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第 25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25章 第 25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超能右手青越觀文藝大明星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攻略極品第一侯     第25章

    程如儀從四書五經開始教導姑娘們功課, 三個大點的姑娘正好學到這里,小些的宋凝瑤啟蒙的也差不多, 字都能識, 詩詞歌賦也學了些, 現在讀四書五經,她多照顧些,也是可以的。

    實際上程如儀教導起來, 語言詼諧有趣, 并不是死板, 就連有些頑皮坐不住的宋凝瑤也會很有興趣的聽完。

    到底只是教導姑娘們功課, 女子不像男子, 無需科舉入仕途。

    遂也不會大強度的學習,通常都是上午在青硯閣學習一個半時辰,程如儀把功課布置下來。

    下午的時辰大家可以做功課, 也可以做自己的事情,只要次日來青硯閣時把功課做完便可。

    因幾位姑娘年紀大小不等,程如儀布置的功課內容也不相同。

    程如儀布置的功課并不多, 都是能夠完成的。

    姝姝下午回沁華院先完成程先生布置的功課才會繼續看醫書。

    接連三天,宋凝君都臥病在床。

    三日后出現在眾人面前,又消瘦不少,臉色唇色都是蒼白的, 弱柳扶風, 楚楚可憐。

    盛氏見著宋凝君如此, 自然又是一番心疼。

    宋昌德亦忍不住道:“你病才好, 還過來作甚,練拳也不差這幾日,先把身體養好。”

    病了兩場瘦弱成這副模樣,老國公爺都有些看不下去。

    身子虛弱成這樣,再來鍛煉只會增加身體的負擔。

    “我雖病著,但記掛祖父祖母,也有些想念你們,今兒身子松快許多,便想過來給二老請安。”宋凝君說了兩句話已經有些喘氣,看來病的這兩場,身體到底虧空的厲害。

    “老爺子。”盛氏心疼的慌,“不如下午拿著牌子去宮里頭請太醫來給君兒瞧瞧吧,這連續病了兩場,身子怕都是扛不住。”說著又對著宋凝君數落起崔氏,“你母親也真是的,你都虛弱成這幅模樣,她也不說來尋我,讓我去請太醫瞧瞧。”

    宋凝君趴在盛氏懷中,聲音虛無的仿佛快沒了,“哪里能怪母親,母親很好,我病倒這幾日,母親急的滿嘴火燎,每日都監督小廚房給我燉湯喝。”

    盛氏輕撫宋凝君的發絲,“你這孩子,就是心腸好,孝順,方才是祖母遷怒你母親,是祖母不好,你母親待你還是很好的,所以你要知道感恩,你放心,不管如何,你都是我們盛家的孩子,這幾日就安心養病,莫要過來鍛煉,下午祖母會去宮里頭請太醫過來幫你診治。”

    “謝謝祖母。”

    姝姝并沒有在屋里聽兩人說話,她擱在外面的庭院里扎馬步。

    宋昌德也在外頭,見孫女一口氣都可以半個時辰,跟才來這邊時簡直天壤之別。

    瞧瞧姝姝現在,面容白皙紅潤,個兒都長高了。

    跟宋凝君差不多高,亦開始發育抽條,少女初長成。

    宋昌德想了想,開口說道:“姝姝,祖父想著你過來扎馬步也有一個多月,現在蹲半個時辰都很是輕松,倒是可以提前進到下一階段,每日一個時辰的鍛煉,你可能接受?”

    姝姝也覺現在半個時辰挺輕松的,她點頭道:“祖父,那不如就今日開始,我每日鍛煉一個時辰?”

    宋昌德道:“那就這么定下。”

