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第 28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28章 第 28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青越觀攻略極品超能右手第一侯文藝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贏家     第28章

    伏神醫喜好甜食, 何況還是自家徒兒做來孝敬他的,他嘗了個。

    的確不會太甜, 只有紅棗的清甜和糯米面的軟糯。

    伏神醫心滿意足的, 他平生就收了兩名徒弟。

    大徒弟伏春榮性格憨厚老實, 娶的妻子亦是木訥,生的兩個孩子也隨了夫妻兩人的性子。

    一家子都是老老實實的本分人,從未如此仔細貼心的跟他撒嬌, 孝敬他。

    自然不是說大徒弟不好, 他是把大徒弟當做親生子養育。

    只是沒有享受過孩子那種對他親昵撒嬌的感覺。

    眼下姝姝這般, 他很是受用, 一連吃著好幾個糯米棗, 贊不絕口,姝姝軟聲細語道,“師父, 糯米不好克化,您少吃些,天氣涼爽, 這東西能放幾日,您當個零嘴兒慢慢吃。”

    伏神醫自然知曉,他年歲漸大,這兩年云游四海四處為人看病時便能感覺體力大不如以前, 加之這次收下姝姝做徒兒, 他打算留在京城里, 想要教好姝姝至少也需七八年, 那時他怕已駕鶴西去。

    若能在歸去時把這身本事全交給姝姝,他也了無遺憾。

    這短短七八日,許多人已知神醫歸京,來尋醫的病人絡繹不絕。

    方才姝姝進門就瞧見隔壁德善堂門前排滿長隊,姝姝遞給師父一盞清茶好奇道:“師父,隔壁都是來尋您問診的病人的。”

    伏神醫呷了口茶,舒服的吁氣,“正是,我抽空過來偷偷懶,解解乏,若有急癥讓春榮過來喚我便是。”他從早上坐診到現在都未歇息過,到底一把老骨頭,長時間坐診便有些吃不消,需短暫歇息。

    且蜀王今日過來繼續解身上余毒,現在應當快從隔間出來,他才抽空回宅子一趟。

    蜀王殿下的確是在隔間泡藥浴,姝姝過來時他正赤身從藥桶中踏出,他身量高大挺拔,不過十八.九的年紀便比一般的成年男子還要高,猿臂蜂腰,黑發散在背后,身上布滿大大小小的傷痕,最深的一條莫過于差點貫穿他腰腹的刀傷,如今早已痊愈,卻還顯得猙獰,可窺見當初的傷勢是多么兇險。

    他卻不甚在意,踏出浴桶后扯過旁邊架子上搭的布巾,隨意擦拭過身體,扯過衣袍套上,他總喜一身玄色衣袍。

    這幾日身上余毒解的差不多,倒沒前些日子泡完藥浴蒼白的樣子。

    面如冠玉,俊美似神祇。

    他自幼習武,耳目比常人靈敏數倍。

    隔壁少女嬌嫩甜膩的歡聲笑語都傳到他耳中。

    每次見到他都是一副謹慎害怕的模樣,偏在其他人面前乖巧柔和,言笑晏晏。

    蜀王將玉帶系好,推開隔門便到正堂。

    見到嬌艷少女還是上回少年郎的打扮,偏生唇紅齒白,玉面嬌嫩,正跟伏神醫嬌聲說話,“師父,您那兩本草藥集徒兒都已經看完,待會兒再去換兩本別的帶回府中。”

    伏神醫有些意外,“這才七八日光景,姝姝都已將兩卷書籍上的草藥認識完?”

