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第 23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23章 第 23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瓜田李夏青越觀重生學霸天后超能右手攻略極品文藝大明星第一侯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     第23章

    國公府的主子們吃過猞猁帶回來的狍子肉, 吃人嘴軟拿人手短,自然對猞猁一番贊嘆。

    夸獎猞猁通人性, 都送回山林還能跑回來, 還把自己捕的獵物送給姝姝。

    自然都沒太在意猞猁傷了宋凝君的事兒, 畢竟是她自個莽撞。

    唯有大房的長子宋鈺柏聽聞宋凝君被猞猁把腦袋上弄出個大包,冷笑一聲,道了句活該。

    見他這般, 宋金豐氣的不成, “你可給我閉嘴吧, 別整日游手好閑, 再有幾日便是秋闈, 你二弟鈺謹也要去參加今年秋闈,你,你好好給我考, 別太丟人了。”

    對這個嫡長子,宋金豐真真是怒其不爭。

    他不喜讀書,今年秋闈怕根本沒戲。

    高氏急忙勸著, 讓老爺莫要生氣。

    三房,宋金章同萬氏嘗過狍子肉,鮮嫩無比,對姝姝夸獎連連。

    宋凝瑤糯聲道:“我也喜歡三姐姐, 三姐姐漂亮人還溫柔。”

    五姐兒宋凝月睨了眼妹妹, “你這么小, 懂什么漂亮溫柔。”

    “我哪里小!我已經七歲了, 能明辨是非的。”宋凝瑤不服氣的跟姐姐爭執起來。

    兩個女孩兒感情其實很好,并不會真的起爭執。

    三房的老爺宋金章雖是國公爺的庶出子,但主母盛氏待他還算不錯的。

    宋金章給妻子萬氏添了碗酸筍雞絲粥,溫聲道:“你多吃些,肚子里的也要多補充營養。”

    兩個女孩齊刷刷望向母親,驚喜道:“母親,您懷上啦?”

    萬氏臉頰羞紅,“今日請過郎中才知曉,月份還淺,你們莫要嚷嚷出去,等滿了三月再去同你們祖母說過。”

    “母親放心,我們省得。”兩個女孩兒也為母親高興,她們亦希望母親可以生個弟弟出來。

    …………

    翌日,姝姝早起,梳洗換上輕簡的衣裳過去祖父院子鍛煉。

    宋凝君也在,她額間纏著紗布,看見姝姝時眼神略有躲閃,昨日那場鬧騰實在太丟臉面。

    也是她這些日子被姝姝逼的有些失去理智,才會有那般幼稚的想法。

    兩人見面沒打招呼,過去拜見盛氏。

    盛氏已得知昨兒側門發生的事情,見著宋凝君額頭的傷有些心疼,拉著她多問了兩句。

    但盛氏清楚事情來龍去脈,并未老糊涂的責怪姝姝,她也算明辨是非,知曉是宋凝君自個兒莽撞。

    宋凝君也是人精,能夠摸清宋家人的脾性。

    她不會攀扯姝姝的不對,一直說是自己大意疏忽莽撞。

    最后盛氏心疼的很,讓身邊的嬤嬤從庫房摸了支百年人參送到君翠院讓宋凝君補身子。

    當然,也給姝姝送了支過去,兩支人參的藥性都是百年以上。

    盛世這方面做的還算公正。

    兩人鍛煉完回到二房去吃早膳。

    用膳時宋凝君一直心不在焉,姝姝知曉她為何憂慮,定還是惦記著同福客棧少年狀元郎的事兒。

    果然,用罷早膳,丫鬟們把食案撤下,宋凝君用帕子擦拭手指時跟崔氏說道:“母親,我今日想去書香閣瞧瞧,前些日子尋了本書,晦澀難懂,我想再去書香閣找找譯文。”

    “你的傷勢……”崔氏猶豫,“昨兒才碰傷,今日出門怕有些不妥。”

