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第 6 章

【書名: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 第6章 第 6 章 作者:柔橈輕曼

強烈推薦:瓜田李夏重生學霸天后青越觀攻略極品超能右手第一侯文藝大明星末世之人生贏家     第6章

    這個青年長的極好看,面容俊美,長眉入鬢,鳳目狹長。

    他的長相是偏柔和雅致,但身材卻很高大,加之蒼白的臉色,表情冷漠。

    裸著的上半身傷痕累累,還有一道新傷幾乎貫穿腰腹,旁邊桌上橫放一柄鋒利長劍。

    壓迫感極強。

    姝姝全身僵硬,腳疼手疼,身子開始發麻,對上眼前這個俊美的青年她不自覺有些顫抖。

    相比外面的賊人,她更懼怕眼前的人。

    實際上,她認識這青年。

    甚至對他有些陰影。

    他是蜀王。

    大虞的皇長子,傅厲謨。

    今年只有十八,但已是威名遠傳的戰神,他十歲上戰場,十四歲于千萬敵軍中取對方將領首級,立下赫赫戰功。

    十五歲封王,天下誰人不曾聽聞蜀王的名號。

    他不僅僅是戰神,還是大虞朝人人都懼怕的存在,因他性子實在古怪冷漠,不近人情。

    甚至不好女色,傳言他封王那日,有美貌婢女心悅他爬了床,他回房后見到床上光溜溜的女子,直接抽劍刺入那婢女的心口窩。

    婢女當場斃命。

    這事就此傳開,都說他有隱疾,所以性情古怪暴虐。

    否則如此美艷的女子爬床,他為何要弄死人家?

    當然了,因他是蜀王,還是當今皇帝最寵愛的皇長子,大家也就私下說說。

    可是不敢擺在明面上議論的。

    姝姝怕他卻不是因為他性情不好,姝姝知道他比羅剎還要可怕,嗜戰嗜殺。

    她做阿飄的時候親眼見他在戰場上殺敵的模樣,猶如羅剎,滿身污血,他斬斷敵人頭顱時冷漠陰森。

    連鬼神都要避開。

    那是讓融入姝姝骨血中的寒意。

    而且他是宋凝君情竇初開時喜歡的男子。

    她被宋凝君養的那頭黑色豹子撕碎后,變成阿飄整日跟著宋凝君。

    見宋凝君派丫鬟打探蜀王消息。

    宋凝君甚至在去蜀王府赴宴時,私底下向著傅厲謨彈奏了一曲鳳求凰。

    那時候的宋凝君淡雅如仙,京城里有一半的世家公子傾心于她。

    可蜀王只是擲出一劍,那劍削斷宋凝君半束發絲,割開了宋凝君白嫩的臉蛋,而后他吐出一個滾字。

    就跟現在這會兒一般,眼前俊美的青年掀動了下眼皮子,冷漠的吐出幾個字,“滾出去。”

    姝姝很識趣的低低地說,“好。”

    轉身就想離開。

    不等她開門,外面那些尋來的賊人已經一腳踹在門上。

    姝姝遲疑了下,現在出去無疑是送死。

    她瑟瑟的站在角落里,只祈求青年莫要再搭理她當她不存在就好,她盡量縮著瘦弱的身軀。

    外面的賊人還在辱罵著。

    房門非常不經踹,外面賊人踹了幾腳那栓門的木棒就被踹斷,房門砰的一聲打開。

    姝姝悄悄往后退了兩步,為首賊人見到姝姝,氣急,踏步進來伸手就想捉住姝姝。

    姝姝又往后退了兩步,此刻距離蜀王不過五六步的距離,她不敢再動。

    正準備抓她的賊人也發現坐在榻上的青年。

    為首的賊人身形頓住,竟不敢再往前一步,他們雖是匪寇,但也曾聽聞蜀王名號,更是知曉他的可怕之處。

    莫要看他此刻受了傷,但真的打起來,他們都不會是蜀王對手,何況傷了蜀王,他們這輩子都只能做喪家之犬奔于逃命。

    他們做賊寇的,雖喜好錢財,但也不愿為了錢財把命丟掉。

    為首的賊人立刻屈身拱手,“蜀王殿下,是小的們有眼不識泰山打擾了殿下,小的們這就滾。”

    那人雖許極多錢財給他們,讓他們從定國公府三姑娘身上尋到一枚玉凈瓶樣式的玉雕,那也得有命拿錢才成。

    蜀王不語,把藥膏涂在腰腹之間那道血肉翻滾的傷痕之上。

    而后套上黑色衣袍,抬起眼皮看那幾個賊人。

    “滾。”