    他是知道各類中草藥想要背熟了解透徹有多難,當初大徒弟伏春榮光是背熟這些都已花費好幾年功夫,這兩本書,大徒弟花費整整三四個月才背熟,其實上頭只有兩三百種的藥草種類,背熟不難,難的是透徹的理解。

    剛問罷,聽見隔壁推開的聲響。

    兩人都朝著旁邊看去,是蜀王殿下走了出來,他身量高,兩人都是坐著的,都忍不住抬頭望他。

    伏神醫道:“殿下還請上座。”

    蜀王殿下頷首,在伏神醫上首位置坐下。

    兩人中間就隔著一張案幾,上面擺著食盒,里面一碟精致的糯米棗。

    有些清甜的香味散開來。

    姝姝坐在伏神醫旁邊的小杌子上,略微拘謹了些。

    伏神醫見蜀王殿下掃過案上的糯米棗,想著蜀王殿下要空腹泡藥浴,定是沒吃,雖然這是小徒弟孝順給他的,但小徒弟能多在殿下面前博些好感,往后他若歸西,殿下還能幫著照看小徒弟幾分。

    于是,伏神醫把案上的食盒推到蜀王殿下面前,“殿下,您空腹泡的藥浴,怕是此時也已腹餓,不如用些點心,這是老夫小徒兒做的,味道清甜,不會太過甜膩。”

    姝姝張了下唇,有些欲言又止的望了蜀王殿下一眼。

    她可是記得這位殿下從不吃甜食。

    也是她做阿飄的時候閑來無事,每日書肆跟國子監關門之后,她無處可去,四處飄蕩。

    也不知她為何可以進出皇宮,她記得偶爾遇見幾只同樣做阿飄的鬼魂,它們四處飄蕩,姝姝還跟它們一起玩過,姝姝邀它們去皇宮轉悠時,那幾只阿飄驚恐道:“你莫是一只新鬼?不知皇宮乃是天命之人真龍天子所居之處,魑魅魍魎都不可靠近,否則會魂飛魄散,往后連投胎的機會都沒。”

    可是姝姝很茫然,因她偶爾也會入宮飄蕩兩圈。

    從不知皇宮是不能靠近的地兒。

    做阿飄時姝姝不清楚原因,這一世,姝姝得機緣,便猜測出個大概。

    應當還是玉瓶的緣由,這樣的神物,定然靈力充沛,她常年佩戴玉瓶,潤養它,它也滋養著自己,哪怕后來被宋凝君誆騙走,她變成阿飄,依舊沾染著玉瓶身上的靈氣兒。

    方保她入宮不被帝王之氣所傷。

    這當然也是姝姝的猜測。

    但她覺得自己猜測的**不離十,畢竟她也就是個普通人,只有玉瓶這一個機緣。

    否則為何死后同別的阿飄不同呢。

    她經常飄蕩到皇宮中。

    那時候蜀王殿下已登基為帝,姝姝就偷看過他用膳。

    還偷看過好幾次,倒不是別的緣由,就是做阿飄太無聊,又不能睡眠,晚上都四處飄著。

    她觀察蜀王從不吃甜食的,御膳里若是甜食,他是碰都不會去碰一下。

    現在師父竟讓蜀王殿下用甜食,他不會發怒吧?

    姝姝正糾結著,哪里想到蜀王竟應了聲,那雙修長的手指捏起一顆糯米棗放入口中。

    作為皇族,蜀王殿下自幼也被教導禮儀規矩,吃相斯文雅儒,食不出聲,等到口中食物咀嚼吞入腹中,他頷首道:“尚可。”

    他好似真的覺得這糯米棗尚可,也或許是腹餓,把一碟子糯米棗吃的干干凈凈,伏神醫滿臉心疼。

    這可是他的徒兒給他做的糯米棗,他以為按照殿下的脾性,淺嘗一個便會停止。

    姝姝心道,蜀王殿下一定是非常餓了,竟連平日不沾的甜食也吃的干干凈凈。

    伏神醫也不好跟殿下糾結一盤子糯米棗。

    他知曉徒兒今日要早些回,因定國公府兩位秋闈的公子差不多已經考完,待會兒就能歸府的。

    國公府晚上怕是會有家宴。

    伏神醫也就不避著蜀王殿下,轉頭對徒兒道:“方才姝姝說已把這兩卷背熟,師父便考考你。”

    “師父請出題。”姝姝正襟危坐,也顧不得蜀王在此。

    伏神醫道出一種藥草名字,姝姝很快把藥草的藥性生長習性,所相生相克的東西都一一道出,她回答的輕快,完全不用去想,可見是把這內容完全理解透徹,若是死記硬背出來的,回答起來絕不如如此流暢。