    這算是第二階段,至少要堅持一年以上。

    半個時辰的鍛煉增加到一個時辰,對姝姝不算難事。

    或許是因為每日喝甘露的原因,她覺得身體素質增強許多,耳聰目明,身體好像也開始發育,胸部有些疼,她沒好意思告訴母親。

    上輩子她可是因宋凝君下毒,一直未曾體會過女孩發育的情形。

    現在終于知曉女孩發育是什么樣子的,胸前白嫩的小包子好像開始長大,偶爾不小心撞到胸,還會很疼。

    最近她都是小心翼翼的。

    姝姝很喜歡這種體驗。

    這輩子她終于可以像別的少女那樣,慢慢長成大姑娘的模樣。

    上輩子,宋凝君對她下毒是在明年夏日的時候,或者更早一些。

    她飄了那么些年,大概知道宋凝君為何對她下毒,毀她容貌。

    女孩的容貌太重要了,也能成為利器,宋凝君是怕她容貌太出眾,哪怕惹的宋家人厭惡,去到夫家憑借容貌依舊可以的得到寵愛,可以翻身。

    她容貌本就嬌美,若不是中毒,哪怕沒有甘露,長大后的容貌必定也是還不錯的。

    所以說宋凝君心腸歹毒,她與她根本無仇無怨啊。

    姝姝因這事情,這輩子萬分防備宋凝君,她希望到時候已經揭開宋凝君的真面目,讓她受到應有的懲罰。

    姝姝蹲著馬步,腦子也在轉著。

    想著許多事情,最近發生的事兒除了狀元郎秦宴棠,還有便是大哥二哥科舉考試的事情。

    大哥宋凝柏不愛讀書,這次秋闈自然沒中,但是二哥是中舉的。

    可惜的是,到了次年春闈時,二哥那場考試半途而廢,他考場上突發急癥,被送回宋家,與進士和殿試無緣。

    二哥那次急癥,姝姝不知是意外還是跟宋凝君有關。

    因她跟著宋凝君二十載,好像并沒有提起這件事情。

    不管到底有無關系,到明年春日時,她都會提前防備注意,這次定不會讓二哥抱恨終身。

    上輩子,二哥急癥錯過春闈。

    再次科舉就要三年后,那時候國公府都已經落敗,圣上對定國公府有了偏見。

    二哥也沒能再參加科舉。

    想到這里,姝姝嘆了口氣。

    不過幾日后還是有個好事兒的,就是伏神醫回了京城。

    她會去跟伏神醫拜師。

    又半個時辰后,姝姝蹲滿一個時辰,同祖父說了聲離開。

    吃過早膳自然還是去青硯閣學習。

    如此過了幾日,沁華院隔壁的偏園已經修葺差不多。

    猞猁睡的窩棚蓋好了,周遭也都修葺過,木柵欄加高,姝姝就讓猞猁過去了偏園。

    不過沁華院跟偏園是想通的,猞猁可以隨意進去。

    它晚上還是不肯睡在窩棚里,一定要趴窩在姝姝的房門口。

    姝姝也是無可奈何。

    前兩日,盛氏還真的去宮里頭請了位太醫過來給宋凝君瞧過。

    太醫也道是宋凝君心思郁結,讓她一定要放寬心情,莫要多想,否則病情只會越來越嚴重。

    這幾日宋凝君倒真的也慢慢想通了,喝了兩天藥便好了。

    這兩日姝姝就每日都會碰見她了。

    不過姝姝也算想得開,事情慢慢來,她知道急不得。

    越急越容易出錯。

    明日就是秋闈的日子,也是伏神醫回來的日子。

    國公府一片忙碌,自然是為兩位公子準備明日秋闈的事宜。

    古時學子是極辛苦的,雞鳴便要爬起學習,科舉時更是一場考驗,很多時候不是學子們學問不成,而是身體承受不住,比如這場秋闈,要考三場,一場三天,連續九日都在貢院里一個小號子里頭待著,吃喝拉撒都在里面,可想而知有多艱辛。

    國公府自然也注重兩位公子明日的秋闈。

    下午大房二房就已開始給兩位公子準備吃食和各種換洗衣服,生活用品甚的。

    準備的都是一些容易存儲的食物,還有水源。

    喝的水也要自帶。

    這些事情都是崔氏監督的,還親自跑廚房。

    姝姝也自告奮勇說要幫忙,她再給二哥做的醬肉餅的熱水里偷偷兌了甘露,還自告奮勇的把幾個大水壺都裝上熟水,自然也偷偷加了甘露。

    甘露對身體有好處的。

    讓兩位兄長飲用這個水她也放心些。

    就是不知怎么送到大房那邊去。

    姝姝對大兄還是沒意見的,他雖玩世不恭,但也是向著她。

    也別扭的為她說過話,諷刺過宋凝君。

    所以姝姝也希望大兄也能好好的,至于大兄莽撞紈绔的性子,她希望大兄能夠改正過來,能擔得起國公府世子的名頭。

    姝姝抱著兩大壺水跟崔氏道:“母親,我想把這兩壺水給大兄送過去,再把我們做的醬肉餅也給大兄送一些。”

    崔氏笑道:“你大伯母都給你大兄準備的有,這又累又重的,你回房好好歇著去。”

    姝姝甜甜一笑,嬌聲道:“母親,到底是我的一份心意,也望大兄和二哥都能金榜題名。”

    崔氏聽著女兒的嬌聲細語,心里都是軟的。

    什么都想順著她,不由道:“好好好,到底是咱寶兒的心意,讓珍珠跟玲瓏幫你把東西抱過去。”

    姝姝跟兩個丫鬟就這樣抱著兩個大水壺還有十來張醬肉餅過去大房。

    大伯母高氏聽聞侄女過來,忙從廚房出來,笑瞇瞇領著姝姝過去正廳,“姝姝怎得過來了。”

    大伯父宋金豐也在正廳交代長子明日秋闈的事情。

    宋鈺柏大概聽的有些不耐煩,心不在焉的,看見姝姝過來問她,“你過來作甚?”

    姝姝把手中裝好的醬肉餅放在大兄身邊的案幾上,笑瞇瞇道:“大伯,大伯母,我過來給大兄送些醬肉餅還有水。”

    珍珠玲瓏也把抱著的水壺擱上去。

    宋鈺柏板著臉道:“我們自個院不是做的有,你端著跑過來也不嫌累。”

    宋金豐呵斥道:“你怎么跟你三妹妹說話的!”

    宋鈺柏就不吭聲了。

    高氏拉著姝姝道:“別跟你大兄一般見識,姝姝真是乖巧,還惦記著你大兄明兒科舉的事情。”

    看著乖巧精致的女娃,高氏也心軟。

    姝姝也不生氣,笑瞇瞇說,“祝大兄跟二哥能夠金榜題名。”

    宋鈺柏嗤笑一聲,他很清楚自己沒戲,他也不說,不然他爹又要罵他。

    宋鈺柏撥弄那袋子肉醬餅,打開后一股子濃郁肉香夾雜著面香的味道飄散開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