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第 44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44章 第 44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文藝大明星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超能右手青越觀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一路凡塵攻略極品     第44章

    姝姝微微愣了下,他已經知道師父給的藥是她配的嗎?

    姝姝急忙斂衽行禮, “臣女見過殿下, 那些不過是些簡單的藥方,不值得殿下費心。”

    他又幫了自己一次, 姝姝也不蠢,看的出蜀王就是過來給她撐臉面的,她心里也清楚,這次的事情就算是何思妤陷害她又如何, 如果不能把這盆魏紫救活, 公主是不會給她臉面的, 也會把她給埋怨上。

    說不定公主還會說出難堪的話,殿下這盆魏紫替她免去很多的麻煩。

    榮昌公主自然也看出她這個侄兒是過來給宋三姑娘撐腰的,心里震驚, 面上不顯, 她和皇帝到底不是一個母胎出來的, 跟這個侄兒始終差了那么點血緣,她清楚傅瀲之的性情,無欲無求,從沒對哪個姑娘正眼上心過,甚至厭女。平日皇親國戚有個什么事兒,他至多讓人上門送個禮,哪里會親自來。

    現在榮昌有些明白今日傅瀲之肯來蕙安及笄禮的原因。

    周圍夫人太太們心里也大概有了譜兒, 心里頭都還挺震撼的吧, 畢竟蜀王是順和帝最疼愛的皇長子, 若無意外,那個位置怕也是蜀王殿下的,但都知曉他厭女,爬床的婢女說斬殺就斬殺,若是這樣就罷了,還是有人抱著僥幸心態想把閨女塞給蜀王做妃子,萬一就獨不厭自家女兒,那豈不是美哉?這樣的獨寵對自家女兒好對家族也好。

    也不是沒有官員這么干,就一年前,蜀王前往一小地方處理公務,那地方官忒自信覺得自家幼女美貌嫵媚,也的確是妖嬈,不過十四五已經胸脯鼓鼓,蜂腰豐臀,骨軟筋酥,他也吸取教訓,不敢把閨女直接往蜀王床榻上送,就領著妖妖嬈嬈的閨女來到蜀王面前,說是怕蜀王身邊沒人伺候,特意找人過來伺候蜀王的。

    蜀王當時看他一眼,未多言,地方官心花怒放。

    地方官把閨女留下,結果前腳剛走,后腳那妖嬈閨女就被蜀王送給隨從,一個五大三粗連鬢胡子二十來歲還沒討到媳婦的武夫。

    武夫平白得了個貌美媳婦,喜出望外,跟蜀王謝恩。

    地方官不僅沒討好到蜀王,還平白折了個閨女進去,哭都沒地兒哭,還要歡喜跟蜀王謝恩。

    自此,所有人都歇了用閨女攀附蜀王的想法,知道他應該是真的厭女。

    可沒想到,蜀王殿下突然開竅,竟這般明目張膽給宋三姑娘撐臉面。

    崔氏也沒料到蜀王會來替姝姝把這事兒處理了,她有些擔憂。

    何思妤林詩淑更是抖的厲害,如果她們早知曉宋凝姝會入蜀王的眼,怎么也不會做出這等事情。

    “那藥于本王極重要。”蜀王盡力讓自己聲音顯得溫和些,“三姑娘當得起這個謝字,三姑娘若有其他需要幫忙的事情亦來來王府尋本王。”

    姝姝水潤的眸子帶著一絲驚詫,誠惶誠恐的繼續福身,“臣女多謝殿下厚愛。”

    蜀王頷首,“三姑娘繼續賞花吧。”說罷便轉身離開,很快就消失在垂花門,他來的快走的也快,一時之間讓整個花園里頭都寂靜無聲,片刻后還是榮昌公主笑道:“成了,大家繼續賞花吧。”

    榮昌公主說罷厭惡的掃了眼何思妤林詩淑,直接命人將兩人趕了出去。

    兩人在公主府丟的這個臉面,日后不僅會被所有人排斥,再也無人敢邀她們上府做客,甚至連家里都會被連累,可想而知兩人回府會遭受家人何等指責。

    等兩女被趕出公主府,榮昌公主命人過來把地上那盆摔壞的魏紫清掃干凈,根莖已經摔成這樣,怎么都救不活的,只能丟掉。

    “公主殿下。”姝姝見此,猶豫下同榮昌公主道:“臣女能否把此花帶回府?”