    宋凝君想到那夢境,她昨兒夜里又夢見同福客棧被趕出來的少年郎。

    不成,她一定要去找到那位少年郎替他解圍。

    這肯定對她是非常重要的事情。

    “母親,我無大礙,額頭上的傷并不是很嚴重,昨兒郎中都說過。若找不到那書的譯文,女兒實在寢食難安,母親便成全女兒吧。”宋凝君柔聲撒嬌。

    見她面色還好,崔氏只得道:“那好吧,出門時多帶兩個丫鬟侍衛,路上小心些。”

    “女兒省得。”

    姝姝看著宋凝君歡喜離開。

    她今日沒打算跟著宋凝君一塊去同福客棧的,事情發生在明日,她連具體時辰都記得一清二楚。

    關于宋凝君的事情,她不會記錯一分一毫,明日她會去同福客棧一趟的。

    用過早膳,宋鈺延跟著姝姝過去隔壁偏園。

    昨兒經過奴仆們一番收拾,園子里干干凈凈。

    這園子荒僻多年,又是花園,跟主子們住的院子是不同的,進垂花門看到空蕩蕩一片,只有垂花門旁一顆枯死的古樹。

    也不知是什么樹,當年搬進這宅子就有的,因這園子用不著,就未動它。

    進到空蕩的園子,右側有兩間放置雜物的屋子。

    木匠已經開始在另外一側搭建木棚。

    自然是給猞猁搭建的窩棚。

    今日過來,姝姝還帶著猞猁,它非要跟著一塊過來。

    自打知曉猞猁不會輕易下口咬人,姝姝就沒太拘著它,沁華院的丫鬟奴仆也都不會去招惹它。

    這會兒姝姝跟宋鈺延就領著猞猁過來看看木匠搭建窩棚如何了。

    木匠見到兩位小主子,急忙想要下來作揖行禮,宋鈺延擺擺手,“你們忙著吧,對了,這還要幾日才能完工。”

    木匠立即答道:“四公子,窩棚明日就能完工,不過周圍還有不少需要修繕的地兒,約莫也得好幾日。”

    宋鈺延道:“慢慢弄,不急,只要做好些便是。”

    “還請四公子放心,咱們兄弟兩的手藝那是獨一份兒的。”

    問過木匠,姐弟兩人領著猞猁走到旁邊只剩枯藤的古樹下。

    古樹下有幾個石凳,姐弟兩人坐下,姝姝軟聲道:“四弟,你說叫它小猁如何?我實在想不出名字來,總不能一直貓兒貓兒叫著它。”

    實際上,它在姝姝眼中就是一只山貓。

    體型略大的山貓。

    “其實我也覺得小猁還不錯。”

    給寵物起名這個事情還真是把宋玉延難住,他挺糾結,他亦不擅長做這種事兒,最后只能認同三姐取的名字。

    雖然他覺得這名字跟喊貓兒也沒啥區別。

    姐妹兩人坐在這邊聊了會兒,姝姝就回房看書。

    明日她還要出門的。

    晚上宋凝君歸來,臉色沉沉,顯然是沒蹲到狀元郎。

    次日早起,兩人鍛煉,回房用過早膳,宋凝君依舊同樣的借口,早早的離開家門去同福客棧。

    姝姝等宋凝君離開,挽著崔氏手臂撒嬌:“母親,待會兒我也想出門一趟,想去書香閣逛逛,再去集市逛逛。”

    “去吧,帶著珍珠玲瓏,多帶兩名侍衛。”崔氏一般是不拘著孩子們出門的。

    姝姝回房換了身衣裳,淺粉底子刻絲刺繡交領長裳配著碎花翠紗百褶長裙,系著件胭脂紅繡梅花織錦鑲兔毛斗篷,這胭脂色襯的姝姝嬌艷欲滴,她又換上對白玉鐲跟同色的耳鐺,發髻間插著一支鑲金點翠纏枝花鑲紅寶石步搖。