    為首的賊人看了姝姝一眼,立刻轉身離開。

    姝姝看著幾個賊匪退出房門,下了臺階,走過滿是泥濘的院落,出了院門。

    她悄悄松口氣,連頭亦不敢回,縮手縮腳的踏過門檻,走到廊檐下,往旁邊躲了躲,避開正門,亦叫里頭的蜀王看不見她的人影。

    姝姝站在廊檐下看著外面的雨勢絲毫不減。

    一時猶豫起來,是現在就離開這里?不離開她又有些怕屋內的青年。

    可是現在出院門,她擔心那幫賊人還未走遠,既那幫人的目的是她,就不會真的為難母親她們,說不定會守株待兔的等著她,她若出去就會被捉住奪走玉雕。

    想起玉雕,姝姝心里咯噔一聲。

    她慌慌忙忙摸向塞入里衣的玉雕。

    一根空蕩蕩的紅繩被摸出,上面哪兒還有半分玉雕的蹤影。

    姝姝被澆透的身軀漸漸泛起冷意,冷入骨髓。

    可慢慢的,姝姝心里陡然升起一股子奇異的感覺,她說不清這種感覺,只慢慢的伸出那只被斷木刺破的手掌。

    掌心朝上,掌心泛白,那是流了太多血的緣故,這會兒血跡已經止住,只余有些血肉模糊的傷口。

    可漸漸的,那白皙掌心上竟顯出一玉瓶。

    玉瓶通體雪白,細膩如脂,約莫四五寸的高度,瓶身纖細,上面雕刻繁華花紋。

    樣式和姝姝常年佩戴在頸上的小玉瓶一模一樣,卻比小玉雕大了四五倍。

    姝姝呼吸都屏住,她有些激動,腦子卻懵懵的。

    這看著的確是她的玉雕,只是為何大了四五倍?甚至突然出現在她的手掌心里?

    姝姝惶惶不安的。

    這么大的東西,她要怎么隱藏起來?

    可這么想的一瞬間,玉瓶竟然從她掌心消失。

    姝姝給嚇了一跳,用另外一只完好無損的手掌去摸受傷的掌心。

    上面什么都無。

    東西呢?

    姝姝這般一想,那玉瓶又在她左掌心顯露出去。

    姝姝大約猜測到一些,這玉瓶只有在她想讓它出現時它才會出現。

    至于玉瓶為何突然變大,姝姝沒法理解,她記得宋凝君擁有玉瓶時還是小玉雕那般大的,也不會隱藏起來,都是被宋凝君掛在胸前衣襟里面的,每日只能倒出一滴甘露。

    姝姝心中激動的砰砰砰作響,她想著,在等小片刻,前院的僧人應該就知道后院發生的事情,會過來尋她,她就能和母親一起回家,再仔細研究下這個神奇的玉瓶。

    姝姝收起玉瓶。

    外面雨還是淅瀝瀝的下著。

    姝姝很高興。

    她就聽見屋子里蜀王的聲音,“你進來一下。”

    語氣冷然。

    姝姝遲疑著,蜀王是在叫她?

    她挪動了下腳步,移到正門口,探頭看向屋里,蜀王的臉色更加蒼白。

    蜀王的目光定在她的臉上,他道:“去小廚房幫我燃一盆炭火,燒一壺熱水過來。”

    姝姝見他敞開衣袍的腰腹上,那道傷口已經透出些黑色。

    像是中毒的跡象,怕是發現用的藥膏無用,現在需要放出毒血來解毒吧。

    姝姝躊躇。

    到底還是應了聲過去小廚房尋了火折子跟炭石出來。

    這些都不是難事兒,她在水鄉村經常做的,很快就手腳麻利的燃了盆炭火,燒好一壺熱水。

    至于手掌心玉凈瓶里甘露的功效,她沒有用過,不敢隨意給蜀王用。

    何況蜀王不會死在這里的,上輩子他可是登上那最高位置了。

    姝姝把炭盆跟熱水送過正屋里,放在蜀王面前。

    蜀王略微抬眸,“你出去吧。”

    竟不是讓她滾出去的。

    姝姝低低的應聲好,也不問蜀王是否需要幫忙,她提著濕漉漉的裙角奔到門外。

    這會兒已經過去不少時間,想來那些賊匪應該離去。

    姝姝走到院門外,沒發現異常,悄悄松口氣。

    她到底還是擔心,四處張望,小心翼翼的朝著前院走去。

    走了兩步忽然頓住,她把原先系著小玉雕的紅繩從頸上解下來,放在荷包中。

    把荷包藏在身上,姝姝這才呼出一口氣,繼續朝著前院而去。

    還沒走到前院,姝姝看見崔氏薛氏領著幾個僧人朝這邊走來,還有宋凝君以及一眾奴仆。

    姝姝喊了聲母親,淚眼朦朦的朝著崔氏一瘸一拐的走過去。

    崔氏遠遠看見姝姝雖狼狽,但衣衫整潔,完好無損這才松了口氣。

    可走進看著女兒狼狽的模樣,崴著的腳,血糊糊的左手心,到底還是心疼的很。

    宋凝君走進擔憂道:“妹妹,你無事吧?我去前院尋了僧人先去找到母親她們,這才過來尋你。”

    崔氏心疼道:“姝姝,掌心可是疼得很?先忍著,我們這就下山尋郎中去。”

    “母親別擔心,我無大礙,方才被那些賊人追趕,我尋了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等了好久沒甚動靜才又出來的。”

    薛氏也跟著松口氣,“人沒大事就好,小傷回去養養,這次可真是佛主保佑,大家都沒甚事。”

    僧人護著一行人往山下走。

    路上還碰見別的香客,都是濕漉漉狼狽的下山。

    姝姝這才聽崔氏說,那些賊人倒真的沒傷人性命,守著后院的侍衛也只是被打暈過去而已,有兩名侍衛被砍了兩刀,但都還活著。

    后院的香客們也僅是被掠走身上的首飾和銀錢。

    那些賊人掠走財物后就匆匆離開,大雨沖散了他們的腳印,想追蹤都追不到。

    薛氏冷哼一聲,“也算那些賊人有自知之明,知道來此處上香的都是貴客,不敢傷人,否則官衙不會輕易放過他們的。”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重生后我把金手指搶回來了相鄰的書:腹黑夜少甜寵妻吃貨偷心之時光為眸最不靠譜大明星草花香戲夢京華村情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