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第 24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24章 第 24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明星爸爸寶貝妞末世之人生贏家第一侯攻略極品重生學霸天后瓜田李夏青越觀超能右手     第24章

    姝姝不愿承他的情, 她過來幫助他只是她的私心,想斷掉宋凝君的助力。

    實際上, 對于秦宴棠的身世, 她是了解的。

    秦宴棠是京郊附近鎮上縣老爺的嫡長子。

    按理說, 縣老爺也是七品官員,不至于家中嫡長子來京趕考住在這樣的地兒。

    身邊還連個伺候的小廝都無,看著實在寒酸。

    那是因秦家現如今是秦老爺的妾室掌家, 秦宴棠生母已過世, 秦老爺太寵愛妾室, 主母郁郁寡歡而亡。在妾室手底下討生活, 自然是不容易的。

    何況這妾室也給秦老爺育有一對子女, 俗話說有后娘就有后爹,這話真不假。

    縣老爺待原配生的一雙兒女自然很是怠慢,不甚關心。

    秦宴棠生母過世時他才四五歲, 好幾次差點出意外身亡,是他長姐一直護著他。

    誰知等長姐十四歲,竟被那妾室隨便找了戶農家許配出去。

    秦宴棠這些年偷偷認字讀書, 他聰慧早熟,韜光養晦,只為考取功名,為母報仇, 為長姐討回公道。

    他也是個能忍的, 這些年秦家都不知他才華出眾。

    那妾室更是經常打壓他, 這次秦宴棠來參加秋闈, 也是長姐幫他湊的盤纏,秦老爺都不知兒子已經來到京城,還要參加秋闈,不過秦宴棠離開這些日子,那邊怕是瞞不住。

    至于待在同福客棧,盤纏丟棄也是意外。

    如果這次秦宴棠沒能參加秋闈,他科考的事情瞞不住,回到家中還不定會被那妾室怎么羞辱。

    實際上,那妾室前些日子還想給秦宴棠定親。

    姑娘還是個與人暗度陳倉懷了野種的。

    秦宴棠直接收拾行李,拿著長姐給的盤纏來到京城。

    倘若盤纏丟失,這次無人幫他,他回去定會被迫娶那腌臜貨。

    以后就算還可科舉,但有這樣的女子纏身,他就算功名加身,也會被人恥笑。

    所以宋凝君上輩子幫他這次忙,讓他可以順利科舉,避免以后太多太多的麻煩。

    秦宴棠這才會在以后幫助宋凝君許多,甚至在十幾年后成為大虞朝的重臣后,還幫著她說過許多話。

    姝姝想起這些,悄悄握緊拳頭,這輩子宋凝君沒有幫助秦宴棠,而是被她搶占這個先機。

    以后他就不會幫助宋凝君的,秦宴棠這個人心機深,若無當年那場恩情,他是不會搭理宋凝君的。

    秦宴棠不僅有城府,為人也陰狠,他那個爹跟妾室,會在幾年后死無葬身之地。

    明面上是出意外,但實際上,就是他找人動的手。

    而且他還是蜀王殿下的人,以后蜀王殿下登基,他為蜀王辦下不少事情的。

    姝姝想起這些,覺得還是不要同他打交道的好。

    她回神,擺擺手,嬌聲道:“公子不必這般客氣,我瞧你不像京城人,最近京城要科舉考試,你是來參加秋闈的吧,盤纏若丟失,可在京城里頭待不下去的。”姝姝說著,把身上的海棠色繡花荷包取下塞到秦宴棠手中,“這個你拿著,好好秋闈,莫要多想,我哥哥今年亦要參加秋闈,希望你們都能夠金榜題名。”

    秦宴棠捏著荷包,目光沉沉的望著眼前面容嬌妍的少女。

    他道:“姑娘既愿意幫我一把,還請姑娘告知名諱,日后宴棠會登門拜謝的。”

    姝姝可不想讓他登門。

    姝姝笑道:“都說不用你道謝的。”說罷也不理眼前少年郎,轉身離開。

    身后兩名侍衛也跟著離開。

    姝姝一開始在人群里時就瞧見宋凝君整理衣襟想過來幫秦宴棠解圍。

    她先她一步走了出去,自然也瞧見宋凝君臉上不可置信的模樣。

    最后看宋凝君鐵青著臉色離開,姝姝覺得快意極了。

    所以她無需秦宴棠的感激,她只要看見宋凝君氣急敗壞,只要拔掉宋凝君這個助力。

    她便很開心。

    姝姝去尋珍珠,珍珠已經買到點心,姝姝笑道:“既已買到點心,我們便回去吧,晚上把點心送給各房的都嘗一下。”

    姝姝卻不知秦宴棠站在原地,盯著她的背影看了許久。

    珍珠抱著點心,跟著自家主子回到馬車上。

    一路朝著國公府駛去。

    姝姝也不知同福胡同側邊一條巷子里停著一輛普通的黑漆平頭車。

    馬車上坐著蜀王殿下。

    面如冠玉的青年表情冷清,已從簾縫中把方才的一切收進眼底。

    他今日是過來同福胡同尋人的,倒沒想到看到這樣一場戲。

    傅厲謨倒也沒甚表情,只是漠然的想,平日見了他戰戰兢兢的定國公府三姑娘,對著上京趕考的少年郎倒是笑魘如花。

    猶如芙蓉花開,周遭都黯淡下去。

    這會兒一身形矮小穿著麻衣的男人從同福客棧走了出去。

    鬼鬼祟祟的樣子。

    黑漆平頭馬車前面坐著的魁梧車夫立刻道:“爺,那人從同福客棧出來了,可要讓暗衛動手抓人?”