    發間只有這只步搖,反而成為點綴,讓人的目光忍不住在姝姝的嬌嫩的面容上流連。

    姝姝打扮好,馬車也已備好。

    出了定國公府側門,姝姝先去書香閣看了圈。

    她把時辰記得很清楚,也不需要像宋凝君那樣去蹲點,她很清楚宋凝君不會莽撞到上客棧直接尋那狀元郎的。

    人落難被羞辱時,若有恩人出手相助,這才能銘記于心。

    若提前尋去,指不定被人當做險惡用心。

    姝姝逛完書香閣,自然不會碰見宋凝君,她一大早就去同福客棧蹲點了。

    姝姝又去集市逛了圈,買了不少小玩意,還領著珍珠玲瓏去醉仙居用過午膳。

    醉仙居的吃食名不虛傳,不比國公府的差。

    吃過醉仙居的午膳,姝姝道:“我還想去北邊的集市逛逛。”

    同福客棧就在那邊。

    珍珠小聲嘀咕,“姑娘,那邊都是貧民居住的地方,龍蛇混雜的,不太.安全。”

    “那邊不是有個點心鋪子嗎?”姝姝找理由,“我聽聞是非常出名的,還從未吃過,買些回去嘗嘗吧。”

    同福客棧旁邊的確有個很出名的點心鋪子,不少大戶人家也會遣奴仆過去買點心。

    珍珠也知曉,便不多說,她以為姑娘是真的想吃點心。

    何況帶著侍衛,京城治安也不錯,沒甚太擔心的。

    于是上了馬車朝著同福那邊過去。

    半個時辰就趕了過去,姝姝讓馬車停在外頭,她跟珍珠帶著兩名侍衛過去。

    同福客棧跟那點心鋪子都在同福胡同,客棧也是以這胡同命名的。

    這地兒三教九流的人物比較多,加之附近居住的人也很多。

    這會兒胡同里人聲沸鼎,都是叫賣聲。

    姝姝時間點掐的比較準,她讓珍珠過去排隊買點心,自個兒附近逛了逛,還特意避開宋凝君蹲的那條巷子,但她距離同福客棧非常近。

    沒一會兒就瞧見同福客棧有人聚攏過去。

    姝姝裝作感興趣的道:“那邊出了何事?我們也過去瞧瞧。”

    兩名侍衛只是負責保護姝姝安全,當然不會攔著主子過去湊熱鬧。

    姝姝跟著人群過去同福客棧門口,見到清雋的少年郎站在臺階下。

    店小二把一堆破爛的行李從客棧里頭扔出來,丟在少年腳邊,辱罵道:““沒銀兩你還想繼續賴在這兒不走,什么樣的人老子沒瞧見過,管你是要干什么的,趕緊拿著你的破爛滾蛋,繼續賴在這兒老子就喊人揍你的。”

    少年郎狼狽萬分,抿著唇倔強的站在原地不肯離開。

    “我還有書在你們客棧里。”少年郎的聲音清清冷冷的。

    店小二罵道:“你有好幾日的住宿錢都沒交,還想把東西全部拿走,想得美,趕緊給我滾……”

    店小二說著朝少年郎過去,似想打人。

    “你想作甚!”嬌俏玉嫩的少女朝前一步,攔在少年郎身前。

    宋凝君領著春桃已經在同福客棧右側的巷子盯了兩日,每日吃過早膳就來。

    丫鬟們問起,她只說是過來尋人的,但不清楚住在何處。

    春桃便不再多問,陪著自家姑娘繼續等人。

    這日宋凝君午膳也僅是讓春桃隨意買了兩個肉餅回來對付下。

    她又等了一個時辰,終于見到同福客棧門前喧鬧起來。

    見到那少年郎走出來……

    和夢境中的情景一模一樣,等到店小二把東西扔在少年郎腳邊。

    宋凝君從馬車上下去,整理下衣襟,施施然朝著同福客棧走過去,她走的慢,甚至聽到少年郎清冷的說話聲,說書還在客棧里頭。

    接著是店小二的辱罵聲,此刻宋凝君差不多已行至同福客棧門口。

    她只需要再上前兩三步就能攔住那想要打人的店小二。

    可是不等她走過去,便聽見一個嬌軟的呵斥聲,“你想作甚!”

