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71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 71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文藝大明星超能右手青越觀瓜田李夏一路凡塵重生學霸天后攻略極品     第71章

    觀平院。

    這里距離二房的位置有些遠, 但距離老國公爺跟老夫人盛氏住的院子非常近,中間就隔著個園子。

    宋凝君每日早晨都會過去給盛氏請安。

    今日晨起,宋凝君呆坐在床榻上, 她面色蒼白,手指輕顫,腦中一遍遍閃過夢境中的事情。

    她的心也跟著痙攣起來。

    外面春桃小聲道:“姑娘,可要起了?”

    跟著宋凝君來觀平院的丫鬟還是當初那些。

    這些丫鬟們也是踩高捧低的,知道宋凝君是農婦的種,冒充十三年國公府千金, 她們跟著宋凝君來到觀平院亦是心不甘情不愿,難免怠慢,打冷水給宋凝君洗臉,送來的飯菜都是涼的。

    宋凝君也狠,當場喊人杖責兩個丫鬟五十大板,發賣出府。

    那兩個丫鬟是當天值夜的,早上起來的時候, 宋凝君喊了她們好幾聲, 兩人才慢吞吞過來。

    宋凝君穿上衣裳,就喊人進來把兩個丫鬟拖了出去, 又把所有伺候她的人都給叫到庭院里。

    宋凝君冷眼看著庭院里被強行喊起來, 滿臉不情不愿的丫鬟奴仆們,淡聲道:“我的確不是國公府的真血脈,那又如何,我被國公府養了十三年, 祖父祖母都沒有說什么,你們這些賤奴卻敢輕怠我,原先同父親母親住一起時,我待你們并不薄吧,如今只是搬離二房,你們就如此待我,我忘了告訴你們,雖然我從二房搬了出來,不過離開時母親把你們所有的身契都交給了我。”

    也就是宋凝君捏著她們所有人的小命。

    想要打殺她們或者發賣她們都可以隨意。

    所以人都變了臉色,宋凝君不緊不慢道:“這兩個丫鬟當值時疏忽怠慢,也該受些教訓,責罰五十大板。”

    粗使婆子壓著兩個細皮肉嫩的丫鬟綁在條凳上,打了五十大板。

    打到最后下半身皮開肉綻,宋凝君喊人把兩人拖下去養傷,養好后發賣出府。

    至此她身邊的奴才們才全都老實下來,連身契都在二姑娘手中,她哪怕不是國公府血脈,也算是個主子,她們只是做奴才的。

    春桃原先也有些別的想法,現在徹底老實下來。

    知道只有好好跟著二姑娘,或許還能有條活路。

    宋凝君回神,看了春桃一眼,“伺候我穿衣吧。”

    她想到夢境中的事情,越發心煩意亂,由著春桃和另外兩個丫鬟伺候她穿衣梳洗。

    早起后,宋凝君過去給盛氏請安,碰上同樣來給盛氏請安的姝姝,還有府中另外幾個姑娘。

    對上姝姝那張嬌妍如玉的臉蛋,宋凝君想起夢境中那身鳳袍,她心緒翻滾,死死掐著手心。

    姝姝和三房五姑娘六姑娘過來給盛氏請安,這會兒剛準備離開,碰上宋凝君,她臉色似乎不太好。

    幾人錯身離開。

    宋凝君進去盛氏的房間,盛氏也是剛起沒多久,身邊的劉嬤嬤正坐在小杌子上幫著盛氏翹腿,還笑瞇瞇道:“三姑娘真真是有心,給老夫人配的養生丸效果極好,老奴瞧著老夫人您臉色都比年前紅潤不少。”

    “我也覺得效果極好,身子輕快,夜里睡得好,以往哪兒能睡的這么熟,天天晚上稍微有個聲響就要醒過來,自打服用姝姝給的養生丸,夜里都能一覺睡到天亮。”盛氏樂呵呵的,“姝姝是個有孝心的,老頭子他也說最近連頭都不暈了,每天早上起床臉色紅潤。”

    話音剛落,宋凝君挑開簾子走進來,這些話她全聽在耳中,心中恨極,宋凝姝做的那什么養生丸,幾房的主子們都給了,唯獨略過她,她也不稀罕,可那東西竟是好東西,能補元氣,補脾益肺,延年益壽,她是親眼看著祖父祖母的精神氣兒一日好過一日。

