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章 第 39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39章 第 39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一路凡塵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文藝大明星超能右手青越觀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攻略極品     第39章

    周圍百姓原本是很驚慌失措,卻見穿著如此清貴漂亮的少女都在幫忙, 有些慢慢湊上來問, “姑娘,可有需要我們幫忙的地方?”

    姝姝點頭, 若有更多人幫忙,可以及時救治更多的人。

    很多時候火災里反而是被煙熏悶死的比較多,若能得到及時救治,是不會有事的。

    姝姝告訴她們怎么熬藥, 現在熬得藥物等到冷卻用來沖洗被燒傷的身體, 可以去表面的火毒。

    有人幫著熬煮藥材, 姝姝還備下不少溫水和蜂蜜,這是給被煙熏暈死過去灌服的。另還備有四物湯,四物湯加以各種輔助藥材對治療效果也不相同, 輔以梔子連翹甘草, 服下后可滋陰養血, 消掉被火燒傷的內毒,四物湯加以白芷可以排膿補氣,或有別的癥狀也都可適用四物湯加以對癥的藥材熬煮,去渣喝藥。

    伏神醫看著徒兒準備的東西,也不得不佩服這個徒兒的天分。

    她太努力了,學甚都快,她備的這些對燒傷都是最好用的, 這些也都是她從醫書上看過而已。

    卻能很快的用到實際中, 甚至完全不加思索, 所備下的藥草也都非常齊全。

    等到火勢熄滅,傷員被抬出來的時候。

    姝姝也能很快的吩咐周圍的百姓幫忙,傷勢嚴重的直接送到師父大師兄還有她這兒來。

    若不嚴重的,大家幫著傷員用大量冷水沖洗傷口再用之前已經熬煮冷卻的藥水沖,昏迷著灌以溫熱的蜂蜜水或是服用湯藥。

    有伏神醫在場,大家也都鎮定很多。

    還有附近藥堂里面的郎中聽聞這事兒,知曉伏神醫都在場幫忙,也都趕了過來幫忙。

    慢慢的,郎中多起來,周遭的傷員也差不多都得到安置。

    有些情況嚴重的,幾乎很難救回。

    那是內毒太重,姝姝不忍,親自過去煎藥,實則偷偷給藥罐里面加了幾滴甘露。

    最后喂著傷患服下,就這樣救下幾個傷勢最嚴重的患者。

    這一通忙碌便是一整夜,大兄他們留在這里也已無用,姝姝讓他們先回,宋鈺柏宋鈺謹都不愿,要陪著她,擔心她一個姑娘家,這晚上的,人又多。

    兩位兄長不愿回,姝姝讓三哥宋鈺慶回家報個平安信。

    兩位兄長陪了姝姝一夜。

    次日天邊慢慢泛起魚肚白,傷員才救治得差不多,饒是如此,這場火災也死了些人。

    姝姝望著狼藉一片的夜市,慢慢嘆口氣,新年初始發生這樣的事情,不管是百姓們,還是帝王,只怕心里都不痛快。

    有些嚴重的傷員已經挪到附近的醫館里。

    伏神醫忙碌一晚,腰酸背疼,跟姝姝道:“徒兒也趕緊回去休息吧。”

    今夜要不是姝姝當機立斷趕去尋他,留下幫忙,只怕傷亡會更加慘重。

    姝姝知道剩余的事情她留在這里也是無用,跟師父說了聲便同兩位兄長一起回了國公府。

    崔氏同宋金良昨兒一宿沒睡,要不是宋金良攔著,崔氏都要出來找姝姝。

    雖然昨天晚上大房長媳已經告訴她們姝姝無事,只是姝姝選擇留在那里幫助救治傷患。

    后來宋鈺慶也回來告知她們,姝姝心善,留在夜市幫著救人。

    崔氏還是擔憂,一宿沒睡,等到姝姝回來,見著她眼底淡淡的青影 ,給心疼的不行,讓丫鬟把昨兒夜里就燉上的海參湯端過來讓姝姝吃,自然還有宋鈺謹跟宋鈺柏的一份。

    宋柏鈺三兩口把湯喝了,覺得這玩意還沒當初秋闈時姝姝給的醬肉餅好吃。

    他到現在都還念念不忘。

    實際上是姝姝平日也不能總去廚房做吃食,她做吃食喜歡加些甘露,這樣能夠激發食材的味道。

    做出來的東西自然比平日味道更好。

    崔氏看著女兒把一盞海參湯喝完才說,“我寶兒快些去睡吧,別的事兒不用操心,先把精神養好。”