    伏神醫接連考了不少問題,姝姝都很準備的回答,甚至還有她的一些見解,都得伏神醫認同。

    伏神醫心中越發喜愛這個小徒弟。

    蜀王不打擾師徒二人,他坐在一側喝茶。

    伏神醫考的差不多,伏春榮急急忙忙過來,“師父,德善堂來了急癥病人。”

    伏神醫連忙起身,跟姝姝交代道:“姝姝,你自個去我書房拿書,然后早些回府去。”

    說罷又跟蜀王致歉,“殿下,您身上的余毒再來兩次便能徹底清除,隔日過來,老夫先去德善堂給人看診,殿下還請隨意。”

    蜀王起身,“本王也先行回府,不叨擾神醫了。”

    說罷,大步離開。

    伏神醫也隨伏春榮過去德善堂。

    小六子領著姝姝過去書房,姝姝把已讀完的兩卷書放回原位,取過另外兩卷,她一時半會兒也沒離開,繼續看了看別的書籍,倒是瞧見一本藥方集,都是撰寫的。

    姝姝取下藥方集翻看兩眼,認出是師父的字跡。

    這本藥方集應當是師父自個經驗積累出來撰寫的,她看了下,都是些稀奇古怪的方子,甚至還有減肥藥方,美顏藥方,生發藥方,驅蟲藥方,都是些稀奇古怪的,姝姝看著覺得有意思,也一并帶出去。

    不過到底還是師父想出來的藥方,姝姝過去德善堂跟師父說了聲,德善堂人滿為患,師父正幫人把脈,姝姝站在門外舉了下手中的藥方集,師父瞧見,揮揮手表示讓她拿回府隨意瞧。

    姝姝這才抱著書回府。

    上馬車時,她就發現蜀王那頂黑漆平頂馬車已經離開。

    回到國公府約莫申時,她前腳跟剛到,大哥二哥也都從貢院里回來。

    姝姝聽聞二哥回來,換了身衣裳匆匆過去正院,宋鈺謹正在跟母親說這次秋闈的情況,“好像還是不錯的,都是我比較熟悉的文章和題目,而且這幾日并不會感覺疲勞,精神狀態不錯。”

    說也奇怪,所有考生走出貢院時都是一副生不如死的模樣。

    除了他和大兄,兩人神采奕奕,精神抖擻,完全沒有苦苦熬了幾日的狼狽模樣。

    宋鈺謹面容俊朗,穿著一身石青色錦袍,眼下除了身上有些酸臭的味道,精神面容的確不錯。

    他跟姝姝打過招呼才道:“母親,妹妹,我先回房梳洗,一身的汗臭味。”

    就算精神面貌不錯,待在貢院九日未梳洗,身上也是難受的緊。

    崔氏連忙說,“快些去吧,晚上要過去你祖父祖母那邊吃宴的。”

    今兒日子特殊,家中自然要擺家宴。

    宋鈺謹回房洗漱,換了身干凈的月白色團花暗紋直裰,頭發也洗干凈用玉冠束著,翩翩少年郎,清秀俊雅。

    宋鈺謹過去祖父祖母那邊的時候人差不多到齊。

    宋昌德知曉兩個孫兒當中,宋鈺謹自幼就孜孜不倦,勤奮學習,不用太擔心。

    只有嫡長孫打小就頑劣,坐不住,送去國子監都是混日子,這次應當也是中不了榜。

    不過,場面上還是要問一下的。

    先問的宋鈺謹,宋鈺謹的回答同跟崔氏說的差不多,說是感覺還不錯的。

    宋昌德又問嫡長孫,“鈺柏覺得這次考的如何?”

