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三十二章 殺機爆發

【書名: 開天錄 第五百三十二章 殺機爆發 作者:血紅

強烈推薦:小奧斯汀小姐快穿系統攻略所有重生者都被我救過諸界末日在線東方不敗之異界崛起武神天下天下第九好男人操作指南[快穿]     波瀾起于青萍。

    于不經意中,世人還未察覺時,波瀾醞釀,隨后萌發,波濤驟起之時,已然天崩地裂。

    令狐堅親自出面,向‘巫鐵’借黑天鼎一用,并且許諾榮華富貴,甚至是封國的好處都許了出去。要知道,封國唯有王爵可享,而王爵,在大晉神國,除了開國幾大功勛家族,其他王爵,清一色都是司馬氏族人。

    異姓不可封王,恒古以來,諸多王朝,似乎都成了鐵律。

    可是‘巫鐵’居然拒絕了令狐堅,甚至還動用大陣,強行鎮壓了令狐堅,將他打得重傷。

    這是在令狐氏的臉上重重的踩了一腳,更是破壞了令狐氏收取天地至寶的行動。尤其是第二項,令狐氏本來準備傾盡全力,對東苑禁軍下手,殺‘巫鐵’,奪至寶。

    就在令狐氏磨刀霍霍,準備暴力下手時,好消息傳來,胡老爺已經順利的從藍坑深處,得到了一件威力無窮、變化莫測的水母瓶!

    于是乎,令狐氏的暴力行動被無限期的推遲。

    令狐氏陷入了另外一種莫名的氣氛中,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從殺‘巫鐵’、‘奪至寶’這件事情上面,轉移到了另外一個微妙的方向——胡老爺,是令狐青青的嫡長子。若是胡老爺和他的子孫,掌握了未來令狐氏所有的鎮國重器……

    胡老爺令狐固雖然是令狐青青的嫡長子,但是數千年前,東宮變故,令狐固已經借死脫身,在大晉神國所有人的認知中,令狐固已經是一個死人。

    現在令狐家名正言順的繼承人,是令狐堅啊!

    令狐堅的兒子、孫子、重孫子們,完全將自己當做了長房長支,最嫡系、最純正的令狐氏家業的繼承人,他們是絕對不可能讓出這個名頭的。未來令狐氏將司馬氏取而代之,令狐青青成了神皇,令狐堅必定是、必須是皇太子。

    這是令狐堅的兒子們、孫子們,以及他這一系人馬,以及這么多年依附在令狐堅身邊的那些將門高層、那些供奉高手、以及其他朝野勢力的共識。令狐堅必須上位,絕對不允許他的權柄受到任何威脅。

    可是,如果未來令狐氏的所有鎮國神器,都被胡老爺和他的兒孫們掌握……呵呵!

    對東苑禁軍,對‘巫鐵’的打擊計劃被推遲了,一天又一天,一月又一月。令狐堅在秘密的調集高手,在秘密的從自己的附庸勢力各大家族中,抽調他們所能提供的最強大的先天、后天的靈寶,乃至大量的天道神兵、九煉仙兵等等。

    大群大群的胎藏境高手從令狐堅的附庸家族蜂擁而來,大隊大隊的精銳私軍,各大將門、各大家族壓箱底的力量,都在令狐堅的統籌命令下,不斷的向他指定的位置匯聚。

    胡老爺的確掌握了鎮國神器級別的重寶,但是這種級別的寶貝,不是這么容易煉化的,不是這么容易發揮出全部的威力的。

    在胡老爺的人完全掌控這些至寶之前,令狐堅完全有可能,依靠龐大的軍陣,百倍、千倍數量的秘寶,以及百倍、千倍的胎藏境高手,以及預先布置好的大陣禁制,從胡老爺手上將這些鎮國神器奪取過來。

    當然,僅僅是奪寶,而不是殺人。

    奪寶,這種事情令狐青青可以理解,可以容忍,甚至這是考驗令狐氏后生晚輩個人實力的好法子,可以明確后生晚輩在家族中的地位。

    但是家族血裔相互殘殺,尤其是二兒子殺大兒子這種事情,令狐青青絕對不會允許,令狐堅也不會傻到做這種事情。他需要做的,也僅僅是奪寶而已。

    對這些事情,令狐青青似乎一切都知道,卻又似乎一切都不知道。

    只是,在巫鐵、胡老爺等人的艦隊從深海返回大陸,朝著大晉神國的北疆蠻荒區域進發的時候,在令狐氏的家族高層例會上,令狐青青輕描淡寫的詢問了一句:“曾經辱我令狐氏的玉州公,最近似乎過得很滋潤?”

