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第 48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48章 第 48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攻略極品第一侯重生學霸天后瓜田李夏青越觀末世之人生贏家超能右手文藝大明星     第48章

    這話瞬間就讓崔氏寒了心,連親生父母都能不在乎, 宋凝君已經知曉親生父母在水鄉村, 卻從來沒有派人去探望過她們,無非是想跟窮苦的親生父母撇開關系。她們對她只是養育之恩, 說什么只有她們才是親人,不過就是拋不掉國公府的榮華富貴罷了。

    崔氏心里寒涼,不知小時候那個柔軟孝順有善心的宋凝君怎么會變成這幅模樣?

    崔氏壓下心底的不適道:‘這門親事我與你父親都看過,他也是同意的, 我們不會害你, 明日我會派人上門去提親。”

    宋凝君徹底崩潰, 她癱軟在地上哭道:“母親,說到底就是您偏心,我的確不是您親生血脈, 可這一切不是我的錯, 我也沒有做錯傷害三妹妹的事情, 若是三妹,你可會給她說一門這樣的親事?”

    “你豈會有這樣的想法?你以為姝姝同你一樣,只想攀富貴嫁去高門大戶?”崔氏氣急,“姝姝從未想過嫁勛貴人家,她志不在此,她想要的不過是學好醫術能夠行醫救人!”

    崔氏氣的胸口起伏,“這門親事如果你不同意, 便回了陳家去吧!”她是萬萬不想再替她操心了。

    好心也被她當作驢肝肺。

    宋凝君抱著崔氏的腿哭道;“母親我錯了, 我, 是我太心急,但我真不愿嫁去這樣的人家,求求母親多留我兩年,我,我只是想找雙親健在的……”

    崔氏冷聲道:“那好,正好我這還有一位,雙親健在,也是舉人的少年郎……”

    宋凝君僵住,嗚嗚咽咽的說不出話來。

    崔氏氣的不行,這個養女哪里是想找什么雙親健在的,就是嫌給她說的門戶低,找理由拒絕了。

    她道:“既然不愿,那還是頭一個,就這么定下吧,明日我就派人上門提親。”

    說罷又道:“時辰不早了,你也回去好好歇下吧。”

    宋凝君失魂落魄回到君翠院,她就撲在床榻上哭了起來。

    “姑娘,這是怎么了。”春桃心疼道。

    宋凝君待丫鬟不錯,而且春桃才七八歲就被買回來陪她,兩人算是一塊長大。

    宋凝君哽咽道:“母,母親給我定了一戶雙親已不在,家中只有個老祖母的舉人做親事。”

    這一聽就不是什么好人家啊,至少不是勛貴人家,春桃驚得不成,“夫人怎能如此啊,太過分了,國公府的姑娘如何配這樣的人家?姑娘,老夫人可知曉?老夫人若知道夫人如今作賤姑娘,肯定不會同意的,真是的,都是夫人親生女兒,夫人的心怎么就偏成這樣。”

    聽到親生女兒,宋凝君的心抖了下。

    對,還有祖父祖母,他們最疼愛自己,定不會讓母親把她嫁到那樣的人家去。

    明兒一早她就去尋祖父祖母。

    …………

    今晚二房的兩位姑娘都因親事愁的不成。

    一位是擔心嫁入皇家,一位是嫌定的門戶太低。

    傅瀲之在王府用過晚膳去了宮內一趟。

    他是皇長子,有可自由進出皇宮的腰佩,不管何時都能入宮。

    天色暗下來,宮內紅墻碧瓦,高大的紅墻將外面的熱鬧喧嘩隔絕開,抬頭只有陰沉沉的天空。

    難怪宋三姑娘不喜皇家,就連他對這里也是深惡痛絕。

    傅瀲之到了順和帝居住的長樂殿,皇帝還在批閱奏折,聽聞長子過來便讓人進了大殿,還思忖著長子是不是為了宋三姑娘來的。

    難不成是想讓他賜婚?

    “兒臣參見父皇。”傅瀲之走到案前行禮。

    順和帝笑道:“瀲之坐吧,今兒怎么有空進宮來看父皇?”

    傅瀲之從身后隨從手中接過錦盒,將錦盒放在順和帝的書案上,順和帝溫言道:“這是何物?”

    “這是宋三姑娘贈的藥。”

    姝姝贈了他六瓶,三瓶給了師父,剩余三瓶他并沒有服用,留著過來給了父皇。

    順和帝看了他一眼,“可是宋三姑娘贈給你的?”

    傅瀲之點頭,順和帝問他,“你沒給自己留?”