    宋凝君心中妒恨,來到盛氏面前把那些恨意掩藏的極好,笑瞇瞇給盛氏請安,“祖母,您起了呀,君兒過來給您請安。”

    盛氏拍拍身側的位置,“君兒來了,快些過來坐。”

    “祖母。”宋凝君挨著盛氏坐下,仔細端詳,“孫女瞧著你面色紅潤,面上也光滑不少,三妹妹的養生丸效果真真好。”

    盛氏笑著點頭,也不多言,喊劉嬤嬤去擺早膳,她留君兒陪她用早膳。

    劉嬤嬤退下,宋凝君陪著盛氏說話。

    等到用好早膳,劉嬤嬤喊丫鬟們把食案撤下。

    用過早膳,盛氏會去佛堂念經,宋凝君猶豫許多,面露苦色,“祖母,孫女還有一事相求。”

    盛氏心底嘆了口氣,“君兒有何所求?”

    宋凝君捉住盛氏衣袖苦苦哀求道:“祖母,君兒已經知錯,但是君兒無論去父親母親面前怎么求,他們都不愿見君兒,他們養了君兒十三年,君兒早已把他們當做親生父母,君兒想念他們,想見見他們,求祖母幫幫我。”

    盛氏嘆口氣,拍拍宋凝君手背道:“這個祖母也沒法幫你,你父親母親不愿見你,祖母要怎么同他們說?總不能把他們騙到這兒來是吧?也要他們愿意見你才成,要祖母說,你就莫要強求這些了,安心等著出嫁,等嫁了人,慢慢的,你父親母親也會記掛你,總會見你的。”

    這事兒她也沒臉摻和,姝姝這么好的孫女,因為君兒在外吃了十來年苦頭。

    如果君兒不是被她養了幾年,感情深,她現在怕也不太想見君兒的。

    所以這事兒她不打算管。

    聽盛氏這么說,宋凝君心中恨意越發滔天,她死死的壓著心底噴涌的恨意,面上凄楚,“祖母,君兒知道了。”

    如今連崔氏和父親的面都見不著,她要怎么才能回到二房去?

    宋凝君不由自主回想起夢境中的那一幕。

    高高的祭臺上,俊美如神袛的男人一身明黃色龍袍,牽著身穿明黃色鳳袍的女子。

    女子艷妝鳳袍,天姿國色。

    俊美男子牽著女子慢慢走上祭臺,接受朝臣跪拜。

    男子女子都是宋凝君熟悉的容貌。

    男子乃當今蜀王殿下,女子卻是宋凝姝。

    她竟然夢見蜀王繼承大統成了下一任帝王,宋凝姝卻成了皇后。

    換做別人或許不會把夢境當一回事兒,可宋凝君太清楚她的夢境就是以后會發生的事情。

    這個夢境從一個月前開始夢起,到昨天夜里,她只夢到過五六回。

    饒是如此,也足夠讓宋凝君印象深刻,妒意橫生。

    自打這個夢境開始,宋凝君去二房更加頻繁,只是崔氏還不肯見她。

    她沒法子,她想回去二房,也必須回去,但沒料到求到盛氏這里都不成。

    這一次,她連盛氏都給恨上。

    …………

    姝姝早上給祖母請安時碰見宋凝君,許是五感比以往更加靈敏,姝姝覺得早上宋凝君看她的時候挺不甘的。

    這位宋凝君又想做些什么?

    其實姝姝也想不清楚,宋凝君上輩子為何要下毒害她。

    上輩子就算宋凝君不下毒,她漂漂亮亮的長大,跟方陽泓成親,嫁到方家,怎么也礙不著宋凝君的事兒吧。

    偏生宋凝君對她下了毒。

    不過這輩子宋凝君想對她下手也沒法子了,兩個院子隔的太遠,且各房都有廚子,宋凝君來二房這邊都進不來,更加不可能去廚房買通人,這樣目標太大,宋凝君沒那么蠢。

    何況觀言觀夏還盯著宋凝君,有任何異動她都能夠知道的。

    姝姝放心了些。

    今日休沐,不必去青硯閣上課,姝姝就在書房忙碌著。

    過了會兒,崔氏過來尋她,母女兩人自然不必客氣,崔氏都是坐在書房,由著姝姝配藥,她在旁邊說話,“姝姝,還有半月就是你的生辰,你是打算怎么過的?”