    有那么一刻,宋凝君以為自己是幻聽。

    她呼吸急促了些,朝著少年郎看過去,系著胭脂色鑲兔毛斗篷的玉雪少女攔在少年郎面前。

    宋凝君再熟悉不過,那是宋凝姝,她名義上的三妹。

    宋凝君腦子空蕩蕩,臉色慘白的站在原地。

    她沒有繼續上前,現在還上去作甚!

    難道要擠開宋凝姝,告訴那少年郎,她已經蹲了兩天,就為今日給他解圍?

    宋凝君怒急攻心,身子都在不停的顫抖。

    自打宋凝姝回來,她就不太好過,先是那枚玉雕被宋凝姝弄丟,安插的丫鬟也被拔出,還被崔氏罰跪生病,前兩日又丟那么大的臉面,眼下竟又被她搶走這么一個機緣。

    她回來作甚!孫氏當初就該打死她!

    宋凝君閉眼,死死的掐著掌心,她覺得額頭的傷口又在隱隱作疼。

    “姑娘,您沒事吧。”春桃見主子身子發顫,擔憂問道。

    宋凝君唇色慘白,臉色也慘白,她苦笑一聲,“無事,許是額頭的傷還未好,現在不太舒服,我們回府去吧。”

    她現在過去已經無任何意義的,難道要被宋凝姝看到她如此狼狽的模樣。

    還有,為何宋凝姝今日會出現在這里?

    春桃憂心道:“姑娘就該好好在府中養病的,什么人竟勞煩姑娘出來尋她。”

    宋凝君強顏歡笑,心都在滴血。

    春桃扶著自家姑娘回到馬車上,對車夫道:“回府。”

    馬車漸漸駛離巷子,路過同福客棧時,宋凝君挑開簾子看了眼,宋凝姝還護在少年郎面前,少年郎低頭望著她。

    …………

    姝姝其實已經注意到宋凝君走過去,自然是先她一步攔在狀元郎面前,大聲呵斥店小二。

    店小二瞧見姝姝,眼都直了,不敢造次,結結巴巴道:“見過貴人。”

    能帶著侍衛出門,如此嬌美的姑娘,自然不是這邊出生的,怕是哪位府上的千金。

    姝姝嬌聲道:“你還想打人不成。”

    店小二委屈道:“貴人有所不知,是這小子住了五六日不給銀錢,咱們做的都是小本生意,哪能如此拖欠,自然要趕他走人,他還想把書帶走,總要留點東西抵這幾日欠下的費用。”

    姝姝皺眉,取下荷包,從荷包里掏出一塊碎銀遞給店小二。

    “還不趕緊把人家的東西都送過來。”

    店小二接過銀子,喜滋滋的應了聲,麻溜的跑回客棧里,把扣押下的東西還給少年郎。

    “散了,都散了吧。”店小二把人群都揮散開。

    姝姝回頭,這才發現站的離這少年郎有些近,她不好意思的后退兩步,軟聲道:“你沒事吧?”

    少年搖搖頭,“無事,多謝姑娘相助。”

    少年低頭望著姝姝粉嫩無暇的嬌顏。

    方才她離著他有些近,能夠聞見少女身上好聞的氣息,不是胭脂水粉的味道,像是草木的清淡香氣。

    少年俊朗的面容還是很平靜,他緩緩道:“不知姑娘是哪家府上的,日后宴棠必定會登門拜謝。”

    姝姝記得這個狀元郎叫秦宴棠。

    姝姝過來幫他本就是不愿讓他日后成為宋凝君的助力,根本不需要他感激。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