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第 15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15章 第 15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文藝大明星超能右手寫手的古代體驗手札青越觀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攻略極品一路凡塵     第15章

    猞猁不懂人言,但見到人靠近,又壓下前肢低吼,做出攻擊姿態,直到駱軼身邊的兩名小廝小心翼翼用塊黑布把整個鐵籠子遮蓋住,里面還能聽見猞猁的低吼聲。

    姝姝沒敢動彈,她站在原地,可憐巴巴的看了蜀王一眼,希望他收回成命。

    這人可真是古怪,另人心生畏懼。

    奈何蜀王并沒有再說甚,轉身離開了。

    駱軼跟在他身后,還在喋喋不休的發問,“表哥,你這是何意啊?”

    這是何意?也是在場所有宴客所想問的。

    大家都是人精,知曉此次宴會是給蜀王相看姑娘的。

    那么蜀王這是看上人小姑娘了還是沒看上?

    若說沒看上,蜀王殿下還從未公開場合跟哪位姑娘說過話,可若是看上了,這姑娘是定國公府前幾月剛從老宅養病回來的三姑娘吧?跟那位京城才女宋凝君姑娘是胞胎,才十三歲,年歲有些小。

    年歲小就罷了,長兩年也不是不能婚配,但,哪有看上人姑娘給人送兇獸的?

    何況是連曹國公府都沒能馴服的兇獸。

    沒看這小姑娘嚇的一雙眸子都沁著淚。

    哎,真是惹人憐。

    姝姝白著臉,小聲跟身邊崔氏說:“母親,我想回府。”

    這里真可怕,明明上輩子除了丟了下臉面,并無別的事情發生。

    她如今寧愿是說話錯,被人嘲笑,也不想被蜀王指著送了一頭兇獸給她。

    崔氏知曉姝姝有些嚇著,牽著女兒過去跟曹國公夫人葉氏告辭,“駱夫人,我家姝姝今日有些嚇著,她自幼身體不好,方才驚嚇到,想回去給她煎副安神藥喝,實在是不能久留……”

    曹國公夫人葉氏還懵著呢,她家外甥方才是何意?

    看上人宋家三姑娘了?但哪有看上人姑娘強迫人家姑娘帶走兇獸的?

    她有些不懂蜀王的想法,打算晚上問問自家丈夫。

    葉氏聽聞這話,見宋家三姑娘小臉慘白,嚇的不輕,急忙說道:“妹妹,實在對不住,把你家姑娘嚇到,我讓人先送你們出府,改日定登門致歉。”

    崔氏道:“這話就嚴重了,駱夫人不必如何客氣,改日府中宴客我在請你過來說說話兒。”

    葉氏客氣兩句,喊來身邊的嬤嬤親自把崔氏她們送到正門。

    崔氏領著姝姝跟宋凝君先回了宋府。

    薛氏到底不好跟著離開,只能等到晚上曹國公府宴席散了才回。

    姝姝她們離開后,曹國公府女客們回到花園繼續賞花。

    沒在議論方才的事情。

    男客那邊的少年們倒是議論紛紛的。

    但也沒琢磨出個所以然來。

    姝姝回到沁華院時,庭院正中央擺放著那個關著猞猁的鐵籠。

    黑布不知被誰扯了下來,散亂在旁邊,沁華院的丫鬟嬤嬤們嚇的不輕,都躲在廊檐下看著鐵籠中低吼的猞猁。

    京城流行養這些大型猛獸做寵物。

    于是京城附近山中的獵戶都會獵些野獸幼崽來京城販賣,供不應求。

    這是猞猁不算幼崽,看個頭已經四五個月大小,后腿有傷,應該是掉進山中獵戶布的陷阱里才被抓住的。

    然后送來京城販賣,被曹國公府的小公子駱軼給買了回去。

    駱軼買回去后馴了幾日,都是無用,猞猁兇性很大,無法馴服。

    這日府中宴客,駱軼想著給其他人瞧瞧,看看是否有人可以馴服這頭猞猁,沒曾想最后就被蜀王指給了姝姝。

    姝姝回到府中,看到這頭小猞猁,臉色更加蒼白。

    她快速走到廊檐下,籠中的猞猁似嗅到她的味道,頓了下,站起四肢,不再低吼,只沖著廊檐下的姝姝嗚咽叫了兩聲。

    “誰讓你們把這玩意擺在三姑娘院子中的!”崔氏氣的腦門疼。

    那駱家小子手腳還挺快,還先比她們快一步把這玩意給送到姝姝院子里了。

    青蒿白著臉上前,“夫人,是,曹國公府的下人,攔都攔不住,說是非要把東西送到三姑娘的院子里。”

