓏擔憂望著姑娘腰側的傷勢,這也太嚇人了些,看起來像是撞的,不會受到內傷吧。

    姝姝低頭摸了摸那片嚇人的肌膚,她道:“別擔心,沒事的,只是看著有些嚇人,沒有傷到內臟的。”

    她是學醫的,傷沒傷到內臟還是清楚,只是表層傷的有些嚴重罷了。

    兩個丫鬟退下后,姝姝攤開左掌手心,玉瓶顯露出來,她盯著玉瓶看了會兒,目光溫柔,最后從玉瓶中滴落些甘露倒入浴桶中。

    其實她也不清楚玉瓶中一次可以倒出多少甘露,她曾在書房做那些參丸時,試過一次從玉瓶里面倒出一銅盆兒的甘露還能繼續,所以姝姝猜測應該可以無限制。

    不過她從不浪費甘露。

    身上這樣的傷勢,每日往浴桶中滴入十來滴幾天就能好起來。

    她肌膚嬌嫩,所以這撞傷看著有些嚴重罷了。

    姝姝滴入甘露,跨入浴桶,整個人都縮在溫熱的水中,她盤腿坐在浴桶中,一頭青絲也浸入水,濕漉漉的披在如玉的脊背骨上。

    姝姝待在浴桶許久,等到水涼了她才起身把身體擦拭干凈,扯過旁邊衣架上的中衣穿上。

    等丫鬟們進來,姝姝吩咐她們把浴桶的水抬出去澆樹澆花。

    隨后,姝姝也不讓人伺候,晚膳也沒吃,她直接躺在床榻上睡了。

    她以為自己會翻來覆去睡不著的,沒想到反而很快的入睡,只是被夢魘了一整夜。

    崔氏過來的時候,姝姝已經睡下,她在床頭站了許久許久,最后才離開,離開時雙目通紅。

    姝姝翌日很早就醒了過來,她眼底有淡淡的青影。

    昨夜夢魘一整夜,她還是很疲憊,不過也算睡了許久,她起床后先過去祖母院子。

    祖父昨兒整夜沒睡,守了盛氏整夜。

    不多時,天色漸亮,伏神醫也過來府中,他跟姝姝仔細商討過盛氏中毒的藥材,然后配了解毒的方子。

    剛配好,盛氏就醒了過來,隔壁房間是劉嬤嬤的喜極而泣的聲音。

    盛氏原本很紅的臉色變成蒼白,她睜開眼睛,身上無力,不僅如此,她感覺精神也不太好。

    望著一屋子人,盛氏茫然道:“你們這是做什么?”

    只是短短一句話,她就耗費大半心神,劉嬤嬤哭著,正想把昨日的事情道出,姝姝上前道:“祖母先把藥服用了吧。”

    還要連續服用兩天的參丸,然后開始解毒。

    盛氏醒著,藥就很好服用,然后姝姝跟伏神醫去隔壁準備給盛氏解毒的藥浴。

    那邊,劉嬤嬤把昨日發生的事情仔仔細細告訴盛氏。

    盛氏聽完,整個人僵住,不可置信,許久許久都沒有說出一句話來。

    很久后她才喃喃道:“到底是為何。”

    劉嬤嬤擦掉眼淚道:“因她不滿意二夫人跟老夫人給她親下的親事,再有幾個月就要成親,她不愿,這,這才……”

    若府中長輩過世,可守孝三年。

    盛氏閉目,苦笑,“好狠毒的心腸。”

    原先的乖巧柔弱孝順都是裝出來的吧,她活了一輩子,竟連個小輩都沒看透。

    劉嬤嬤接著道:“老夫人還不知,您昏死的時候,原先宮中太醫都放棄,就是三姑娘回來不愿放棄,給您把脈,把到一絲絲微弱的脈象,把您給救了回來,偏生老奴是個蠢笨的,之前竟還聽信那白眼狼的話,以為是三姑娘的藥有問題,不僅如此,庭院里好多奴才們也都……”

    好多奴才都看清怠慢三姑娘,甚至出言羞辱三姑娘。

    盛氏知道身邊嬤嬤未說出口的話是什么。

    盛氏咳嗽起來,眼中泛起淚花,她又哭又笑的,“我們都錯了,國公府算什么東西,能得姝姝如此相待,她為何不敢早早的把宋凝君的異常告知府中的人,那是因為我們根本不會信她啊,她說了又如何?姝姝至始至終都明白這個道理,是我們愚笨,是我們不好。”

    “你先好好休息,等姝姝和伏神醫給你解毒,別太激動了。”宋昌德替妻子拍背。

    盛氏捂著嘴又咳嗽了兩聲,眼淚落下來,“老爺子,我們對不起姝姝,你當姝姝為何待我們如此好,什么好東西都先緊著我們,那是姝姝擔心我們不信她不親她,她在討好國公府的人,她堂堂國公府的真千金,卻要靠著討好我們才能在國公府立足……”

    宋昌德也沉默下來,良久他才嘆了口氣。

    盛氏說了這些話,面露狠色,問劉嬤嬤,“昨兒言語羞辱姝姝有哪幾人?”