    宋鈺柏面色沉沉有些僵,他能考的如何,他就是個陪襯,陪不陪襯他是不在乎。

    原是想著去混時間,每日倒頭大睡就是,他平日也愛睡個懶覺的,哪里知曉,到了貢院,他吃飽喝足,把卷子隨意寫了寫,倒頭就睡,竟是睡不著,到了晚上困意來襲,立刻昏睡過去。

    早晨醒的還非常早,還是貢院里為數不多最先醒來的幾位。

    白日里他也不困,只能干坐著熬時辰,熬到晚上才有困意。

    就這樣熬了九日,他都熬的脾氣都沒了。

    這也是宋鈺柏第一次秋闈。

    他覺得自己不是入仕途的料,他其實也有抱負,他更愿意像祖父這般做個武將,上戰場殺敵,守衛邊疆。

    小時候祖父也教他習武,他現在每日都還會練刀練劍,可祖父不愿他去軍營,祖父告訴他,“戰場無兒戲,更是無情。”他不想再把宋家的子孫送入戰場,當初宋家只剩他這一脈,他的父親,兄弟們全都死在戰場上。

    他老了,他怕,他不想宋家人繼續做武將,所以三個兒子,都是走科舉入的仕途。

    所以在宋家已經做到國公府的位置上時,他并沒有同意嫡長孫當初提出去軍營的想法。

    他不想嫡長孫死在戰場上。

    宋鈺柏悶聲道:“還成。”

    至少白日精神夜里睡的香。

    宋昌德暗暗嘆息聲,他也只是讓嫡長孫去秋闈試試,知曉他是不愿意的。

    罷了,日后捐個官,慢慢的熬上去。

    何況爵位傳嫡長,日后鈺柏也是要承爵的,不必非要去入仕途。

    宋昌德不再多問,一家人歡歡喜喜吃過家宴。

    用過宴,大家早早的散了。

    姝姝回房寫程先生布置的功課,而后繼續翻看從師父書房帶回來的醫書。

    …………

    日子轉瞬而去,眨眼就是五六日之后,放榜還需十日。

    姝姝這幾日就把師父另外兩本藥草集給看完了,她發現自己好似又有進步,原先想要完全熟透一本書上的知識需要看四遍。

    眼下竟只要兩遍,翻看第一遍時她心中有了大概印象,能把內容背出,再看一遍便會有一種通透透徹的感覺。

    姝姝知曉可能是甘露的功效,她每次都要喝下小半盞的甘露。

    這事情她亦不會對外說,只是默默的學習。

    師父書房找的藥方集她也全部看完,還試著藥方上做了一瓶烏發丸。

    烏發丸。

    顧名思義,能讓頭發變的烏黑亮麗。

    姝姝本就有一頭柔滑似綢緞的青絲,用不上烏發丸。

    她在小丫鬟里頭尋了個頭發稀少枯黃的過來,是她身邊的三等丫鬟杏兒,杏兒和梅花是當初青蒿青竹被送走后調來沁華院的。

    兩個小丫鬟才被賣到府中,生的瘦瘦小小的,杏兒更是一頭枯黃的發。

    姝姝把這瓶的烏發萬給杏兒服用。

    這是一個月的量,她配置的藥方里都適量添加甘露。

    甘露滋養萬物,可以增強藥效,是藥三分毒,總會有些傷肝腎,甘露可以去掉這里頭的毒性,使藥方更加溫和適用。

    姝姝把小瓷瓶交給杏兒,溫言道:“這是烏發丸,一個月的藥量,你拿下去服用試試,若是擔心,也可不必服用的。”

    杏兒想都未想立刻把瓷瓶接過去,歡喜道:“姑娘,奴婢愿意服用,是一天一顆嗎?”

    她因這頭稀少枯黃的頭發,打小就被同村的孩子們嘲笑,連男孩都笑話她是個黃毛丫頭,當初甚至因這頭稀少枯黃的頭發賣的比同村的梅花少一兩銀子,幸好國公府的主子心善,把兩人一塊買下來的。

    姑娘家,誰不愛俏,她也是少女年紀,當然也希望有一把黑亮的頭發。

    姝姝笑道:“一日一顆就好。”