    姝姝一夜沒睡,精神疲憊,有些困乏,就乖乖的點頭回房睡了。

    宋金良一夜沒睡,這會兒還要去宮里一趟,這樣的日子發生火災,皇帝肯定是要召集忠臣商討的,他剛換過官服,便有宮中太監來府中喊人,說是皇上召重臣去宮里一趟。

    宋金良跟崔氏說了聲便跟著小太監去往皇宮。

    姝姝回到房間,讓丫鬟們倒水她泡著洗漱一番換上干凈的綢衣,倒在床頭就昏睡過去。

    她在睡覺,昨兒夜里回來的其他兄弟姐妹已經起床,得知姝姝沒事回來了也都放心下來。

    崔氏一宿沒睡,但待會兒還有事要處理,她先陪著宋鈺延和宋凝君用早膳。

    昨天夜市起火的事情兩人已經知道,一個是事先就知,宋凝君早早睡下,還想等著早上的‘好消息’哪里知曉早上春桃就告訴她,“二姑娘您是不知,昨兒夜里花燈節上起火,死了不少人,好在府中姑娘公子們都沒事,大公子二公子還有三姑娘留在那里救人,現在也都回來了。”

    宋凝君便有些失望。

    但面上不顯,過來吃飯,還關切道:“母親,三妹妹跟大哥二哥沒事吧?”

    “無事,他們都回來了。”崔氏說著望向宋凝君,見她穿戴整齊,面色紅潤,顯然是昨兒夜里睡得極好,心里多了兩分不喜,她寶兒夜里救人,一夜未曾,大家擔驚受怕一整夜,宋凝君竟還能安然入睡,看樣子睡得還不錯,精神極好。

    崔氏心中不喜,未多說,看向宋鈺延,“鈺延快些用膳,你大哥二哥跟三姐都沒事,昨兒夜里還救下不少人。”

    宋鈺延提著心一整晚,自然也沒睡好,眼底還帶著青影。

    聽聞大家都沒事才松口氣,又想念叨三姐,學醫才多久便這般大膽整夜不回府幫忙救人。

    …………

    除夕乃是新舊之年交替的日子。

    百姓都認為這是新春還是萬物初始萬物復蘇的日子,把新年看的很重要。

    卻在這樣重要的日子發生火災,火災乃天災,亦會讓人忍不住胡思亂想,是不是寓意著新的一年極為不順?

    這是大事。

    正月初一,重臣也過年,到正月初八才會繼續早朝。

    但是現在發生這么大的事情,順和帝自然要召集重臣上朝商討事宜。

    等到三品以上官員全都來到宮中。

    順和帝已經了解昨兒夜里事情全部經過,也讓人去調查過,是無意起火,已經很快被撲滅,甚至國公府三姑娘去喊來伏神醫幫助救治被火燒傷的病患,最后百姓們跟附近醫館的郎中們也開始幫忙。

