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第 16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16章 第 16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一路凡塵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文藝大明星超能右手青越觀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攻略極品     第16章

    姝姝給猞猁喂了些加了甘露的清水就離開耳罩房。

    珍珠在廊檐下等她,見她出來忙道:“姑娘,你沒事兒吧,該去用早膳了。”

    “好。”姝姝輕笑,跟著珍珠過去母親院子吃早膳。

    用早膳時,崔氏跟姝姝道:“寶兒,那小獸你莫太擔心,你父親說明日會去跟曹國公說聲,看看能否把它送回曹國公府去。”寶貝女兒的院子放著那么個兇悍的玩意,她心里始終不踏實。

    “母親,不必,放在我院中就好。”姝姝現在沒那般怕這小獸,知曉它回到國公府也是死路一條,不如試著救活它。

    宋凝君突然問,“妹妹,可是想收服那猞猁?但這是兇獸,連曹國公府都無法馴服,你可莫要逞強,萬一受點傷,家人都要心疼的。”她萬萬不能讓姝姝把猞猁留下,曹國公府時她就發現關在籠中的猞猁對姝姝很溫順。

    姝姝若能馴服猞猁,家人乃至祖父都會更加寵愛她。

    姝姝輕笑了聲,宋凝君覺得姝姝笑容似有別的意思。

    但姝姝并未讓說甚,只是轉頭跟崔氏軟聲撒嬌,“母親,我只是想等它傷勢好一些送它回歸山林,這里不是它的歸宿,若是送回曹國公府,駱小公子無法馴服它肯定會殺掉它的,我想治好它后腿的傷,母親讓我試試吧。”

    崔氏遲疑,到底還是猶豫。

    “母親,母親,您就讓女兒試試吧。”姝姝撒嬌。

    崔氏扛不住女兒的嬌聲細語,“好好,那你答應母親,不管如何,還是小心為上。”

    姝姝笑道:“女兒答應母親,萬事都會小心。”

    母女三人用過早膳,兄長宋鈺謹已經去了國子監,明年他便要科考,現在都很用功的學習。

    宋鈺延身體不適,也不愿出來用膳,都是自個兒院子吃。

    吃過早膳,姝姝先去探望四弟,陪著他喝了兩盞茶。

    茶水里被她偷偷加了滴甘露的。

    吃茶時,宋鈺延板著臉跟姝姝說,“昨天的事情我都聽說了,猞猁是兇獸,不好馴服,你小心些,莫要被它撓到。”

    “四弟這是關心我嗎?”姝姝笑的眉眼彎彎。

    宋鈺延紅了耳尖,嚷道:“我要看書了,你快些回你的院子去。”

    姝姝不再逗他,正色道:“那四弟好好歇息,我出門買些東西,四弟可有什么想讓我帶回來的?”

    “沒有沒有,你趕緊走吧。”

    姝姝笑瞇瞇的離開,然后帶著珍珠跟玲瓏出門一趟,還帶了兩名侍衛,她要買些中草藥回來。

    玲瓏跟珍珠都是二等丫鬟,姝姝現在平日出門都是帶著她們,也總讓她們貼身伺候。

    姝姝去藥堂里買了些中草藥,未在外面久留,買了后就回了府,沒想到府中有客,是昨兒在曹國公府碰見的誠毅侯夫人薛氏。

    薛氏也是擔心姝姝,這才上門拜訪的。

    這會兒崔氏跟薛氏正在屋子里說話。

    聽聞姝姝回來,崔氏讓丫鬟把姝姝請了過來,姝姝見到薛氏,乖巧喊了薛姨。

    薛氏心都軟了,應承一聲,拉著姝姝坐下,“薛姨瞧你沒事兒也就放心了。”

    薛氏說罷,又跟崔氏道:“見著姝姝回來我也放心些,侯府還有些別的事兒,我這就回去了。”

    崔氏跟她是關系極好的閨友,情誼深厚,沒有那些虛套客氣,也不留她府中午膳,親自把人送了出去。

    姝姝也先回了院子里。

    半刻鐘后,崔氏過來姝姝的院子,瞧見姝姝正在書房里忙著,一屋子的藥味。

    姝姝正在用搗藥罐搗著什么。

    崔氏過去看了眼,笑問道:“寶兒這是在作甚?”