    就這么一句,就夠了。

    在銀魚兒居住的城外莊園中,令狐青青曾經下令,讓令狐氏的子孫們出手對付‘霍雄’,可是這么些日子過去了,令狐家暗地里調兵遣將,忙碌得很,可是偏偏東苑禁軍沒有絲毫動靜。

    往大了里說,這是令狐氏的子孫們,無視令狐青青這老祖宗的意志,這是令狐氏的子孫們對令狐青青權威的集體無視……這是極其要命的,甚至可能動搖令狐氏根基的惡性事件。

    而且,不僅僅是東苑禁軍那邊過得很安逸,就連景晟公主、司馬芾等皇族,也都過得很消停。

    景晟公主每天歌舞酒宴,瘋狂的拉攏西苑、北苑、南苑三苑禁軍的將領,更是將手伸向了十二衛禁軍當中。而司馬芾么,這條玉幡桿皇太子,同樣在十二衛禁軍中興風作浪。

    和景晟公主攬權不同,司馬芾這個皇太子,他的興趣放在了虧空軍餉、吃軍餉上。

    十二衛禁軍,已經有五衛禁軍被司馬芾插手,安插了孫不病等心腹將領進去,而這些家伙領了軍餉、軍械之后,就帶著麾下人馬出城安營扎寨,隨后的事情,一如當年東苑,大家心知肚明。

    召集的士卒被遣散,只留下一些充門面老弱病殘,大量的軍械被販賣,無數軍餉被司馬芾拿走。

    所以,司馬芾是不打緊的。

    但是景晟公主,是要緊的。

    東苑禁軍那邊,更是要緊的。

    所以,令狐堅他們不能只顧著調集力量圖謀胡老爺,他們還必須按照令狐青青的意志,在安陽城做點動靜出來。東苑里面的玉州公‘霍雄’也好,安陽城內的景晟公主也罷,他們是不能這么太平,這么安逸的。

    巫鐵隨著胡老爺,逐漸逼近北方蠻荒之地時,深夜,安陽城九曲溪堂燈火通明。

    司馬無憂又坐在三省堂小書閣內,透過落地的水晶大玻璃,冷眼看著對面那群王孫公子通宵達旦的歡宴。這些家伙今天在湖面上搭了一個極大的戲臺,一班子唱腔極佳、臺風極妙的女戲子,正做男女老幼、僧道凡俗諸般打扮,演天魔之舞,做裂石之音。

    戲臺上煙火繚繞,‘轟轟’響聲不斷,偶爾有火光沖天而起,在高空中幻化成諸般神龍、鳳凰、麒麟、狻猊之類的神獸神禽的光影幻象。

    司馬無憂看得清楚,那戲臺前,近水平臺上,鬧騰得最歡暢的,是大晉將門第一氏的幾個紈绔公子哥。

    令狐氏掌控了大晉七成將門,在他沒能影響的三成將門中,第一氏是這三成將門的領袖,也是軍中唯一能夠勉強和令狐氏抗衡的軍方-派系。

    第一氏的子弟,堅韌、冷靜、肅毅、鐵血,令狐青青都有言,第一氏是真正的‘鐵血軍門、大晉將門之模范’。第一氏門中,名將輩出,如大晉神威軍軍主,大晉軍部神威殿的殿主第一軍,就是如今大晉軍中第一悍將,第一強者。

    縱然如此,每個大家族,總免不了幾個不肖之輩。

    就如湖對面的那幾個第一氏的紈绔公子哥,他們身邊環繞著的,居然沒有一個將門子弟,而是一群安陽城的清貴文臣家的紈绔們。一群人衣衫不整,在平臺上嘻嘻哈哈飲酒嬉戲,更有大群艷麗女郎混雜其中,一群人拉拉扯扯,磨蹭舞弄,端的是烏煙瘴氣、品格低俗下流。

    那幾個家伙當中,有一人還是第一軍的親兒子,是第一軍小妾為他生的親兒子。

    第一軍年紀比令狐青青也就小一點,而這個小妾生的兒子年僅十六……饒是第一軍鐵血冷肅、平日里最是威嚴不過,面對幼子,免不得就有點管教不利。

    這個名叫第一秀峰的小子,小小年紀,什么亂七八糟的東西都學會了。

    司馬無憂冷眼看著第一秀峰,冷然道:“畢竟是第一軍的親兒子,幫他約束一二……第一氏,他們對皇家,還是忠心耿耿,不要讓這等紈绔,壞了他的家風。”

    小書閣門外,李先生低聲的應諾了一聲。

    司馬無憂準備親自出手管教第一秀峰,可見這小子的苦日子就要來了。

    司馬無憂的目光,又落在了斜對角的湖對面一片奢華的精舍中。那一片精舍,外墻一水兒的大水晶玻璃,各色寶燈、夜明珠放出雪亮光芒,將那一片精舍襯托得猶如水晶宮一般,真個不似在人間。

    水晶宮中,一裘紅裙的景晟公主光著腳丫子,一只肩膀袒露出來,拎著一個七寶鑲嵌的水晶酒壺,放縱的笑著,在一群年輕的將領中間猶如花蝴蝶一樣穿梭,給他們手中的酒爵倒滿美酒。

    數十名在重組的三苑禁軍和十二衛禁軍中擔任要職的年輕將領們,一個個就好像發狂的公牛,眼珠通紅,氣喘吁吁的盯著景晟公主看。

    這是司馬氏皇家最得寵的公主,這是司馬氏皇家最美麗的公主,同時也是最豪放、最雨露遍施的公主。

    能和她歡度-春-宵,固然是人間美事。

    最美妙的是,她的丈夫,大晉軍部樞機殿的副殿主,出身趙氏將門的趙貅,在西南前線戰隕了。現在的景晟公主,是一個自由自在的寡婦。

    ‘呵呵’!