    崔氏氣急,“還不趕緊喊幾個人過來把這玩意弄出去。”

    很快就有奴仆過來,問崔氏,“夫人,該把這東西送到何處?”

    崔氏一時呆住,是啊,這玩意怎么處理,這是蜀王指名給姝姝,不管他是何意,這玩意都不能隨意處理,罷了,先隨意找個院子關著吧,總之不能放在姝姝的院子里,萬一闖出來傷著姝姝怎么辦。

    崔氏開口,“先放后罩房。”

    奴仆上前打算把黑布罩上,不然這猞猁兇的很。

    小猞猁嗚咽叫著,金色獸瞳目露哀求的看著姝姝。

    姝姝站在廊檐下,有些不忍。

    想到上輩子這猞猁的下場。

    上輩子她說猞猁是貓,被人嘲諷,她也不好意思圍著繼續看,就躲去花園。

    自然也沒有被蜀王指著把猞猁帶走,晚上跟母親和宋凝君回到府中。

    過了沒幾天,她就聽聞曹國公府那只猞猁因無法讓人靠近,后腿的傷無法得到救治,死掉了。

    眼下和上輩子完全不同。

    她的命運,還有這小猞猁的命運,都跟上輩子錯開。

    但如果她不救治這小猞猁,它的命運和上輩子又會一樣的。

    姝姝捏著拳,半晌才扯扯崔氏的衣袖,小聲說道:“母親,先把它放在我園中吧,旁邊的耳房放雜物的,就先讓它待在那兒。”

    崔氏遲疑,“可它實在兇悍,萬一逃脫出來,咬傷你如何是好。”

    姝姝看那猞猁一眼,說道:“我瞧著那鐵籠還是很牢固的,只要沒人動它,想來它是跑不出來的,母親,你就依了女兒吧,女兒會小心些的。”

    崔氏倔不過姝姝,只能讓奴仆把這猞猁搬到耳房去。

    奴仆搬動時,猞猁又齜牙咧嘴做攻擊狀。

    等看著猞猁被送入耳罩房,姝姝也松了口氣。

    到底有些受到驚嚇,崔氏讓丫鬟煮了碗安神湯給姝姝喝下。

    不到用晚膳時,整個國公府都知曉蜀王給了三姑娘一只兇獸。

    若不是怕主人訓斥,國公府的下人們都想過來瞧瞧兇獸長的什么模樣。

    晚膳時,宋金良也放衙回來。

    他路上就聽聞曹國公府發生的事情,一路有些擔心,回來見姝姝并無大礙才松了口氣。

    又道:“蜀王亦不知想些什么,怎能把曹國公府都馴服不了的猞猁給我們姝姝。”

    崔氏嘆口氣。

    姝姝小聲道:“爹爹我沒事兒,我們先用晚膳吧。”

    她其實有些猜測,或許是因身上的甘露,所以那小猞猁并沒有對她露出兇相。

    若是如此,小猞猁不兇她咬她,她就用甘露把小猞猁治好,然后放歸山林吧。

    用過晚膳,姝姝想著那小獸的事兒,讓丫鬟去廚房捉了雞丟到猞猁籠子中。

    姝姝晚上沒過去耳罩房,她還是有些怕這些兇猛的獸類,上輩子陰影太大,晚上她在房中看書,等到亥時睡下。

    次日早起,姝姝先過去祖父院子鍛煉。

    宋昌德也聽聞昨兒的事情,今日見著孫女不免多問一句,“那猞猁還可在?”