    可以說沒有宋三姑娘的果斷,昨天那場救治不會如此順利。

    傷亡已經降到最低,救出來的人只剩一口氣都被那師徒兩人把命給吊住了,當真是好醫術。

    順和帝也聽聞宋家三姑娘自幼體弱養在老家,現在回到國公府跟著伏神醫學醫。

    聰慧了得,學醫才幾個月就能如此果斷,幫著救人,是個好姑娘。

    其實順和帝還聽宮中嬪妃說起過宋三姑娘。

    說她是個膽大的,才跟著伏神醫學醫沒多久便敢給誠毅侯府的姑娘配減肥藥丸吃呢。

    還道那誠毅侯府的三姑娘也是個膽大的,竟敢吃。

    這些都是宮中嬪妃說笑講給順和帝聽的,顯然是不信任宋三姑娘,覺得她配的藥有問題。

    順和帝想著,以后宮里這些嬪妃怕是要被打臉,指不定以后就要求到人宋三姑娘面前,嘖嘖。

    順和帝想著忍不住看向下首位站著的皇長子,樣貌能力同等出色,也是他最寵愛憐惜的長子。

    偏生是他心理出了些問題,他還問過太醫,太醫也沒法保證大皇子厭女的癥狀以后能否有好轉。

    ‘伏神醫與他徒弟的醫術了得,不知能不能幫著治療這個病癥。’順和帝心中想道。

    重臣到齊后,順和帝開口道:“昨天夜里燈市走水的事情朕已派人調查清楚,是燈市一戶百姓灶火未熄便出門才引起的,眼下事情已經發生,剩下的便是做好安撫民眾的職責,這兩日事情不少,你們都回各自衙門去吧。”

    其實平日里這種事情不必皇帝親自出面,但現在事情發生在新舊之年交替的日子,怕百姓不安起謠言,這才親自交代重臣好好處理此事兒。

    順和帝一番交代下去,語畢想起宋三姑娘來,同朝堂下站在的宋金良道:“宋愛卿,你家三姑娘是個好的,聰慧果斷,有勇有謀,昨兒若不是她,傷亡怕是非常慘重,待會兒朕有賞。”

