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奇跡

【書名: 明朝敗家子 第一千三百八十八章:奇跡 作者:上山打老虎額

強烈推薦:女配不摻和(快穿)山村名醫混元修真錄[重生]一晚情深,首席總裁太危險不死傭兵審神者宇智波炑葉[綜]紅樓之公主無雙[綜英美]就說你們缺治療     孟津渡口的商民們,像是炸開了一般,人們不可思議的爭相目睹著眼前發生的一切。

    生活在這里的人,祖祖輩輩,對于這一條河水,都習以為常,在他們看來,河水就是黃色的,黃色的河水,翻滾著大浪,轟隆隆的席卷而下。

    可如今……

    很快,當地的巡檢便帶著人匆匆而來。

    到了正午,這里已是人滿為患了。

    越來越多的人,紛紛而來,看著眼前的奇跡,一個個露出不可置信的樣子。

    孟津縣令鄭文亦,則在這個時候,帶著大量的差役而來。

    鄭文亦乃是弘治九年的進士,因為只名列三甲,先在刑部觀政,此后外放為縣丞,而后任縣令。

    孟津乃是大縣,大縣為令,小縣為長,鄭文亦近來,正為孟津的事而焦頭爛額。

    商賈的涌現,黃河渡口所帶來的商機,令孟津開始逐漸的富庶。

    當初,鄭文亦在京師時,對于京里的那些新政,也略有耳聞,朝廷隔三岔五對新政得力的大臣和地方官吏給予了旌表。

    隔三岔五送來的邸報里,更是讓鄭文亦認清了形勢,當今天下,已經變了,變則通,不變則死。

    這對于廟堂諸公是如此,對于他這個地方父母官,也是如此。

    因而……他不得不尋求改變,可新的管理辦法,還是讓他焦頭爛額。

    一方面,是他的能力有限。

    另一方面,是下頭的佐官和差役們對于新政,也是一竅不通。

    雖然拿著邸報,還有從保定布政使司那兒求來的《新政紀要》拿出來,組織了官吏進行學習,可畢竟……提升還是有限。

    不過現在縣里的頭等大事,就是擴建黃河渡口,其次是完善渡口至縣城的道路。

    鄭文亦聽說黃河渡口出了事,說是那兒突然人山人海,貨物和人進出不得,先是嚇了一跳,對于他這樣的縣令而言,小小的孟津,新政就是渡口,渡口就是新政,若這里出了事,那么一切可就完了。

    于是他連忙丟下了其他事情,心急火燎的帶著一干差役親來了,果然是人山人海,人頭攢動。

    見了父母官到了,水路巡檢官帶著數十個兵卒推開了人群,迎接了鄭文亦。

    鄭文亦買不起京里的馬車,只能坐轎子,下了轎子后,他左右四顧,威嚴的樣子,道:“這像什么樣子,趕緊將人趕走,什么黃河清,什么黃河濁,都在胡說什么,劉巡檢,莫非是有賊子要作亂嗎?”

    劉巡檢瞠目結舌的樣子,似乎還處在震驚之中。

    不過鄭文亦這樣問,他是可以理解的。

    許多的逆反行為,都和黃河有關,今日從黃河里挖出點什么,明日黃河如何如何,這是地方父母官最不愿意看到的情況。

    這劉巡檢哭笑不得的道:“使君親自去看看吧。”

    好吧,他沒辦法解釋。

    鄭文亦只點點頭,前頭有兵丁和差役開道,很快,邊在人山人海的縫隙里,到了河岸。

    而此時……鄭文亦身軀一震,也是很吃驚,他抿著唇,沉默了。

    黃河清了。

    清澈的河水,足以引發一個內心情感豐富的詩人發自內心的澎湃情感。

    沒錯,鄭文亦,就是一個詩人,現在他突然想要吟詩。

    可是……他作為父母官的職責,此情此景,卻讓他打了個冷顫。

    在震驚過后,他目中帶著恍惚的樣子,回頭道:“水清了。”

    “是,水清了。”劉巡檢點頭。

    河岸兩邊,數不清的人爭先觀看。

    已有一群男子,身上系著繩索,跳下了河水中去,想要一探究竟。

    商船被堵塞在了渡口,到處人聲鼎沸。

    “使君,要不要立即派人去上游和下游看看。”

    “不必了。”鄭文亦臉色沉重,好像一時之間也不知該如何反應。

    畢竟,一輩子,他也沒有遇到過這樣的情況。

    可比較他作為一方父母官,這里誰都能慌,就是他不能,更不能讓這里出亂子,要不然第一個遭殃的必定是他。

    所以深吸了一口氣之后,鄭文亦便一派鎮定自若的道:“不能因為水清了,就堵塞了渡口,這么多商船擁堵在此,這樣下去,不是辦法。立即派人將人疏導開,萬萬不可因此而釀成**。各路巡檢,還有差役,都要下鄉中去,黃河水清,數百年未有也,要防止有宵小之徒,借此作亂,各鄉各里,都要嚴防死守。”

    鄭文亦頓了頓,又道:“讓急遞鋪的人來,本官立即修一封奏疏,這么大的事,非要向朝廷陳奏不可。縣中上下人等,各司其職,不要瞎摻和,做好自己本分的事。”