    她不知曉蜀王是從哪里尋來一盆魏紫幫她解圍,但她知道蜀王對花花草草不感興趣,也不養花,定是從別處要來的,這個人情總要還上,哪怕并不是她打碎花的,但沒有蜀王這盆魏紫,她今日沒這么容易被榮昌公主

    定會被公主為難。

    不管如何,別人幫了她,人情要還,這牡丹花又珍貴,只怕那人手中也就這么一盆。

    定是愛花之人,卻肯舍愛幫她,她就還一盆更好的。

    榮昌公主道:“既宋三姑娘想要,本宮讓下人收拾好送去國公府。”她沒把之前姝姝夸下海口說隨便可以移栽養活魏紫的話當真。

    而且瀲之對宋三姑娘這個態度,她心里也會掂量掂量,至少面上得和氣些。

    姝姝道了聲謝謝,又過去康平郡主那邊想跟郡主說聲謝謝。

    宋凝君失魂落魄的站在原地,臉色發白,腦子嗡嗡作響,蜀王殿下竟對三妹另眼相看。

    一直觀望的趙貴妃也是臉色變幻,她是三皇子母妃,知道順和帝極有可能傳位給傅瀲之,若他無子嗣,這皇位指不定有些懸。可如今蜀王對宋三姑娘這個態度,以后怕會迎娶宋凝姝,等有了子嗣,那位置更加輪不到其他皇子們了。

    不成,她決計不能讓宋三姑娘嫁給蜀王的,趙貴妃思忖至此,便同榮昌公主告辭離去回了宮。

    姝姝過去康平郡主那邊,小姑娘正和英王妃小聲說話,見到姝姝過來,扯住英王妃的衣袖,臉都紅了。

    姝姝覺得康平郡主太可愛了,她小聲道:“今日的事情還要多謝郡主,謝郡主替臣女還了清白。”

    “不,不用謝。”康平紅著小臉,聲如蚊蠅,“是她們太過分。”

    康平郡主挺喜歡姝姝的,方才她坐在涼亭里面捏著塊點心吃,扭頭看見何思妤推姝姝,那樣近的距離,應當是躲不開,可姝姝竟然躲開了,她都沒看清楚姝姝是怎么躲開的,反正身形極快,她的糕點都給驚掉了。

    英王妃也是和氣的人,見女兒平日甚少跟外人說話,但今日能同宋三姑娘說上這么幾句,還不躲人,也有些驚訝。

    便拉著姝姝問她一些話,問姝姝平日做些什么。

    姝姝很乖巧的回答,康平也仔細聽著,姝姝特意說些俏皮話,惹得康平臉頰紅紅的。

    康平郡主還主動跟姝姝說了兩句話,英王妃都快喜極而泣,她家幺女平日從不和外人接觸,連個手帕交都沒有。

    英王妃拉著姝姝白嫩小手把小姑娘好一頓夸,還邀姝姝常去英王府做客。

    姝姝都應好。

    到了申時,今日宴會便散了,公主府把所有客人都送出大門,男客先走的,女眷們晚半個時辰離開。

    一路上,崔氏想起蜀王的態度想問問姝姝,但見旁邊眼眶通紅的宋凝君便忍了下來。

    到現在,崔氏也有些想明白,這個養女有多可惡,自打姝姝回府,她先是誆騙姝姝隱瞞陳家人的惡行,甚至安插丫鬟在姝姝身邊,甚至用些小伎倆讓人誤以為她偏心姝姝虐待這個養女,府中姑娘每個月俱是一視同仁,四套時新衣裳和四套頭面,養女以往最喜穿戴時新衣裳首飾出門,前些日子卻突然頻頻穿舊衣,她說是為何,原是想讓外人以為她偏寵姝姝。

    姝姝是她親生血脈,她偏寵一些又如何?養女卻如此小的肚量,甚至故意讓何林兩女誤會姝姝,針對姝姝。

    她想起這些便惱的不成,現在關于姝姝的事情,更加不會當著養女的面兒問。

    回到府中,崔氏不管理同她解釋的宋凝君。

    反而過去姝姝房間,問她同蜀王的事情,姝姝也覺不好再瞞著,把蜀王曾救過她兩次的事情說了,又道:“女兒前些日子配了些養生丸,想起蜀王救命之恩,讓師父給蜀王殿下送了兩瓶過去,許是蜀王殿下猜出藥是我配的,今日才會如此。”

    崔氏暗暗嘆口氣,蜀王厭女,京城人人都知,今日卻幫姝姝解圍,若說他對姝姝沒想法,崔氏可不信。

    可是蜀王性情古怪,待人冷淡,看著就不是個會體貼人的,她是想給姝姝找個體貼的,以后不會納妾,稍微低些的門戶也好。

    這可給崔氏愁的,但見姝姝神色坦然,有些話她也不知怎么說出口。

    崔氏正愁著,見姝姝猶豫半晌軟聲道:“母親,蜀王不知是把誰的魏紫搬來幫我解圍,所以過兩日我想配些藥去蜀王府道謝。”