    若是能夠徹底得到她的青睞,妙哉……如此美人,如此家世,財-色-兼收,更能成為皇家駙馬,從此平步青云,踏上人生巔峰,真正是此樂何極?

    能夠被景晟公主看重,由她安排安插進重組的禁軍中,這些將領的出身都不高,但是實力都很強,各方面的素質都很高,自然,他們的野心也都是極其熾烈的。

    他們火辣辣好似要燃燒起來的目光,就沒能從景晟公主的身上脫離絲毫。

    他們直勾勾的盯著景晟公主,一個個低沉的喘息著,身體微微的哆嗦著,不時響應景晟公主的號召,猛地舉起手中酒爵,大聲歡笑著大口暢飲。

    大群侍女猶如傳花蝴蝶一樣在人群中穿梭著,為這些年輕將領送上一盤盤濃香的烤肉,或者其他美味的菜肴。

    景晟公主突然大聲的笑著,她的笑聲甚至劃過了十幾里寬的水面,傳到了三省堂小書閣里來。

    司馬無憂冷然看著景晟公主,低聲咕噥道:“鬧騰吧,鬧騰吧……朕會給你創造方便,呵呵,這些將領人手夠不夠啊?不夠的話,朕再幫你多拉攏一些青年俊彥。”

    “景晟啊,要努力,一定要努力呵。可不要讓朕失望。”司馬無憂抿嘴微笑,帶著一絲自得,端起面前的茶盞,輕輕的喝了一口清茶。

    然后,就在司馬無憂都措手不及的情況下,對面的水晶宮中鮮血迸濺,凄厲的嘶吼聲響徹云霄。

    大群大群圍繞著這些青年將領服侍的侍女中,突然有將近三分之一的侍女猛地拔出了鋒利的、淬毒的,品質起碼是六煉仙兵以上的奇形匕首,冷酷無情、麻利狠辣的,從身后一劍刺穿了他們的后腦勺。

    劇毒的奇形匕首直透顱腦,洞穿眉心穿透而出。

    奇毒瞬間發作,直接洞穿了這些年輕將領的神胎,抹殺了他們的神魂。隨后也不知道這些奇形匕首上面有何等玄虛,一股股可怕的酷寒之意從匕首中迸發出來,瞬間將這些青年將領的身體凍結。

    這些侍女下手極狠,數十名青年將領的身體凍成冰塊,她們一掌拍下,直接就將這些人形冰雕拍成了粉碎。

    大群侍女尖叫著四散奔逃。

    水晶宮外,景晟公主的禁衛們嘶聲怒吼著,化為大團狂風烈焰呼嘯而來,他們震驚過度,絲毫顧不得收斂氣息,一道道胎藏境巔峰的恐怖氣息震得四周花草樹木盡成粉碎,水晶宮也被震得坍塌變成了一地的水晶渣滓,更有大量侍女被震得七竅噴血倒地不起。

    依舊有很多侍女拎著大花裙,一臉驚慌失措的朝著四處亂跑。

    有十幾個侍女就這么一頭闖入了第一秀峰等人歡宴的樓閣中,司馬無憂的臉色驟然一變,他猛地站起身來,還沒來得及做任何處置,第一秀峰等人已經迎向了這些侍女,依稀可見他們在咆哮、詢問什么。

    有三名侍女的身體猛地膨脹開來,沒有任何猶豫,她們變成了三團熾烈的火焰。

    ‘轟轟轟’三聲巨大的爆炸聲傳來,三團直徑數百丈的火光籠罩了大片樓閣,巨大的沖擊波橫掃水面,‘嘩啦啦’一聲,將三省堂院子里的竹子吹得一陣亂晃亂搖。

    司馬無憂的臉陰沉了下來。

    “是誰?是誰?是大魏?大武?還是……還是……”司馬無憂通體閃爍著一層明凈的朦朧道光,一股可怕的威勢隱隱和整個安陽城連為一體。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開天錄相鄰的書:四重分裂不聊齋郡王的嬌軟白月光至尊獸卡東宮侍妾(重生)嬌氣武俠之神級捕快宗主人呢顧望櫻陽天魔正統正牌亡靈法師賣裝備的雜貨店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