    劉嬤嬤遲疑道:“是羅成才家的。”

    羅成才一家都在昌鴻院當差,羅老婆子也算是盛氏身邊老人。

    盛氏立即道:“把他們給我送去莊子上去,往后都不用想著回國公府了。”

    莊子和國公府里伺候人不同的,莊子都是府中奴才犯錯發配過去,要干臟活累活的,日子會很難熬。

    “至于你。”盛氏嘆了口氣,“罰你一年俸祿吧。”

    處理了一些事情,姝姝已經把藥材都煮好,喊丫鬟們幫著倒入盛氏平日梳洗的浴桶中。

    伏神醫已教姝姝該怎么解毒。

    劉嬤嬤跟含冬攙扶著盛氏過去進了浴桶,屋子中只剩下盛氏同姝姝。

    姝姝溫聲細語的道:“祖母,我會幫你解毒,明日再服用一顆參丸,以后隔三日泡一次藥浴,我再為您施針,不出兩月您就能痊愈起來的。”

    盛氏沉默,許久后,她握住姝姝的手,蒼老滿是皺紋的雙手握住姝姝白皙柔軟的手,她道:“姝姝,對不起。”

    他們所有人都對不起她。

    姝姝搖搖頭,慢慢道:“沒有的,祖母不用道歉。”

    盛氏嘆口氣,不再多言,做出來的總比說的好的。

    光說也是無用。

    給盛氏解了毒,姝姝又交代下人們注意祖母的飲食,這才回了沁華院。

    ————

    馬太醫回了皇宮復命。

    順和帝知道他是去給定國公府老夫人看病,等他回讓陳旺德把人喊回來問了怎么回事。

    馬太醫可是把定國公府那場戲從頭看到尾,恭恭敬敬把事情講給順和帝聽。

    帝王聽得很震驚,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竟然生的一幅這樣的心腸,為了不愿成親,毒害養了她十三四載的祖母。

    心狠手辣,既壞又惡毒,國公府那么些人看走眼,最可笑的竟然是她們養了個白眼狼十幾年,白眼狼也曾欺負過國公府真血脈,卻只是讓白眼狼搬去偏園,繼續給她尋了們好親事。

    那么個嬌嬌嫩嫩的小姑娘,待在國公府舉步維艱,明知白眼狼的異常卻不敢跟家人講。

    國公府可悲可笑,那個小姑娘卻是可憐。

    順和帝都想著給瀲之賜婚了,好早點把小姑娘接來宮里或者王府上住著都好。

    想了許久,順和帝還是決定尊重長子的想法,他問陳旺德,“那國公府的養女現在關押在大牢?”

    陳旺德道:“回皇上的話,的確是關押在大牢中,而且老奴聽說了,那養女嘴巴硬得很,挨了幾十大板都不肯承認那些罪行,給打的血肉模糊的,也是個狠的。”知道皇帝關心宋三姑娘,所以陳旺德早讓人打探了后續情況。

    “不過她不承認也無用,人證物證都是有的。”

    順和帝唔了聲,“讓他們好好的審。”

    陳旺德立刻知道皇帝的意思,這是讓下面的人多多折磨那宋凝君。

    …………

    遠在邊城的傅瀲之也從暗衛手中收到一封密信。

    暗衛把最近宋府發生的事情寫好給邊城的蜀王殿下送來。

    京城里頭宋家養女跟親生女的事情鬧得沸沸揚揚,都給京城這些人震驚的不成,殿下也讓他們幫著注意宋三姑娘的事兒,這么大的事情,他們就給殿下寫了密信。

    他們是殿下身邊的人,都知道殿下連人家姑娘面還沒見上幾面,話都還沒說上幾句,已經把人姑娘惦記上,偏生連封信都不給三姑娘寄,也不怕三姑娘被人捷足先登定了親。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