    她這藥丸,不過半個指甲蓋大小,很容易就著水吞服下去。

    杏兒拿著藥瓶歡喜退下。

    姝姝不怕自己配的烏發丸吃壞小丫鬟,她如今對各種藥材的藥性也算了如指掌。

    很清楚這烏發丸的配方是沒有問題的,都是生發護發以及一些滋補的藥材。

    吃過最多無效,不會有害。

    這也不是一會半會兒就能見效的。

    姝姝先把這事兒放一邊,她晌午過后就去把師父的幾本書還了回去。

    今日倒是沒碰見蜀王,她記得師父那日說過蜀王還需兩次就能把余毒清理干凈,這都已經過去五六日,自然是已經將余毒清理干凈,不會上門了。

    伏神醫還在德善堂幫人看診。

    得知小徒兒過來,伏神醫揮揮手,讓她自個去書房繼續找書看。

    姝姝光是想把師父書房里關于草藥種類了解透徹也需兩個月時間,她取了兩本草藥集便離開了。

    回到國公府竟碰見薛氏來府中跟母親說話。

    薛氏是崔氏的手帕交,這會兒捏著帕子紅著眼眶跟崔氏說話,“我是真真羨慕你,打小我就是見你生的嬌小漂亮才想同你做朋友的,不像我,生的人高馬大,三大五粗,長大后看著也粗壯,我就喜歡你們這樣的好看的,生的閨女也是玉雪一團。我也知曉夫君不喜我這樣的,他前些日子又納了房妾室我也不說甚,可我同他說,讓他對珠珠的親事上心些,他竟不耐煩的回我,說甚讓他如何上心,怎不讓珠珠自個去照照鏡子!”

    珠珠是薛氏的女兒,方珠珠,和姝姝同歲的。

    薛氏越想越傷心,哭的聲音都大了些,她抽抽噎噎道:“珠珠也是他的女兒,我讓他上心些女兒的親事有何不對,他怎能說出這般話來,我只是想著再有幾日便要揭榜,等到揭榜,看看有哪些可以中舉的,不要高門大戶的,挑個家世一般般的后生,又有些上進心的,這有何不對?他這個當爹的怎么就不肯為珠珠想一下,我是吃過苦頭,知道男人都喜漂亮的,這也沒錯,那就給珠珠找個能壓制的住的……”

    “最可恨的是,他竟如此說自己的女兒!”這是薛氏最恨最不能接受的地兒,她也當真為女兒操碎了心。

    姝姝站在門外,猶豫著進不進。

    她知道方珠珠,薛氏的小女兒,與她同歲,上輩子她那個上門退親未婚夫的妹妹。

    姝姝因上輩子方陽泓來國公府退親求娶宋凝君的事情不喜他,但對方家其他人沒偏見。

    也挺喜歡薛姨的,她是個好長輩。

    至于方珠珠,本性不壞,可因體格的原因很是自卑,說話總夾槍帶棒的,若有人提起粗壯,胖,肥,等字眼她就會發瘋。

    能不發瘋嗎,連自己親爹都嫌棄。

    實際,方珠珠并不胖,也不丑,她只是因個子高,個頭高的女子就是吃虧,若能保持婀娜身姿便也不說,可稍微吃的多些,肉多了點就顯得很粗壯,個頭嬌小些的姑娘身上有點子肉看著也是肉乎可愛。

    也因如此,

    薛氏一直很操心女兒的親事。

    現在被誠毅侯這么一說,她真是氣的失去理智,同誠毅侯大吵一架,跑來跟閨友訴苦。

    崔氏聽得直嘆氣,也不知怎么安慰好友。

    姝姝打算悄悄退下,這個話題她插不上口。

    不過她有張減肥藥方,應當適合方珠珠,抽空她試著配一下。

    正打算退下,薛氏抬頭瞧見門口唇紅齒白的少年,怔了下才看清楚,原來是姝姝。

    薛氏擦拭眼淚,朝著姝姝招手,“姝姝,過來,陪姨說說話。”

    姝姝就乖乖巧巧的進了屋子,挨著薛氏坐下,“薛姨,您別哭了。”

    薛氏摸了把姝姝嬌嫩的臉蛋,還是忍不住嘆息一聲,“還是姝姝貼心。”

    這么漂亮的孩子,看著都賞心悅目,她真真是想把姝姝拉回方家,改改她的三大五粗的血脈。

    不過等瞧見姝姝身上的穿著打扮,她疑惑道:“姝姝怎么穿成這般?”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