    總還是要走上一趟的,今日女眷太多,她沒好同蜀王謝過解圍的恩情。

    崔氏嘆口氣,“去吧,讓丫鬟和府衛跟著。”

    這事兒崔氏只好晚上跟宋金良商量。

    等崔氏離開,姝姝去庭院把公主府送來的斷根的魏紫看了看。

    這花摔的有些慘,根莖折斷,就剩著一絲還連著,枝丫還折斷好幾根,都被榮昌公主一并給送來。

    姝姝讓丫鬟尋了幾個空花盆,小心翼翼把快折斷的花根埋了進去,剩余幾根斷裂的枝丫也被她修剪后扦插在新的花盆里。

    最后用清水兌了些甘露,給幾個花盆都澆灌了些。

    她明兒還得去書肆尋些養花的書,否則讓外人看來只用清水就把花兒救活也太不可思議的。

    晚上用過晚膳,崔氏回房等兩人梳洗過靠在榻上說話,崔氏就把今日公主府的事情說給丈夫聽,還有養女這些小伎倆也都告知丈夫,宋金良聽完皺眉道:“蜀王性情的確不太適合姝姝,不過你也莫要多想,莫要忘記姝姝再有兩月才十四,蜀王大了她五歲,年紀便不合,至于君兒……”

    宋金良揉了揉眉心,“我們養了她十三載也算對得起她,她既產生這般心思,萬不可繼續留在二房與姝姝接觸,但到底有養育之恩,且她年幼時救過你一命,也救過父親一次,現在送她走只怕父親母親都不會同意,不如這樣吧,你替她尋一門親事,等四月她也滿了十四,也是能出嫁的,但門戶莫要過高,否則日后她的身世爆出來會得夫家不滿蹉跎,門戶低一些,到底也是國公府養女,夫家不敢欺辱她,尋個上進勤快的后生,日后也有享福的日子。”

    到底還記掛養育之恩,希望她嫁人后能夠幸福。

    崔氏嘆口氣,知曉丈夫這個處理結果是最好的,到底養了十三年,養女對她和老國公爺都有救命之恩。

    年幼時,她因養女一場病躲過一場山體滑波,老國公爺也因養女躲過一場從馬背上摔下來的劫難。

    “也好,明日我就替她想看一門親事吧。”

    讓她早早的出嫁,也算待她仁至義盡。

    …………

    次日,姝姝去書肆尋了幾本同種植花卉有關的書籍。

    回府先把幾本書讀的通透,這些都不難,上面一些針對各種花卉的種植,還有怎么扦插移株嫁接播種都是有的。

    就連怎么護理各種花根,怎么處理斷根再生也很詳細,甚至可以配置一些簡單的藥水來養護花根。

    姝姝就自個配了些,按照比例兌了些甘露,每日小心翼翼的養護著那幾盆花兒。

    過了兩三日,她又配出兩瓶養生丸,想了想也該去王府一趟親自道謝,還了上次的恩情。

    還有康平郡主的,她也幫了自己大忙,這份恩情也要償還,過幾日同樣要親自去英王府一趟,她能拿得出手的也就是自己配的養生丸了。

    姝姝就特意抽了趟下午的時間去蜀王府。

    她還問過師父,師父也摸不清蜀王這盆魏紫哪兒來的,只道蜀王幫了她,去王府道聲謝也是應該的。

    姝姝帶著珍珠還有兩名府衛抽空去了趟蜀王府。

    走的左側門,通常拜訪別家都是從這里進,姝姝領著珍珠上前敲門,門房很快開了門,見到這么漂亮的姑娘還愣了下,姝姝說明身份和來意,門房一聽立刻就道:“原來是宋三姑娘,三姑娘快隨老奴進府吧。”

    竟是連通報都不需,姝姝訝然,到底沒多問,領著珍珠跟著門房入內。

    門房把人引到垂花門,立刻有侍衛過來繼續引姝姝入內。

    姝姝一路沒敢多看,蜀王府守衛很森嚴,到處都是侍衛,府中也比較清靜,甚至可以說是寂靜。

    繞著游廊跟著侍衛來到蜀王居住的霽月堂,又換了個清秀小廝領著姝姝進到正廳,小廝微微躬身笑道:“還請三姑娘稍等片刻,殿下很快就過來的。”

    “有勞。”姝姝道謝。

    小廝下去很快奉上茶水點心果子上來。

    姝姝就發現整個霽月堂連個婢女的身影都瞧不見,可見蜀王厭女的程度有多嚴重。

    姝姝喝了兩口茶,就發現這茶葉口感甘甜,香而不洌,應當是貢茶。

    她輕輕挪動了下,總覺得整個王府待客禮儀太高了些。

    正想著,外面傳來沉穩腳步聲,姝姝抬頭望去。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