    姝姝停下手中的動作,拿起布巾擦了擦手,笑道:“母親,我上午買了些草藥回來,用來做金瘡藥的。”

    簡單的藥方她看過不少,打算試試,何況她有甘露,用來做金瘡藥,給猞猁敷后腿用的。

    姝姝有研讀醫書,崔氏都是知道的,她也沒打算阻止女兒學這個。

    因此也不是很在意。

    崔氏拉著姝姝到榻上坐下,溫聲道:“寶兒,母親過來是有個別的事兒想同你說。”

    姝姝笑道:“不知是何事?”她心里隱約知曉母親要說甚的。

    崔氏溫柔的看著女兒嬌美的容貌,喟嘆道:“是和你的親事有關。”如果可以,她真的想多留女兒幾年。

    姝姝紅著臉不言語,崔氏拍拍她的手道:“方才你那薛姨,她育有兩子,小兒子方陽泓,比你年長兩歲,現在十五的年歲,生的高高大大,品行不錯,也算是母親看著他長大的,你薛姨說,想讓你給她家小兒子做媳婦兒,想把這門親事定下,母親特意過來問問你的意見,母親跟你薛姨從小一塊長大,知曉她為人,你嫁過去,母親是極放心的。”

    兩家若真是定下親事,她至多只能留姝姝兩三年,還是有些舍不得,但是薛氏的性子她也放心的,女兒能給她做兒媳,不會被蹉跎的。

    姝姝苦笑,她知道方陽泓品行的確不壞,就是沖動,喜歡美人兒。

    上輩子她跟方陽泓才定下親事時,人雖然瘦弱些,但面容白皙,皮膚嬌嫩,桃腮杏面,看著還是不錯的。

    所以方陽泓也是同意的,可是等她被宋凝君下毒,皮膚變得枯黃,停止發育,變得不再好看,方陽泓就喜歡上那個因喝了甘露越來越冰清玉潔的宋凝君,甚至當著國公府所有人的面退親,求娶宋凝君。

    她那時候傷透了心。

    這輩子又豈會愿意跟方陽泓定親,哪怕她知曉這輩子不會再變的丑陋。

    她也不愿意跟方陽泓定親,她覺得他就是個膚淺的人。

    其實薛姨還是很好的,上輩子發生那樣的事情,她把方陽泓逮回去使勁揍了一頓。

    聽說腿都給打折了。

    姝姝低低嘆了口氣,抬頭跟崔氏道:“母親,我不愿意,我還想多陪您和爹爹幾年,婚事等我十五歲時再說吧,這兩年不管誰來上門求親,母親都拒了好不好?”

    姝姝想到上輩子受到的屈辱,心里難過極了,眼眶都慢慢紅透。

    崔氏慌了,拍著姝姝的背,“我寶兒莫要哭,不愿意母親去拒了你薛姨就好,婚事咱不急,好不好?”

    姝姝點點頭,“母親不要急著把女兒嫁出去。”

    “好好好,都隨我寶兒。”

    姝姝不愿意,崔氏當然不會強求。

    她打算過幾日跟好友說聲,姝姝的婚事就緩兩年再提。

    …………

    用過午膳,姝姝不讓丫鬟跟著,自己過去耳罩房看小猞猁。

    她那金瘡藥已經配好,已經還按照配方加入甘露,藥性應該更出眾。

    到了耳罩房,猞猁瞧見姝姝,沖她喵喵了兩聲,安靜的坐在籠中,金色獸瞳也跟著姝姝的動作轉動了下。

    姝姝手中還端著一盆清水,里頭也加了一滴甘露的,不過這是用來給猞猁清洗傷口的。

    姝姝端著盆兒站了會兒,才小聲說,“我現在要給你清洗傷口,處理傷口,你聽話些,不要亂動好不好?”