    十四歲的生辰。

    姝姝想起上輩子,那會兒宋凝君還是國公府得寵的二姑娘,兩人同一天生辰。

    上輩子,兩人一起辦的生辰宴,姝姝沒朋友,邀請來的都是府中親戚還有宋凝君的朋友。

    那時候姝姝已經被宋凝君下毒,容貌發生改變,異常自卑,加上沒有朋友,整個生辰宴上沉默著,還被迫跟宋凝君做對比,那會兒宋凝君已經被甘露調養的膚白貌美,亭亭玉立,生辰宴上出盡風頭。

    想起這些,姝姝放下手中的藥材,擦拭干凈雙手,走到崔氏身邊坐下,挨著崔氏道:“母親,雖是女兒的生辰日,但也是您受苦的日子,女兒不想大辦,不如就把珠珠跟康平郡主請來,我們一起吃頓家宴就好。”

    她就珠珠和康平兩個朋友,別的世家閨秀們都不算很熟,只想把兩個朋友請來吃頓飯即可。

    崔氏被姝姝這話說的心軟又難過。

    女兒的生辰日她的受難日,可她卻沒保護好女兒,讓她在外吃了十幾年的苦頭。

    她是想給女兒大辦,但的確不合適,一來宋凝君搬走,若只給姝姝大辦,外人又要說三道四的。

    再者,丈夫是朝堂上重臣,皇帝和朝臣都記掛邊城,這時候大辦生辰宴,也怕丈夫難做。

    還有就是,姝姝現在容貌越發出眾,有時崔氏看著女兒都會有些恍惚,姝姝這兩年沒有定親的想法,還是少在外人面前露面比較好。

    崔氏思忖這些,便道:“也好,今年生辰只把兩家好友請來,其余的事兒姝姝不用擔心,都由母親來操辦。”

    姝姝笑道:“好,都依母親的。”過不過生辰她都不是很在意,她更期盼及笄禮的時候。

    崔氏問過女兒,就離開書房回院子吩咐嬤嬤們出門準備東西。

    …………

    姝姝生辰六月初二,已進入盛夏。

    天氣悶熱,姝姝每日還要換上男裝過去德善堂幫人看診,從未間斷過。

    每日申時回國公府后,姝姝都是一身的汗水,梳洗過后她才會換上襦裙,過去跟家人們一塊吃完飯。

    已經五月底,距離姝姝生辰還有兩日,前幾日就給方家和英王家送了請帖。

    連帶著兩家女眷都邀著一起來的,薛氏本就跟崔氏相熟,姝姝的生辰宴她定會要,英王妃同崔氏也算認識,關系還不錯,也陪著女兒康平一塊來給姝姝慶生的。

    過去崔氏院子時,姝姝才知今日二哥好友過來。

    姝姝忍不住多問了句,“二哥哪位好友?”

    崔氏說道:“就是那位狀元郎秦宴堂,那孩子也是個可憐的,聽你父親說他是連紹鎮縣令的嫡長子,但母親過世多年,家中是縣令妾侍當家,那妾侍是個毒蝎心腸,生的有孩子,就使勁折磨家中兩個嫡出的孩兒,他姐姐前幾年被隨意許配給了農戶,就十天前,那妾侍竟然領著個肚子都有些遮不住的姑娘家,找上秦宴堂,說那姑娘是給他定下的親事,讓兩人成親。”

    “肚子遮不住?”姝姝聽得瞪大眼睛。

    她上輩子就對秦宴堂家中的事情了解一些,知道他日子過的艱難,他爹那妾侍是個狠的,不僅磋磨他,甚至還想把個與人暗度陳倉懷了野種的,不檢點的姑娘塞給秦宴堂做妻子。

    但姝姝并不知道在秦宴堂考上狀元郎后,這個妾侍竟然還敢把那姑娘領到京城尋秦宴堂。

    這是瘋了吧。

    崔氏說道:“他爹那妾侍簡直就是個瘋子,把大著肚子的姑娘領到京城硬是塞給秦宴堂,說是與他定親的姑娘,為何不肯負責。”