    姝姝點點頭,“還放在耳罩房中。”

    宋昌德點點頭,倒也沒再多問。

    姝姝每日還是蹲半個時辰馬步,半個時辰她只歇過一次。

    老國公爺見孫女能堅持到這種程度,也對她刮目相看,這小孫女很得他的喜歡。

    姝姝蹲完半個時辰馬步,也不管宋凝君還在打拳。

    她跟老國公爺說了聲就回到沁華院。

    宋凝君還未打完拳,沒到早膳時間,姝姝想了想,過去耳罩房。

    珍珠跟著她,見她要進耳罩房,急忙道:“姑娘,您可不能進去,那小獸兇得很,昨兒進去喂它時恨不得撲上來咬奴婢們的。”

    “無妨,我進去離的遠些就好。”姝姝想著,總不能一直把它丟在耳罩房不見它的。

    姝姝站在廊檐下許久,最后才咬牙鼓起勇氣推開耳罩房。

    一開始耳罩房里都沒動靜,姝姝推開門就看蹲坐在鐵籠中的小猞猁。

    一雙金色獸瞳靜靜的望著她,沒有半分兇殘的模樣,甚至還晃了晃短小的尾巴。

    珍珠捂嘴道:“它竟然不兇姑娘。”

    姝姝見它乖巧的蹲坐著,似也沒有那般可怕,她回頭跟珍珠說:“你去端半碗清水過來吧。”

    “那姑娘小心些,還是莫要靠近比較好。”珍珠說罷,轉身去廚房端了半盞清水過來。

    姝姝接過清水,猶豫下,回頭跟珍珠道:“珍珠,你出去等著我吧,把房門幫我關好。”

    珍珠也不多問,退下時關上房門。

    姝姝端著清水站在門口,還是有些不敢上前。

    直到籠中的猞猁輕輕的喵了聲,姝姝有些繃不住,笑了聲,嘀咕道:“還說不是貓,這明明就是一只貓呀。”

    一只體型巨大的貓兒。

    姝姝到此刻心中才沒那般害怕,她試探著朝著鐵籠靠近了些。

    籠中的猞猁又輕輕喵了聲,獸瞳也漸漸放大。

    姝姝松了口氣,蹲在鐵籠面前,把手中的茶盞放下,而后伸出左掌,心中微動,那玉瓶就顯露出去。

    猞猁嗅了嗅,也不蹲坐著了,立刻起身,使勁沖姝姝喵喵叫了兩聲。

    還抬起一只前爪從籠中伸出,卻是收起尖銳的利爪,只見厚厚的肉墊。

    姝姝的臉色到底還是白了兩分,身子往后仰倒,差點摔了。

    猞猁歪著頭看她一眼,收回前爪,獸瞳似有些不解。

    姝姝紅著臉頰,又蹲好,然后從玉瓶中倒了兩三滴甘露落在清水中,她細語道:“這東西應該是你喜歡的,但不知曉對你有何作用,我先少給你一些,你后肢的傷口有些嚴重,我下午去尋些藥過來給你敷傷口,但是你不許咬我。”

    甘露滴入清水中,猞猁甚至用兩只前爪在籠中蹦跶了兩下,看樣子是很高興的模樣。

    姝姝把滴入甘露的清水小心翼翼推入籠中,猞猁只是乖乖看著,等她的手挪開,才開始大口大口舔著茶盞中的水。

    姝姝也徹底松了口氣,它真的沒有傷自己,沒有攻擊自己的意圖。

    難道是甘露的原因?

    但她記得上輩子宋凝君馴服那頭黑豹幼崽并不是如此的。

    那頭黑豹幼崽才回來時也具有攻擊性,甚至還想攻擊宋凝君的,后來每日宋凝君給它喂一碗清水,里面融的應該有半滴甘露。

    也是如此幾日,那黑豹幼崽對著宋凝君才沒有攻擊的意圖。

    但這只猞猁完全不用,它在曹國公府看到她時就表現的很溫順的模樣。

    她的甘露是不是跟宋凝君的還是不同的?

    所以這些兇獸才會對她如此溫順。

    不管如何,姝姝覺得這是一件好事兒。

    她收起掌心的玉瓶,低聲道:“那你喝完就乖乖的休息,我先出去了。”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