    到底還是有些怕的。

    她說完見小猞猁歪著頭,獸瞳清亮,沒有發狂的模樣。

    姝姝才慢慢蹲下身子,她見猞猁后腿傷口已經有些腐爛,若不盡快醫治,怕它都活不了幾天的。

    可它現在關在籠中,若想給它清理傷口,就必須放出來。

    雖然這小家伙昨日沒咬她。

    可總是有些擔心的。

    姝姝想了許久,直到這猞猁又喵了聲,她才低聲道:“那我放你出來,幫你清理傷口好不好。”

    猞猁歪頭,“喵~”很乖巧的模樣。

    姝姝慢慢打開鐵籠,見它還是乖巧坐在籠中,朝著它招了招手,“貓兒,你出來些。”

    猞猁竟似能聽懂她的話語,瘸著后肢慢慢出了鐵籠。

    姝姝臉發白,使勁吸了口氣,然后繼續跟小猞猁商量,“我現在要幫你處理傷口,你莫要咬我,若是咬我,以后好喝的甘露水都沒有的。”

    姝姝說著伸手摸了摸它。

    小猞猁喵了聲,竟用毛茸茸的腦袋去蹭姝姝的手。

    這是獸類表達親近之意。

    姝姝松了口氣,她讓小猞猁倒在地上。

    小猞猁一開始不懂,她就輕輕的把小猞猁推倒在地,它也沒有反抗,乖巧的望著姝姝。

    姝姝用刀片刮掉猞猁后肢傷口附近的毛,見它傷口已經腐爛,輕輕用清水幫它清理了傷口。

    傷口腐爛的地方也剮干凈的,姝姝剛用刀片剮了下,猞猁低低叫了聲,動了下后肢,但沒有下口咬姝姝,只是望著她。

    姝姝繼續幫著它把腐肉都清理掉,這期間小猞猁不安的叫著,但未曾對姝姝出爪或者下口。

    處理完腐肉,姝姝給猞猁傷口涂抹上她自制的金瘡藥。

    涂抹上金瘡藥,傷口有些清涼,小猞猁舒服的喵了聲,然后回頭舔了舔姝姝的手。

    姝姝笑了笑,看來這小猞猁挺喜歡她的。

    這應該算是被她馴服了吧?

    姝姝又指了指鐵籠,“你先進去吧,待會兒我在給你送些吃的過來,等你傷口好起來,我就送你回山林,好不好?”

    回答她的是猞猁輕輕的喵叫聲。

    姝姝把東西收拾下,離開耳罩房,回到房間才發現身上都有些濕透了,算是給嚇得。

    不過知曉猞猁不會傷害她,她也放心許多。

    回到房里,姝姝讓珍珠去廚房拿了兩塊生肉,去給猞猁喂食。

    回房后,姝姝歇了半個時辰,下午就躲在房中看書,再有幾日,母親給她尋的先生就要來府中教導她功課還有琴棋詩畫這些,她每日能夠看醫書的時間就會更加少。

    晚上吃過晚膳,二房的主子們各自回房歇息或者做些自己的事情。

    姝姝不必說,自然還是燃著油燈看醫書。

    崔氏那邊,她跟宋金良道:“姝姝是想把那猞猁留下,等它傷勢好些就放歸山林,說是還給那駱小公子,指不定就要死在他手中,我想著明兒你也不必去曹國公府的。”

    宋金良點點頭,“依姝姝的就是,不過讓她小心些,莫要被那小獸傷到。”

    崔氏笑道:“姝姝知曉的。”

    宋金良見妻子柔美和氣的模樣,拉著她到貴妃榻上坐下,握著妻子手道:“我有件事情要同你說,你莫要太生氣。”

    崔氏皺眉,“可是那水鄉村的陳家夫妻?”

    宋金良點點頭,“正是他們,之前我已派人去水鄉村調查過陳家和水鄉村的村民,他們都道,那對夫妻待姝姝極差,從小打罵,姝姝很小就要做全部家務,伺候陳家那幾個孩子,等姝姝長大后甚至為了銀子,要把姝姝送給鎮上王老爺家的傻兒子做媳婦,那傻兒子已經折磨死兩任媳婦。”

    他說道此處忽然頓了下,更加緊握妻子的手,恨聲道:“甚至從其中一位村民口中打探到,姝姝兩歲時,差點被孫氏給溺亡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