    宋金良跪下替姝姝道謝,心中卻與有榮焉,他家姝姝就是最好的。

    聽皇帝說起姝姝,站在下首的蜀王殿下略略抬了下眼皮。

    昨夜燈市起火,他派侍衛救火,也在場,見到宋凝姝專注救人的模樣,站著看了片刻才離去。

    朝會散去,各位官員回到衙門開始商討如何安撫民眾。

    因昨兒夜里有風,火勢挺大,燒了不少東西,現在不少人家無家可歸,都是需要他們出門安撫整頓。

    姝姝睡到晌午才起,剛起宮中的賞賜便下來了。

    念圣旨的小太監照著圣旨上把姝姝好一頓夸獎,最后說圣上惜才,因姝姝昨兒救人有功,特意封賞。

    賞賜了一些金銀珠寶,還有兩批貢綢,竟還賞了一小筐的櫻桃。

    不僅是姝姝,昨天夜里過去幫忙的郎中多多少少都得了些封賞。

    不同的是,只有姝姝和伏神醫接的圣旨,其余則是由朝中官員去送的封賞。

    櫻桃乃是番邦上貢給大虞朝帝王的珍貴水果,那邊溫度同京城不同,京城入了冬,那邊竟還不是很冷,才能在這個時節收貨櫻桃,進貢給皇帝。

    據說產量極少,平日只有皇親國戚才吃得上。

    順和帝大概想著姝姝還是個小姑娘,賞了些零嘴給她。

    姝姝跪下謝過皇恩,沁華院的丫鬟們這才上前接過賞賜,珍珠給來念旨的太監塞了個賞封。

    等到宮里的人離開,姝姝讓珍珠把這筐櫻桃分成四份,三房還有祖父祖母那里都得到一份。

    用過午膳,丫鬟給姝姝洗了碟櫻桃,姝姝嘗了兩顆,味道清甜,肉汁豐滿,她還挺喜歡的,給丫鬟們也都嘗了嘗。

    最后想了想,把吃過的櫻桃核丟在了沁華院的垂花門兩旁埋了起來。

    櫻桃味道還挺好的,姝姝很喜歡,打算試著種一下,她有甘露,說不定能種成功。

    其實京城附近也不是沒種植過,但因氣候原因,每年五六月份成熟,果子比較小,味道有些酸澀,后來就沒人種了。

    姝姝下午也沒閑著,去了師父的醫館幫著。

    昨天火災傷患不少,送完師父醫館里面的是幾個傷的最嚴重的,她今日也要去幫忙。

    師父那里的燙傷藥膏已所剩無幾,伏神醫就讓姝姝下午配了些燙傷藥膏,這些藥膏都是給這些傷勢最嚴重的傷患,姝姝配置藥膏時也兌了些甘露,只希望他們身上的疤痕能夠輕一些。

    傷到這樣的程度,想要百分百痊愈那是不可能的。

    姝姝配了一下午的藥膏,晚上才回,昨兒也沒休息好,晚上她早早的睡下。

    …………

    京城

    蜀王府。

    蜀王府守衛森嚴,蜀王居住的霽月堂此刻只余主屋里還有兩盞琉璃燈亮著。

    主屋旁邊便是凈房,主子們沐浴梳洗的地兒,自打三年多前他封王那日,喝酒應酬回房休息,看見床榻上猶如白蛆一樣的肉體,厭惡作嘔,心底的暴虐壓都壓不住,當即提劍斬殺了那爬床的婢女。

    之后整個霽月堂再也沒有婢女,平日伺候蜀王的都是小廝,但蜀王也不喜小廝貼身伺候,平日沐浴都是自己一人。

    這會兒蜀王剛從宮里回來,沐浴后赤身踏出,他身上刀傷極多,前腹和后背都有兩道很深的傷痕,現在看都有些猙獰,他取過紫檀木衣架上的衣袍,穿上后回房歇下。

    有小廝進來熄了燈,又悄無聲息退出去。

    寂靜的房內只余蜀王清淺的呼吸。

    夜露漸深,萬籟俱靜的蜀王府仿佛融入了黑暗之中。

    原本睡熟的蜀王卻漸漸的皺起眉峰。

    富麗堂皇的宮殿內,兩具白花花的軀體纏在一起,女子低低的聲音同男子尖利的嗓音混在一起。

    女子肉體豐腴,另外一具卻是個斷了根的男人,身形瘦長,嗓音尖細。

    斷根男子用盡各種招數使得豐腴女子心滿意足。

    蜀王冷漠的目視這對糾纏的肉體,須臾,閉上雙眸。

    再睜開眼時,豐腴女子和斷根太監卻統統不見。

    鋪著純黑的衾被的床榻上,身姿嬌小玲瓏白如玉的少女纏在一高大挺拔的男子身上。

    少女一頭濃密如綢的青絲纏繞在男子寬闊的胸膛上,她肌膚嬌嫩,比最好的羊脂白玉還要細膩,光是觸碰上去的手感便能讓人沉醉。

    蜀王狼狽的后退兩步,這兩人一個是他,另外一人卻是宋家三姑娘。

    蜀王猛地驚醒過來,他有些狼狽的從床榻上坐起,柔軟的發絲順著他鬢角垂下,落在他俊美無雙的面龐上,這樣的他少了平日的冷意,讓他多了幾絲茫然無措。

    他竟做下這樣的夢境,明明是他最厭惡的事情,前面也是他最厭惡的夢魘。

    可后面怎么會變成他和宋家三姑娘。

    蜀王忽然僵住,他察覺身下粘稠的綢褲。

    這種事情應當發生在正常發育的少年身上,可他因那夢魘里的事情從未經歷過此事。

    現在卻是第一次面臨這種事情。

    蜀王眉峰微冷,當即下了床榻喊人進來換過嶄新的衾被。

    又命人送水進來梳洗換過干凈的衣裳才又回到床榻上,這會兒他已經睡不著,半靠在軟枕上想事。

    想起以往的事情,他忍不住厭惡的皺眉。

    夢魘里的豐腴的女子和斷根男子糾纏的事情是他自幼就瞧見過的。

    母后生他時難產而亡,父皇憂慮他無母撫養對性格不好,便忍著悲痛尋了身邊當初還是側妃的女子撫養。

    那時候父王還只是個親王,居住賜下來的王府中,又因身為朝事繁忙,甚少回府。

    那側妃寂寞難耐,尋了身邊伺候的太監寵幸。

    有時甚至急到不會先讓婢女把他抱離……

    他自幼早慧,一歲多的事情便能記住。

    兩歲多時便懂了很多事情,因此事他不愛說話,父王和所有人都以他只是發育遲說話晚。

    卻不知他是因這件事情。

    有時他撞上側妃同太監歡好的事情,那太監還甚是擔憂的問,“娘娘,萬一給世子說出去怎么辦?”