    傅瀲之看了父皇一眼,不言語,順和帝懂了,這個長子性格孤僻人也冷漠,但是他對至親都極孝順。

    不過就是幾瓶養生藥,能惦記著他也是一番心意。

    “這藥朕收下了。”順和帝打開錦盒,里面躺著三個很普通的白瓷瓶,他道:“可是喜歡宋三姑娘?要不朕幫你把婚事賜下來?”好不容易能入瀲之的眼,便是身體差些也無妨,只要是個溫良恭儉就好。

    “多謝父皇,不必,兒臣自有打算。”傅瀲之想到什么,忍不住垂眸。

    哎,這孩子,順和帝也是憂心。

    “罷了,既你不愿賜婚,朕幫你盯著些宋三姑娘就是,若有人在朕跟前求娶宋三姑娘,朕不允就是了。”

    順和帝這話的意思也很明顯,皇兒既不愿賜婚,那么還是有別的人惦記宋三姑娘,讓皇兒謹醒些。

    傅瀲之眉峰微皺,半晌后道:“兒臣自有打算,多謝父皇成全,父皇早些就寢,兒臣告退。”

    “你也回吧。”順和帝擺擺手,他這皇兒就是性子孤僻,小時就已如此。

    傅瀲之離開后,順和帝看著錦盒中的三個白瓷瓶。

    取了一瓶出來,打開木塞,藥瓶中透出一股清淡藥香味,里面是很小粒的藥丸。

    順和帝讓身邊的太監總管陳旺德倒了盞溫水,陳旺德微微彎著脊背,小心問道:“皇上,可否需要讓太醫過來先查驗下這藥的成分?”畢竟是帝王入口的東西,哪怕是大皇子所贈,可到底不是大皇子所配的藥,還是小心為上。

    “不必。”順和帝倒出一粒藥丸就著溫水服下,皇兒能夠信任的人,也是他能信任的。

    藥丸就著溫水被送服到胃里,順和帝察覺一股暖意從胃部向著四肢百骸流動,他說不上這感覺,總之是很舒服的。

    順和帝有些詫異,他以為小姑娘配的藥,至多就是養養胃,現在看來,似乎不簡單。

    順和帝倒也沒太在意,只是以為宋三姑娘配的藥功效不錯。

    他揮手讓陳旺德退下,繼續批閱奏折,不到半刻鐘,他卻有些困乏,這是很少見的。

    他為帝十五載,一直為國為民,任重道遠,肩上的擔子不是常人可以想象,也因這樣,他睡眠不太好,整宿睡不好,平日晚上只能批閱下奏折,等到人困得不成才會歇,也是夢境纏身,很難有個好的睡眠。

    就連太醫都沒法改善這種狀態。

    卻在服下宋三姑娘贈的藥沒半個時辰就困乏來襲,實在有些撐不住,讓太監備水沐浴后睡下。

    順和帝倒在床榻上直接昏睡過來,陳旺德從來沒見皇帝如此快的入睡,他嚇了一跳,輕輕喚了兩聲皇上,一點動靜都沒,陳旺德心里咯噔一聲,慌手慌腳的讓小太監喊了太醫院院使。

    太醫院院使很快過來,陳旺德不敢聲張,立刻把順和帝的情況跟院使說了聲。

    院使也大驚失色,立刻前去龍榻前,輕輕喚了帝王兩聲,順和帝毫無動靜,院使顧不得別的,立刻給皇上把了脈。

    卻發現皇上脈象平穩,只是睡著了?

    院使驚詫,陳旺德小聲問道:“皇上這是怎么了?”

    院使也低聲道:“皇上好似睡著了。”

    “那怎半點動靜都無?”陳旺德道,“皇上方才服用了宋家三姑娘配的藥丸,之后說困,倒在龍榻上就昏睡過來,老奴實在有些嚇著。”

    院使發現皇帝只是睡得太沉而已。

    他過去檢查了下白瓷瓶里的藥丸,沒有皇帝的話,他肯定不敢嘗藥,只放在鼻翼下嗅了嗅。

    里面有幾位藥材他是可以聞出來的,的確是補身的藥材,但沒有嘗藥,他無法肯定更具體的藥方和藥效。

    順和帝的確只是睡的太沉,到了上朝時辰,陳旺德小心翼翼過來喊人。

    這次喊了好幾聲,順和帝可算是醒了過來,他起身,覺得精神抖擻,從未有過如此好的精神,像是回到年輕時的狀態。

    順和帝見太醫院院使也守著在,問了聲,陳旺德才恭敬把昨兒的事兒說給順和帝聽。

    順和帝知道是自己睡得太沉,也不怪兩人,讓院使退下,陳旺德服侍順和帝穿上龍袍。

    陳旺德贊嘆道:“宋三姑娘的藥當真是神奇。”

    “宋家三姑娘的確了得,年紀輕輕便有此本領。”順和帝大笑,心情舒暢,是他小瞧了宋三姑娘。

    …………

    翌日晨起,姝姝和宋凝君過去祖父祖母院子請安,姝姝見宋凝君雙目紅腫,萎靡不振,怕是昨兒發生了啥事。

    姝姝請安畢就在庭院鍛煉,宋凝君留在祖母身邊不愿離去。

    盛氏見孫女精神不濟,心疼道:“君兒這是怎么了?眼底發青,可是昨兒夜里沒睡好?”