    鄭文亦說出了一系列的安排,表情很凝重。

    按照儒家天人感應的思想,自然界發生的一切災難和奇跡,都可視為上天帶有用意的寓言。

    對于他這區區縣令而言,做好自己的事就好了。

    而至于寓言是什么,那是廟堂諸公們去詮釋的事。

    他火速的穩住了人心,讓人疏導了人群,而后親自修書,命人快馬送出去。

    ………………

    “少爺,少爺……”

    未見人,先聽到聲音,王金元連滾帶爬的尋了來。

    看著王金元一臉哭喪的樣子,方繼藩便想揍他,感覺一天的好心情都被這聲音糟蹋了。

    方繼藩冷聲道:“何事?”

    “出事了,出大事兒了。”王金元激動的捂著自己的心口,一副心痛的樣子道:“少爺,交易所那兒,諸多上市的商行,價格都跌了。“

    方繼藩倒也給嚇了一跳,臉上多了幾分慎重:”為啥呀?”

    這顯然,是出乎方繼藩意料之外的事,老方家在證券交易所里涉及到的利益太大了。

    而且宮里的內帑,也大多丟在交易所里,任何一點異常的波動,可都不是鬧著玩的,這可能是數百數千萬兩紋銀的蒸發。

    王金元哭喪著臉道:“自打李朝文和王佐辯論之后,許多人都說李朝文乃是受了少爺的指使,欺君罔上,現在李真人成了京里的笑柄,關于他被王佐各種詰問的故事,到處都在傳,人們都說他是理屈詞窮,大逆不道。而這事兒,又關系到了少爺,少爺……”

    好吧,方繼藩覺得自己的心情是苦笑不得的。

    也不知,這到底是自己的不幸還是幸運。

    證券交易中心,竟只因為自己個人的原因,就可發生暴跌。

    其實這也可以理解。

    所謂的股價,無非就是人們對于未來市場的信心而已。

    支撐信心的原因有很多,比如市場需求的擴大,比如新市場的開拓,比如新的技術,帶來的革新;總而言之,一切對于市場利好的可能,都是信心。

    方繼藩……也是一樣的道理。

    在不少的商賈們看來,方繼藩就是朝廷對于商賈態度的晴雨表。

    姓方的若是有一天完蛋了,可能整個新政也就完蛋了,又或者會被后來者改的面目全非,這會令市場出現許多的不確定性,自然而然,這股價也就非要暴跌不可了。

    方繼藩一臉無語的樣子:“不至于吧,本少爺倒是覺得李朝文那狗東西說的很好啊,黃河清,圣人出;還有紫薇星氣沖文曲……”

    王金元便木木的看著方繼藩,不作聲。

    他也無語了……

    顯然,他對于方繼藩的片面認知,不太認同。

    方繼藩看著王金元抑郁的樣子,嘆了口氣。

    這一屆的軍民百姓們不行啊,居然這么有科學素養,靠著這些,已經騙不到他們了。

    方繼藩心里不禁欣慰。

    緩了半響,王金元終于道:“少爺,咱們是不是趕緊的拋一點股票出去啊,西山手里的股票太多了,都捏在這里,若是任這么跌下去,那……”

    方繼藩給他氣樂了:“誰說要拋,給我買,人家拋多少,咱們買多少,我不信這個邪。”

    王金元不可思議的看著方繼藩,卻是給方繼藩的決定嚇著了。

    少爺這是在賭氣嗎?

    這可是真金白銀啊,可不是賭氣的事兒。

    只是……深知方繼藩脾性的王金元,是不敢相勸的。

    過了片刻,朱厚照也尋了來。

    “老方,我完了……”

    他眨眨眼,眼里一片水光,看起來像是快要掉下淚水,一臉痛苦的表情。

    方繼藩見他落魄的樣子,倒是耐著性子道:“殿下,怎么了?”

    朱厚照道:“西山藥業,本是氣勢如虹,暴漲了十倍,本宮覺得手里的這點股票不夠,便尋了數十個泰山,請他們掏銀子……”

    “買了很多?”

    朱厚照點頭。

    “跌的也很狠吧。”

    朱厚照又點頭。

    越是這樣暴漲的股票,也最是脆弱,一旦有什么風吃草動,都可能引發暴跌。

    方繼藩拍拍朱厚照的肩,聲音溫和的道:“殿下啊,要記住這個教訓,不過……殿下放心,很快就會漲回來的,殿下的新藥生產,進行的如何了?”

    研發是一回事,如何將這研發的成果轉化為大規模生產,才是最緊要的事。

    若是不能大規模的生產,而只局限于研究所里隔三岔五的培養出那么點藥來,是沒有多大意義的。 166小說閱讀網

上一章推薦目 錄書簽下一章
明朝敗家子相鄰的書:段友出征魔神的寶座末世穿越之書王者榮耀之召喚師的天下不敗封神軍婚在上,傻妻何處逃輪回絕境惡魔游戲超神女保鏢空色幻想漢末蟲族名偵探柯南之冰炎魔術師
陕西快乐十分官网