    傅厲謨冷聲道:“抓過來,我要問話。”

    這人同當初他回京就被刺殺的事情有關,也是那次,他被人暗算中毒,在白居寺碰見宋家三姑娘。

    …………

    姝姝自然不清楚同福客棧后面發生的事情。

    她給秦宴棠那荷包里面,裝著一些碎銀子,還有十片金葉子,足夠他用的。

    也不必擔心秦宴棠,他是個有心計的,盤纏丟一次,肯定不會丟第二次。

    姝姝抱著點心回到國公府。

    聽聞丫鬟說送凝君也已回府,就是臉色臭的可以。

    姝姝笑瞇瞇的把點心分裝好,讓珍珠玲瓏給各房都送了些過去。

    自然也有宋凝君一份。

    宋凝君回府拆掉珠釵首飾,發髻也放下,凈面后躺在鋪著白狐裘的貴妃榻上。

    她頭疼的厲害,春桃這會兒正替她輕輕揉捏額頭。

    外面小丫鬟捧著盒點心過來稟報,“二姑娘,三姑娘送了點心過來,說是同福胡同那家買的,送過來讓姑娘也嘗嘗。”

    宋凝君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她今兒跑去同福胡同就是為買這勞什子的點心?”

    小丫鬟遲疑道:“應該是的,來送點心的珍珠姐姐說三姑娘今兒特意去同福巷子買的。”

    宋凝君覺得腦袋越發的疼了。

    甚至有些想吐血,喉間梗得慌。

    她心窩子堵的不行,想把這勞什子點心給砸了,但又怕破壞她溫柔賢淑的樣子。

    “你們拿下去分分吧。”宋凝君頭疼道。

    到了晚膳時,宋凝君沒去正院,喊了春桃過來跟崔氏和宋金良說了聲。

    崔氏嘆氣道:“都說她額頭的傷還沒好全呢,讓她莫要出門,偏偏是不聽,眼下不舒服了吧,可有給她請郎中?再去把夏郎中請過來瞧瞧吧。”

    春桃應承一聲,退下去。

    實際宋凝君也不是裝不舒服,她是真的不舒服,頭疼犯惡心,昏昏沉沉的。

    用罷晚膳,夏郎中才過來,崔氏也過去看望一趟,夏郎中給宋凝君把脈后道:“二姑娘這是憂心所致的心思郁結,額頭的傷倒無大礙了,我開兩幅藥吧,還請二姑娘放寬心思,莫要太憂郁。”

    宋凝君低低的嗯了聲。

    崔氏安慰宋凝君嘆息道:“你這孩子,那么多心思作甚,莫要多想,我同你父親都是愛你的。”

    只是這份愛,到底還是看著親生孩子受苦那么多年的份上,有了絲遲疑。

    宋凝君強顏歡笑,“母親,并不是因為別的事情,女兒知曉您和爹爹對女兒是真心實意,我只是憂心別的事兒,大哥二哥都要參加秋闈,我有些擔憂他們。”

    崔氏道:“你記掛他們作甚,莫要多想,他們有他們的機緣,你且好好歇息吧,小廚房還吊著雞湯,若是餓了就讓他們給你煮碗雞湯面用過再睡。”

    宋凝君柔聲道:“多謝母親關心,女兒省得。”

    崔氏離開后,宋凝君哪里還吃得下,她也洗漱后早早的睡下。

    只是晚上沒有做夢,關于少年郎的夢境沒有了。

    姝姝晚上用過膳食后,領著猞猁過去書房。

    她白日還去藥堂里頭買下不少藥材,這會兒過去書房配藥。

    是簡單的驅蟲藥,給猞猁用的,既打算養著它,就要好好對它的。

    猞猁已經能在沁華院自由活動。

    這兩日它對環境熟悉很多,有丫鬟奴仆從它身邊走過,倒也不會齜牙咧嘴做攻擊狀,不過會很謹慎的豎著瞳盯著從它身邊走過的人。

    而且它不肯睡在耳房。

    晚上一定要蹲在姝姝房屋外的廊檐下。

    就這樣守著姝姝一整夜。

    姝姝配置好驅蟲藥,都是粉末狀的,她蹲身把這些粉末涂抹在猞猁毛茸茸的身上。

    還低聲對它說話,“小猁乖一些,這是可以殺掉你身上蟲子的藥粉,涂抹上可能有些不適,你忍著些。”

    它一直在山林中生活,身上肯定有些蟲子的。

    姝姝聲音嬌軟軟糯糯的,猞猁很乖的任由她往它身上涂抹藥粉。

    給猞猁涂抹完藥粉,姝姝拍拍它,給它一盞添了甘露的清水。

    每日她都會給適量的甘露給猞猁喝,這東西對它應該也是有好處的。

    忙活完,姝姝才回房歇息。

    明兒便不能偷懶的,程先生要開始教導府中女孩們的功課了。

    …………

    翌日,姝姝早起,過去祖父的院子鍛煉。

    今兒宋凝君沒來,她是真的又病倒了,早上連床榻都起不來。

    宋昌德倒沒多問,盛氏問了姝姝兩句,得知宋凝君又病倒有些心疼,打算一會兒過去瞧瞧。

    姝姝不管宋凝君如何,她還是老樣子。

    鍛煉完用過早膳就去青硯閣。

    宋凝君生病,自然沒法去,只余姝姝跟另外三位姑娘過去。

    程如儀是當真學富五車,已經按照姑娘們當前學習的程度給各位姑娘們定下功課。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