    宋凝君聽聞祖母關懷,眼淚落下,噗通一聲跪在盛世面前,“求祖母為君兒做主。”

    “君兒快起。”盛氏把宋凝君拉起來,“有什么委屈盡管同祖母說,有我和你祖父給你做主呢。”

    宋凝君順勢起來,依偎在盛氏懷中抽噎道:“祖母,母親給我尋了門親事,可君兒不想嫁,想留在府中多陪陪您和祖父還有父親母親,我實在不想嫁人。”

    盛氏恍然,“原來君兒是為這個傷心,可入了春你就十四了,總要說親的,你母親給你尋的親事我同你祖父也過目了,那后生是個勤奮上進的,你嫁過去不用伺候公婆,再陪嫁幾個丫鬟嬤嬤過去,往后的日子也舒坦。”

    宋凝君整個人呆住,這么說,祖父跟祖母也是知道母親給她相看的這門親事?

    可是這樣的人家,祖母祖父怎么會同意啊,她說到底也算是國公府的姑娘啊。

    盛氏還在勸慰宋凝君,“君兒莫擔憂,你母親給你尋得后生的確是很好的,待人也寬厚。”

    “可是。”宋凝君難過道:“那樣的門戶,祖,祖母我……”

    原是如此,盛氏嘆口氣,這孩子根本不懂她們的心,崔氏給她挑的這門親事連她和老國公都同意的,她們是寵愛宋凝君也希望她以后幸福,所以才給她挑了這樣的人家,到底不是國公府的親生血脈,如果嫁給勛貴,等往后君兒身份爆出來,她的日子怕是就難過了。

    “君兒信祖母和你母親吧,我們不會害你的。”盛氏拍拍宋凝君的背,安慰道。

    宋凝君趴在盛氏雙膝上,死死的掐著手心,這個國公府,沒有一個希望她過的好的!

    那樣的人家,她們怎么不說給府中其他姑娘!

    她恨!

    恨透了這些虛偽的人。

    宋凝君掩下心中恨意,虛虛抬頭,“君兒知曉了,君兒出去鍛煉。”

    “出去吧。”

    一個時辰后,宋凝君離開昌鴻院,回到君翠院,她屏退丫鬟,從鎖著的箱底取出個小巧玲瓏的木盒子。

    這木盒四四方方,表面沒有任何花紋縫隙,甚至開打開盒子的暗扣都沒有,但里面是空的,晃動起來可以聽見里頭裝的有東西。

    這是宋凝君十歲那年做夢夢見的,夢見書香閣角落里放著這樣一個木頭,她那時候不知這是什么,但能入夢的都是對她極重要的,所以立刻去書香閣買下了它。

    她花費大半年才打開這木盒。

    里面放著一本孤零零的秘籍,并不是武學秘籍,而是一位無名人士留下的。

    里面的筆跡用狂草書成,她當時看過一些,這里頭記載的都是殺人于無形的毒,藥配方,不僅如此還有別的一些秘方。

    原先她嫌這上頭記載的東西太惡毒,可是現在她卻覺得只有只剩這個防身的。

    這秘籍上的內容她早已背的滾瓜亂熟,宋凝君把秘籍從木盒中取出,丟入炭爐中,看著秘籍被爐火一點點舔舐掉變成灰燼。

    這樣的東西,既然想用,就要把證據銷毀干凈。

    宋凝君閉上眼。

    崔氏并沒有管宋凝君的想法,她派媒婆去男方提親。

    并告知了宋凝君是侯府養女,并不是親生女。

    那后生是個溫和的性子,知曉宋凝君若是國公府親生女也輪不到他迎娶。

    他也聽聞宋凝君才女名聲,滿心喜歡,于是同意下來。

    崔氏得知,讓嬤嬤過去君翠院說了聲。

    宋凝君聽完,撲在床榻上哭了好久。

    哭的春桃都開始心疼姑娘,忍不住埋怨崔氏心狠,哪有這樣作踐自己孩子的。

    …………

    過了沒兩天。

    滿京城都再傳定國公府二夫人是個狠心的,偏心三姑娘,給二姑娘定了門親事,卻是個低門小戶的。

    就算那后生中舉,在這些京城貴夫人們眼中那就跟庶民沒甚區別。

    一個國公府姑娘同這樣的門戶定親,簡直是丟人。

    于是都說崔氏狠心,哪有這樣對自己孩子的。

    也有人遲疑,再怎樣,國公府的姑娘也不該定下這樣的親事,是不是有什么內情?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