    這已經是十天前的事情,那日翰林院剛下衙,里頭的大官小官兒們都剛出衙門大門。

    就見個妖嬈婦人領著個清秀的大肚子姑娘,指著秦宴堂哭道:“你這孩子為何這么狠心,家里給你定的親事,你飛黃騰達就不肯要別人姑娘了嗎?人姑娘都住進我們家里了,你何時回去與人成親。”

    當時秦宴堂的臉都青了,周圍同僚更是拿異樣的眼光去看他,他冷冰冰道:“我從未定親,更加未曾與人茍合過。”

    可事實擺在眼前,大著肚子的姑娘都哭哭啼啼的求他回去成親。

    翰林院的同僚們都竊竊私語起來,也有些同秦宴堂相熟的,相信他的人品。

    那妾侍又哭,“連你爹爹都承認了這門親事,宴堂,你就回去成親也好讓你爹放心,你做下這樣的事情,你爹氣的不成。”

    秦宴堂冷笑,“我做下何等事情?我連這女人的面都未曾見過,你塞個與人暗度陳倉懷了野種的姑娘給我,是不是也欺瞞我爹,說這女人肚子里的孩子是我的?否則我無法相信天底下,還有做父親的會逼著兒子娶個懷著野種的淫,□□人。”

    妾侍就哭,堅定的說姑娘家肚子里的孩子是秦宴堂的。

    秦宴堂知曉與她們糾纏沒有任何意義,他回了京城的住處。

    妾侍就領著大肚子姑娘跟著去了秦宴堂住處,硬是把這姑娘丟在秦宴堂門前離開了。

    秦宴堂可不管這些,他沒讓那女子進門,把她拒在門外一整夜。

    這事兒一晚上就傳遍京城,還有人特意跑來看被秦宴堂關在門外的女子,說秦宴堂狠心,自己的女人跟孩子都這么對待。

    次日,秦宴堂去翰林院告假,帶人回了趟老家,查到與那女人茍合的男人。

    男人也算是真心喜歡這女子,但家世貧窮,女子和其家人都不愿女子嫁給他。

    男人知曉女子懷孕,來到京城鬧了一通,要把女人帶回家,女人慌慌張張的還不肯,男人就把女子身上的胎記都說的一清二楚。

    女子無法,這才承認是菀娘找她來的,說只要她死死咬著秦宴堂,往后就能嫁給秦宴堂做官夫人了。

    秦宴堂并沒有輕饒這女子和菀娘,把兩人告上公堂。

    污蔑當朝狀元郎,一頓板子是跑不掉。

    連帶著秦縣令的妾侍菀娘也被抓了,秦縣令跟著來到京城,跟秦宴堂道歉,說是被菀娘蒙蔽,差點害了他,最后竟又求著秦宴堂饒了菀娘。

    秦宴堂冷著臉拒絕了。

    作者有話要說:  一更,二更晚點哦,可能到一點去了。

    ——————

    感謝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哦~

    感謝投出[地雷]的小天使:36429630 2個;粉紅娘娘、夏~桃源、° 染不盡的余溫 - ╮ 1個;

    感謝灌溉[營養液]的小天使:

    閃爍的小白菜 190瓶;心有銘刻 50瓶;娃娃音 42瓶;路路、清風、月落滿繁星 30瓶;青丘、周大輝 20瓶;稚初? 15瓶;20734437、niko、木乃餅干、粉紅娘娘、36247695、穿越重生35846415、小餅干、28718466、蒙蒙、溫柔?、木容 10瓶;19857214、一醉笙歌、海哇哇、sai、今天你笑了嗎 5瓶;阿管大魔王、楓葉紅于二月花、木木夕 3瓶;白米飯、王墨沫、一朵朵~、flower、肥寶 2瓶;一襲緋衣、muse。、得九、家有奕寶、溫柔的月光、la、慕月墨寒、朝止、可能、慕一只小居、紅豆、太陽光金燦燦 1瓶;

    非常感謝大家對我的支持,我會繼續努力的!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