    那側妃冷笑,“他不過一個奶娃懂什么,若敢說出去我便割了他舌頭。”人前溫柔賢淑的側妃也不過是個心思歹毒淫.亂的賤人。

    等到他兩歲多時,這側妃倒是知道避開他。

    然后他年歲漸長,父王登基,入住皇宮,那側妃也因養著他被封為貴妃。

    這位貴妃表面待他極好。

    等他年紀再大些時,他想法子弄死了這位貴妃同她那位相好。

    饒是如此,幼時見到的事情還是成為他的夢魘,偶爾還會被他夢見。

    也因此,他厭惡女子,更別提與女子做這等事情。

    可今日卻夢見他與宋三姑娘……

    蜀王揉了揉眉心,整夜都無法入睡了。

    …………

    隨后幾日,姝姝也是每日都過去師父那邊幫忙。

    有幾位極嚴重的傷患,前幾日一直昏迷不醒,接連服用幾日湯藥才醒過來,傷的太重,都要留在師父這里才行。

    姝姝每日都替他們煎藥,到了正月十五,這三位才脫離危險,但后續治療還是離不開師父的醫館,其余傷勢較輕些的已經帶著藥方和藥膏回家,只需每日喝藥涂抹藥膏靜養就好。

    姝姝這些日子也忙,忙的都快忘記花燈那日跟蜀王相遇的事情。

    實則她想再多也是無用,她又不能真的隨便讓母親給她找戶人家嫁了,倒不如靜觀其變。

    說不定也是她自作多情。

    京城里也因那場火災顯然比較沉悶,都沒了過年的氣息。

    她被順和帝賞賜的事情也在京城里頭傳開,有人說她就是運氣好,先去找了伏神醫,這功勞與她沒甚關系。

    當然,這些話也就是小聲說說,畢竟連皇帝都對她贊賞有加。

    其實還有不少人等著看她和方珠珠的笑話,因這兩個多月,方珠珠拒了所有人的邀請。

    就是過年的時候都沒出門,薛氏倒還是正常應酬,有人問起珠珠如何,薛氏就笑笑,說還好,表情看不出太多的情緒來。

    于是這些人默認珠珠在家中吃宋三姑娘的藥吃的面色蠟黃不敢出來見人。

    姝姝不管這些事兒,她與珠珠的確有些日子沒見。

    但年前去看過珠珠的,珠珠很好,瘦了些,面色也比以往紅潤白皙,氣色很好。

    到了二月初,寒冬離去,萬物復蘇,被積雪壓了一個冬季的樹枝上冒出嫩綠的芽兒。

    到處都是生機勃勃,也消散了新年初始因火災引起的那場傷痛。

    那場火災里的傷患,被抬出來的時候哪怕還剩一口氣,都被救了回來,也算是難得了。

    其中有幾人連伏神醫都不抱希望的,但還是接了診,現在也差不多好轉起來。

    但傷的嚴重,后續治療肯定還是斷不了的。

    好在沒之前那般忙碌,姝姝也忙里偷閑的松口氣。

    而且后日是蕙安郡主的及笄日,特意邀京城里皇親國戚以及簪纓顯宦的人家去參加。

    前些日子國公府就收到了帖子。

    蕙安郡主與誠毅侯府并不算很熟,但還特意邀請了誠毅侯府的,甚至特意指明讓薛氏帶著方珠珠來參加。

    這意思就不言而喻,是想等著看姝姝和珠珠笑話的。

    蕙安郡主乃是榮昌公主的女兒,榮昌公主又是順和帝的皇妹,這樣的關系,蕙安郡主在京城幾乎是被捧著長大的。

    性情難免有些驕橫,但也不會隨意去打殺別人故意做惡事,只是性子嬌了些。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